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河文明資料整理3 – 信仰與習俗

一切文化的開端都離不開宗教。宗教是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基礎,是文化的動力和藝術創造的源泉。美索不達米亞的歷史並不像埃及歷史那樣自成整體,而是與希臘、羅馬文化有著某些相似之處。其特點是一連串遊牧民征服和變為定居,而後又為新的遊牧民族征服。

蘇美爾人、阿卡德人、巴比倫人、亞述人等民族如走馬燈一般在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上一次扮演著主角。因而,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也雖不斷變化的歷史有了新的發展。

數不清的神

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宗教綿延了數千年,各民族創造了無數的神人們的每項活動,基本上都與神有關。在蘇美爾人的觀念中,連空氣中都充滿了神!總之,凡是人們想象所能及者,都有神祇可供崇拜。因此,神廟和神職人員也多得無可數計。這也成為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宗教的一大特征。

在眾多的地方神中,有一些成為全國的主神,這些主神源於蘇美爾人的宗教觀念,後又為巴比倫人和亞述人繼承,只是在名稱上略有改動。這些主神有:

1.安神 (Anu)蘇美爾人稱“安”,阿卡德人稱“安努”。大約在公元前3000年被列為眾神之首。安,意思是天空,也即天神。根據神話,他是至高神,居住在稱為“安之天”的最高一層天國中,其他所有的神都尊他為“父王”。眾神遇到危險時,都來向他祈求護佑。他也是眾神的仲裁官,在他的法庭上審理各種案件。因而他象征著權力和正義,是君權的標誌。他也像人一樣有軟弱的一面,在創世神話中,他不敢與怪物提阿馬特交戰,從而將打敗提阿馬特的榮譽留給了馬爾都克。在後來的歷史中,他的最高權力基本讓位於其他的神開始是恩利爾,而後是馬爾都克。(個人感覺安神本身是一個比較模糊的概念,他的形象是很模糊的,從現在可以看到的資料上來說也沒有對其外貌的具體描寫,只有定位——眾神之首。)

2.恩利勒 (Enlil)風神。蘇美爾語的意思是“風的主人”,“空氣之王”。是蘇美爾宗 教的第二大神。他乖戾無常,一會兒代表濕潤的春風,滋潤萬物生長,一會兒又是犀利的颶風,手握賜福和降災兩個法寶,主宰著人們的命運。恩利爾是眾神會議的首領,其神廟設在尼普爾。

3.寧胡爾薩格 也稱“寧”神,是美索不達米亞生育女神。她是產房,羊欄中懷孕的人與動物的保護者。尼尼微城就是因她的名字“寧”而得名的。

4.恩奇 根據神話傳說,恩奇是狡猾的淡水神。大約在公元前2000年初,隨著男權社會的建立,他取代寧胡爾薩格而成為居於統治地位的三大神之一。恩奇,意為“土地的管理者”,他負責土地的灌溉。同時,他也是南部城市埃利都的保護神。其神廟稱“阿普蘇”。

5.馬爾都克 巴比倫主神。被認為是恩奇的長子,其名字是“暴風雨之子”的意思,在《聖經》中他起初是暴風雨之神,公元前2000年巴比倫人崛起後,馬爾都克一躍成為眾神之首,被巴比倫人尊為眾神之主、萬王之王。根據創世史詩,馬爾都克勇敢迎戰提阿馬特,他因此得到了眾神授予他至高無上的權威和決定人類命運的特權。在他身上,各種神性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他是萬物的創造者,正義和法律的保護神。他還是洞悉眾神之心的智者,使死者復生的法師。總之,他是巴比倫諸神之尊。

6.伊什塔爾 愛情女神。蘇美爾語稱伊南娜。相當於希臘的愛普羅迪特神和羅馬的維納斯神。她是愛與美的象征,偉大母性的代表。沒有她,一切不生,一切不長。巴比倫人對她的崇拜無以復加。在一篇禱告中這樣寫道:

伊什塔爾,眾神之神,萬都之王,全人類的主宰,
你是地上的光,天上的光,月神的愛女,……
你的意旨,就是法律。……
神啊,世間沒有一處,沒有你的靈,沒有一個人,不遵行你的