兩河文明資料整理2- 法律與社會

用法律來確立階級統治、規範社會秩序和人們的行為,並非歐洲人的發明。人們一定難以相信,最早的法制國家出現在美索不達米亞。

社會結構

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綿延四五千年,經歷了有氏族制到奴隸制以及封建制的演變,其政治制度也在不斷的發展變化,但是總體來說,體現了階級社會金字塔形的結構特征。

在金字塔最高層的是國王,他是國家權力中樞,國王的權利來自神的賜予,也就是神的化身。阿卡德王國時期,開國君主薩爾貢一世就確立了中央集權制度。巴比倫國王漢莫拉比也自稱是“眾神之王”。宣揚王權神授。她說:“安努(即天神)與恩利爾為人類福祉計,命令我,榮耀而畏神的君主,漢莫拉比,發揚正義於世,滅除不法邪惡之人,是強不淩弱,是我猶如沙瑪什(即太陽,正義之神),昭臨黔首,光耀大抵。”國王一般獨攬軍政大權,到新巴比倫王國時期,如果現在的總統就職演說一樣。下面是尼布甲尼撒的就職文告:

莊嚴華美的巴比倫,我視你一如我的生命。除你之外,任何地方我都不願意住,……在你仁慈的馬爾都克比遊戲啊,我願盡我的力量,是你成為空間絕後、無比繁華、無比昌盛的大城。你將接受萬國的進攻,以及全人類的膜拜。

國王之下是中央政府官員祭司集團。二者之中,祭司集團最有勢力。國王的權利要受到祭司極大的制約。有時,祭司對人民的影響力還要在國王之上。(圖為蘇美爾官員)

在祭司和行政官員之下,是貴族集團富商巨賈,他們一起構成社會的上層。在巴比倫時期,官商和私商是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私商在巴比倫的社會結構裏具有很高的地位,可以涉足除國家和神廟經濟之外的一切商業活動。除經濟領域外,大商人還直接參與國家管理。比如,被稱為“塔姆卡”的商人,還是城市法庭的法官。

黎民百姓在金字塔的最底層。而社會最下層的是奴隸。奴隸的來源有三:戰俘、外邦人和奴隸所剩的子女。奴隸沒有人身自由,他們和牲畜一樣被視為主人的財產,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如婚姻、收養等,奴隸才可以獲得自由。

古巴比倫社會分為三個等級:

1,阿維魯,為全權自由民,上層是統治階級,下層多是納稅、服兵役和徭役的自耕農和士兵。

2,穆什欽努,為依附於王室土地的無權自由民,古巴比倫時代還存在其他類似穆什欽努的依附階層。

3,瓦爾都(男奴)和阿姆圖(女奴)是奴隸階級。

古巴比倫時代土地制度甚為復雜。漢穆拉比時期王室占有的土地分為三類:

1、“供養(維持)宮廷之田”:以供職為條件所授份地,以納賦稅(納貢)為條件所授份地。以供職為條件領有份地者包括士兵、官吏、塔木卡(商業代理人、高利貸者)等。士兵列都、巴依魯以服軍役而領有王室份地。其份地可由其成年兒子繼承,但仍以服軍役為條件,拒絕或雇人代其服軍役者處死刑。

2、“納貢人”:指領有大部分王室土地是以納賦稅(納貢)為條件的份地的人,受王室的剝削和控制,其份地亦不得買賣、抵押或傳於女承人。

3、除王室土地外古巴比倫社會還存在神廟土地、城市土地及私人土地。漢穆拉比法典和考古發現的契約文書及其他文獻材料證明: 私有土地占相當數量,土地租佃和雇傭關系已普遍流行。地租一般是收成的1/2或1/3。果園、菜園的地租為收成的2/3。

土地價值隨灌溉用水的供應情況而異,有的供應灌溉用水的園圃地租高達收成的3/4。高利貸業甚為活躍,神廟和酒店同時經營高利貸業。高利貸業的活躍促進債務奴役制的發展債奴被稱為基薩圖。在家庭和婚姻關系方面,還保存父權和夫權的家長制殘余。父家長可將其妻或子女賣為奴隸或使之變為債奴,子女須為其父家長殺害的他人子女抵命。債務奴役制的發展導致債務人的反抗——漢穆拉比之後即爆發了反債務奴役的鬥爭,導致國王發表解負令——這也是古巴比倫滅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古巴比倫祭司的特權

祭司是神廟的侍奉人員,負責主持祭祀活動、節慶典禮,念咒祈禱,占蔔等。他們是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國家一個最特殊的階層。

美索不達米亞大部分的神,都供在廟裏。因此,美索不達米亞地方的廟宇也多得數不清。據統計,考古學家僅在蘇美爾遺址就發掘出了3500座廟宇!

美索不達米亞人註重現世的祈福和享樂,建造神廟是為了祭祀諸神,保持和神的良好關系,以保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所以,一國之中,廟宇往往是僅次於王宮的最好建築。對修建神廟,各民族都舍得花大本錢。希羅多德在他著作中描述的巴比通天塔,就是最有代表性的神廟。既然神廟多得數不清,祭司作為神廟的侍奉人員,數量自然驚人。他們不僅人數眾多,而且權勢顯赫。

在美索不達米亞,國家的王權受到三種限制:法律、貴族和祭司。其中以祭司最有勢力。國王是神的代言人,其權力由神授予,而神的代表是祭司。在老百姓眼裏,人君如果不從祭司手中獲得權杖,就不能稱之為名正言順。祭司代表神授權給君王時,一般都有莊嚴隆重的儀式。在這種神權政治下,祭司擁有極大的特權。

而且,祭司是國家一支重要的經濟力量。他們控制和管理著神廟裏的財富。由於宗教在國家生活中的地位,美索不達米亞的神廟聚斂的財富無以數計。國王一般劃撥一部分土地作為廟產,並指定區域獻租納稅。對外戰爭如果獲勝,戰俘和戰利品優先送達的地方就是神廟。加上國民競相敬獻的各類供品,神廟裏不僅充滿了食品、蔬菜、水果,而且擁有大量的金銀財寶。祭司作為財富的管理者,他們出租土地、經營錢莊、參與商業活動,使神廟的財產不斷增值。因此,祭司因神得財,因財得勢,成為社會的特權階級

祭司多出於名門望族,職業是世襲的,其稱號也代代相傳。他們還往往是國家少數壟斷了文化知識的人。在神廟開設的學校中,祭司既是校董,又是教師,通常教育對學生灌輸宗教思想,因而也是壟斷思想的階層。

祭司也分不同的等級,高級祭司負責主持重大的祭祀活動,普通祭司按等級各司其責。比如卡魯、那努負責領唱聖歌,尼撒庫負責主持奠酒,那姆克負責清掃,巴努負責驅魔儀式。另外還有專門從事占蔔和解釋預兆的祭司,他們負責求神問吉、解夢看相、占星預蔔等。

註:土地問題一直都是階級社會的根本矛盾。雖然廣義上說同樣屬於東方文化,但是還是覺得中國的文化最具有特色,因為神權的影響一直不大。王權與神權一直都是同一的。從沒有出現過王權在神權之上的。但是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雖然王權的比重已經很大了,但是還是不能脫離神權的影響。宗教問題時至今日,仍然是社會生活繞不過去的一部分。這是否說明,中國自古就是一個本質上的無神論國家哪??

法典

如果說古埃及重視用倫理來規範社會行為的話,那麽美索不達米亞更重視法律的規範。根據英國歷史學家H. W. F. Saggs估算,在迄今發現的蘇美爾楔形文字泥版文書中,有關法律方面的內容占文獻的95%左右(註:這是一個比較老的數據,大概是到上個世紀80~90年代)。

1.烏爾納木法典

公元前3000年,烏爾第三王朝時期,王朝創立者烏爾納木頒布了《烏爾納木法典》,這是世界上目前為止已知的最早的成文法典。只是此法典現存的只有兩塊破碎的你辦,一半以上的文字被毀,內容已經很不完整了。(註:我記得當時歷史書上寫的是漢莫拉比是第一部最早的,但是烏爾納木法典是已經被公認的最早的了。)這兩塊石板目前在伊斯坦布爾的東方博物館。

 

幸存的法律的英文版:
1. If a man commits a murder, that man must be killed.

2. If a man commits a robbery, he will be killed.

3. If a man commits a kidnapping, he is to be imprisoned and pay 15 shekels of silver.

4. If a slave marries a slave, and that slave is set free, he does not leave the household.

5. If a slave marries a native (i.e. free) person, he/she is to hand the firstborn son over to his owner.

6. If a man violates the right of another and deflowers the virgin wife of a young man, they shall kill that male.

7. If the wife of a man followed after another man and he slept with her, they shall slay that woman, but that male shall be set free.

8. If a man proceeded by force, and deflowered the virgin slavewoman of another man, that man must pay five shekels of silver.

9. If a man divorces his first-time wife, he shall pay her one mina of silver.

10. If it is a (former) widow whom he divorces, he shall pay her half a mina of silver.

11. If the man had slept with the widow without there having been any marriage contract, he need not pay any silver.

13. If a man is accused of sorcery he must undergo ordeal by water; if he is proven innocent, his accuser must pay 3 shekels.

14. If a man accused the wife of a man of adultery, and the river ordeal proved her innocent, then the man who had accused her must pay one-third of a mina of silver.

15. If a prospective son-in-law enters the house of his prospective father-in-law, but his father-in-law later gives his daughter to another man, the father-in-law shall return to the rejected son-in-law twofold the amount of bridal presents he had brought.

17. If a slave escapes from the city limits, and someone returns him, the owner shall pay two shekels to the one who returned him.

18. If a man knocks out the eye of another man, he shall weigh out ½ a mina of silver.

19. If a man has cut off another man’s foot, he is to pay ten shekels.

20. If a man, in the course of a scuffle, smashed the limb of another man with a club, he shall pay one mina of silver.

21. If someone severed the nose of another man with a copper knife, he must pay two-thirds of a mina of silver.

22. If a man knocks out a tooth of another man, he shall pay two shekels of silver.

24. […] If he does not have a slave, he is to pay 10 shekels of silver. If he does not have silver, he is to give another thing that belongs to him.

25. If a man’s slave-woman, comparing herself to her mistress, speaks insolently to her, her mouth shall be scoured with 1 quart of salt.

28. If a man appeared as a witness, and was shown to be a perjurer, he must pay fifteen shekels of silver.

29. If a man appears as a witness, but withdraws his oath, he must make payment, to the extent of the value in litigation of the case.

30. If a man stealthily cultivates the field of another man and he raises a complaint, this is however to be rejected, and this man will lose his expenses.

31. If a man flooded the field of a man with water, he shall measure out three kur of barley per iku of field.

32. If a man had let an arable field to a(nother) man for cultivation, but he did not cultivate it, turning it into wasteland, he shall measure out three kur of barley per iku of field.

2.漢謨拉比法典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編纂法典的鼎盛時期是在古巴比倫王國時期,即從公元前2006年到1595年。而編纂法典達到頂峰的標誌就是《漢莫拉比法典》(Hammurabi Code)。《漢莫拉比法典》刻在一個玄武巖柱上,柱子高2.25米,上不周長1.65米,底部周長1.90米。現存於巴黎盧浮宮博物館。

歷史背景

烏爾第三王朝滅亡後,阿摩利人在蘇美爾地區建立了兩個國家,北方為伊新,南方為拉爾薩。伊新的北部為埃什嫩那,其西北則為瑪裏。這些小國的統治者為了鞏固自己統治又相繼制定了成文法典,其中主要的有屬於拉爾薩的法典三件(即《蘇美爾法典》斷片、《蘇美爾親屬法》、《尼尼微法律教本》第7版B),屬於伊新的《李必特.伊絲達法典》;屬於埃什嫩那的《俾拉拉馬法典》等。這些法典牽涉到財產、繼承、婚姻家庭和刑法方面的內容。法典中有些條文記載著自由民因為收割而雇工或租借牲畜的事實;有的由於某種用途去租用車船,“買賣和出讓房屋”;“購買奴隸、女、家畜或其他財產”的條文也屢見不鮮。這說明當時社會上的雇傭、租賃、借貸,不動產和奴隸買賣已經流行,貧富分化和富有者奴役貧困者的現象已相當普遍。關於受害者對加害者采取同態復仇的手段逐步為罰金、賠償所取代,法典裏有許多條款詳細記載“推撞”、“毆打”、“挫傷”、“推倒”自由民的身體各部位所判處數量不等罰金的規定。關於婚姻家庭關系的條文占更大的比重,結婚必須先由男方同嶽父訂立“契約與協議”,婚後夫妻之間應當彼此尊重,不得隨意遺棄對方。為了維護家庭內部的秩序,父母與子女應該嚴守家規,假如兒子不承認雙親或父母拋棄兒子均要受到不同的處罰。父母死後,財產可由其子平分,但女所生之子,“不得與其主人之子分財產”。在立法技術、法典結構方面,伊新拉爾薩時期頒布的法典比《烏爾納姆法典》也有所進步:語言比較簡潔,《伸拉拉馬法典》和《李必特·伊絲達法典》除本文外都有序言,後者還附有結論。這些對《漢穆拉比法典》不能不發生某些影響。

制定

漢穆拉比在實現統一任務的過程中,建立起強大的中央集權的奴隸主專政的國家,他總攬全國最高統治權,任命重要官吏,委派地方首腦,擁有一支數目可觀的常備軍。他還根據國內的社會經濟關系,在各國原有奴隸制法典的基礎上,結合阿摩利人氏族部落的習慣,制定了一部新的成文法典《漢莫拉比法典》

公元前1595年,北方後起的奴隸制國家赫梯對巴比倫進行了掠奪性襲擊,古巴比倫第一王朝遂告滅亡。不久,赫梯人退出,古巴比倫又先後建立了第二、第三、第四王朝。公元前729年,古巴比倫被亞述吞並。《漢莫拉比法典》經過赫梯、亞述對波斯、摩西立法乃至希臘法律,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特點與歷史地位

(一)法典的特點

1.結構分明,內容豐富

從結構上看,《漢穆拉比法典》由序言、正文和結語三部分組成;法典都只是具體案件的解決辦法,不是一種對法的抽象規範,類似司法判例的匯編;法典對公法和私法,訴訟法和實體法不作區分。從內容看,以某種神的意誌作為立法的根據,反映了君權與神權相結合的君主專制制度,肯定奴隸制,奴隸是主人事實上的財產,可以買賣殺死奴隸,只負賠償責任;肯定自由人內部的不平等;肯定了土地國有和公社所有制,對土地、奴隸和其他動產的所有權,特別是國王和神廟對這些財產的所有權受到嚴格保護;規定了物品價格、勞動報酬和借貸利息等,體現了古代國家幹預經濟的職能;固定了買賣婚姻和家長制的家庭關系;局部保留血親復仇和同態復仇等等。這些,無不具有兩河流域各成文法的特征和影子。

法典的序言和結語約占全篇制的1/5,語言豐富,辭藻華麗。對於漢穆拉比國王權力的來源,法典開篇載明:“安努那克之王,至大之安努,與決定國運之天地主宰恩利爾,授予埃亞之長子馬都克以統治全人類之權,表彰之於伊極之中,以其莊嚴之名為巴比倫之名,使之成為萬方之最強大者,並在其中建立一個其根基與天地共始終的不朽王國——當這時候,安努與恩利爾為人類福祉計,命令我,榮耀而畏神的君主,漢穆拉比,發揚正義於世,滅除不法邪惡之人,使強不淩弱,使我有如沙馬什,昭臨黔首,光耀大地。”從而表明,巴比倫王國的建立、漢穆拉比至上的權威以及本法典的頒布,均是“受命於天神”,是“神意”的體現。在結語部分,法典告誡日“此後千秋萬世,國中之王必遵從我在我的石柱上所銘刻的正義言辭,不得變更我所決定的司法判決,我所決定的司法裁定,不得破壞我的創制。”否則,“恩利爾以其金日至言,大聲詛咒之,並立使詛咒降臨其身。”(註:我表示,其實這個翻譯版我自己看著也很不爽,古不古今不今的。)

2.調整社會關系範圍寬廣

法典正文部分共有282條,涉及當時社會生活的許多方面。如果從其縱向序列來看:司法方面的枉法犯罪1-5條;財產方面的犯罪6-25條;土地,房屋和損害賠償26-59條;果園經營、商業、借貸和寄存等60一126條;婚姻、家庭、家庭財產、繼承和收養127-194條;毆打致傷致死195一214條;關於醫生,理發師、建築師、造船工業和船員等規定215-240條;動物、船和車輛租賃、工匠雇傭等268-277條;奴隸買賣等278-282條。

3.強調保護軍人利益

法典中很多條款提到了軍人的權利和義務。軍人在服役的條件下由國家領得份地,包括田園、房屋和牲畜,但不準出賣、遺贈其妻女或用以抵債(29-36條);軍人死後其子擔負軍役,繼續使用該份額地,他人不得侵占,假如軍人拒絕出征或雇他人替代,則將其處死(26.28條);軍官不得對士兵濫用權力以及侵占他們的財產,否則處死(33、34條);軍人出征,由國家供人代耕,被停後設法將其贖回,子幼不能代父從軍,可將財產一部分交其母,用以撫養其子(29條)。漢穆拉比使軍人及其家屬的生活,毋須依賴村社而有賴於國家,從而形成一支完全效忠於專制政權的武裝力量

4.維護階級不平等

同其他奴隸制法典一樣,《漢穆拉比法典》不承認奴隸的法律地位。奴隸可以任意出賣、轉讓和抵押,殺死奴隸不是犯罪。法典規定,一個奴隸的一般價格是二十舍克勒銀子,相當於一頭牛的價格。如果傷害了奴隸的眼睛,要以該奴隸的一半身價償還原主,這和傷害一頭牛的眼睛時也以這頭牛的一半價償還原主是同等看待的(199、247條)。法典將古巴比倫的居民分為自由民和奴隸兩大類。自由民是除奴隸以外,從奴隸主到小生產者在內的一切居民,自由民又分為阿維林和穆什欽努兩個等級,前者在《漢穆拉比法典》中稱為人,享有充分權利;後者直譯為“小人”,不享有充分權利。

5.保護奴隸主階級的私有財產權

法典嚴格保護奴隸主階級的私有財產,許多條款都是針對破壞奴隸制私有財產的各種盜竊行為而規定的,如竊取神廟或宮廷的財產要處死,竊取神廟或宮廷的家畜、船舶等應課以30倍的罰金(第6、8、22條);對於索取他人財物的被認為是盜竊要處死(第9、10條)。尤其是為了保護奴隸主的私有財產,對於盜竊奴隸、幫助奴隸逃跑及隱匿逃奴等罪行,《漢穆拉比法典》都處以死刑(第15、16條)。

6.較之以前其它兩河流域法,增加了一些保護奴隸的條款

為了緩和社會矛盾,防止大量的自由民下層轉化為奴隸,進一步加強國防力量,《漢穆拉比法典》廢除以前的終身奴役的辦法,規定債務人家屬因無力償債而受到奴役不超過三年(117條);規定對在高利貸者家中做工的債務人家屬,不能隨意毆打、虐待或殺死(116條);對高利貸的借貸利率進行限制,借貸谷物最高利息不超過20-30%,銀錢不超過20%(89條)

7.保留了原始社會的習慣殘余

當然,作為奴隸制法典,《漢穆拉比法典》不可避免地將原始社會的某些習慣加以認可和改造後而保留在條文中,如血親復仇的習慣仍以“犯罪集體負責”的不同形式保留在某些條款中;同態復仇的習俗則以根據受害者或犯罪者社會地位的高低來施行刑罰的辦法出現在法典條款中等等。

(二)法典的歷史地位

《漢穆拉比法典》“取法於上”,在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法”中承上啟下。

《漢穆拉比法典》在古代西南亞奴隸制法的發展中占有重要地位。它從以前所有的法律中吸取了許多東西,包合蘇美爾阿卡德時代各國法律的精華,反映出奴隸制比從前更為發展的情景。

法典本身所具有的特點,使她對後來東方一些國家的法律不能不發生影響。法典的許多部分,特別是有關契約、債權、損害賠償等方面的規定,是許多早期奴隸制國家的立法文獻所不能比擬的,而文字簡潔,對概念闡述的細密程度,甚至超過歐洲某些國家早期立法發展的水平。它對赫梯、亞述、新巴比倫、波斯等國的成文法律產生過一定的影響,這些國家在編制自己的立法時,程度不同地參照了《漢穆拉比法典》。亞述法和希伯來人的摩西法律更是源於或直接采用《漢穆拉比法典》。資產階級學者把上述法律統稱為美索不達米亞法系或換形文字法系。

司法制度

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司法制度是怎樣的?神廟究竟其什麽樣的作用?法官由一些什麽人組成?尚無定論,觀點很多。

美國學者威爾杜蘭:蘇美爾時期,祭司就是法官,神廟就是法庭,到漢末來比時期,法官雖由政府指派,但法庭仍設在神廟。

英國史學家薩格斯:神廟其的作用微乎其微。因為從眾多的法庭文案來看,法律實際上掌握在城邦統治者“恩西”手中,神廟一般只是當事人起誓的場所。只是由於沒腫特殊的原因,神廟才認命法官。(註:我個人認可這個觀點,因為好像也沒看到確切的說什麽神廟的法官之類的說法,而且《漢莫拉比法典》說商人是可以成為法官”塔卡木“的,根據當時社會階層的劃分,商人和祭司根本就不在一個階層上,自然不可能在一個地位上共同工作。那麽如果商人可以成為法官的話,對於一個階級社會我只能做成以下推論:要麽神廟淩駕於法律之上,要麽就是不涉足法律。)

一個比較有可信度的對於司法體系的說法(僅根據已經發現的文物和文獻來說):

巴比倫的司法制度大致分為2個層次:一是國家的最高法院,國王是最高法院的法官;二是地方法院。地方法院又分為2類:公民大會和城市法庭。公民大會保留了原始民主的遺存,可能主要在宗教文化中心作用。城市法庭由城市最高長官卡魯、貴族商人頭領和商人塔木卡組成,可能主要在商評級及較發達的城市起作用。

城市體系

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是古代世界的偉大奇觀之一。或者可以說,兩河流域的文明本質上是一種城市文明,圍繞城市的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生活發展成了一個龐大的都市綜合體。在美索不達米亞興盛的幾千年中,兩河流域的土地上,星羅棋布的散落著眾多城市。

烏魯克城(Uruk 或 Erech)據考證,蘇美爾時期的烏魯克城市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在公元前3000年,改城市就已經擁有城市人口50000人。據估計,當時可能有50,000至80,000位居民居住在6平方公裏的範圍中。蘇美爾人在此創建文化,史稱烏魯克文化(約公元前3400—前3100年)。

在城市的政治和社會生活中心,建立起了宮殿和神廟等大型的公共建築,商業活動、文化建設隨之興盛和發展起來。到巴比倫和亞述時期,城市發展更為迅速,出現了不少通都大邑,其城市規模遠遠大於中世紀的歐洲大都市。據考證,巴比倫城全盛時期人口超過了50萬。

 

從美索不達米亞一些主要城市的一只可以看出,遠在公元前2千紀時,就有了與希波達姆類似的城市規劃,比城市規劃鼻祖希臘建築師希波達姆早了一千多年。而現代都市生活中所熟知的一些城市設施,比如下水道和管道設施,在幾千年前的美索不達米亞已經出現了。方形的城市,大型建築位於城市的中部,街道與街道相互垂直

農業體系

人類對世界的探索都是從鄉村開始的。農業是蘇美爾文明的起點。早在公元前4000年,蘇美爾人就種植了大麥和小麥以及其他經濟作物,出現了早期農業。蘇美爾人還學會了永第八來控制洪水,用灌渠來疏導河水灌溉農田,也學會了收割成片的莊稼。

公元前3000年代中期的時刻,表現的是擠牛奶和制作牛奶

水是農事活動的一項必要條件,用人工的方法供水,是古人對文明的重要貢獻。有文字記載的第一條水道,起源於底格裏斯河,稱作蓋裏夫水道。這項工程最初由蘇美爾的拉伽什城的首領所見,時間為公元前2500年。在公元前690年,亞述國王辛那赫裏布在艾特魯什河用石塊建造了一條水壩。畜牧業是農業生活的重要條件。牛羊馬驢等,特別是牛,是主要飼養的家畜。在農具方面給,美索不達米亞人已經懂得使用犁來耕田。這種簡單的耕犁叫做”阿得犁”。

根據史學家喬治•薩頓的研究,在蘇美爾時期就有了高潮的植物栽培和中指技術。他說,在4000年前,古蘇美爾人就知道用試錯法區分海棗樹的性別一提高果實產量。

工業體系

工商業幾乎可以說是城市文明的主軸。早在公元前3000年代的蘇美爾,手工業就十分發達,手工匠們制作的手工藝令人嘆為觀止。想烏爾王陵出土的一個純金頭盔,他的形狀和花紋是用整塊兒金片在模子上打制而成的,那雕刻的一縷縷頭發細致而又逼真,顯示了高潮的工藝。除了金銀工藝和冶煉技術,蘇美爾人還有發達的毛織業、建築業和玉石雕刻工藝,商業貿易也隨之發展起來。

在巴比倫時期,由於兩河流域的統一,城市經濟的發展,大大促進了工商業的發展。巴比倫城成了全國毛衣的中心,以至於有人說,巴比倫文明本質上是商業文明盡管這個是相當主流的論斷,但是我個人對此保留意見,或者說我承認當時社會的商業地位,但是如果說本質的話,有點太過絕對了。我始終覺得商業文明的特征應該是貨幣形式的一般等價物和資本貿易)。就國內貿易而言,從大量的借貸、契約、合同、期票的泥版文書中,可以看出當時商業活動頻繁的程度。自從馬傳入後,巴比倫的商務由國內市場推向了國際市場,成為了近東的貿易中心,與地中海諸國過也有商業往來。

註:從這一點上來說,對商業的維護似乎也成了古代中國文明與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截然不同的一點,在中國商人的地位是地下的,若非生活必須,從統治階級來說是絕不會發展商業的。從這一點上來說我覺得與地理因素有關,同時也與政權的組織形式有關。我個人認為,發達的貿易和商業與宜城市為基礎的社會結構有很大的關系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系列: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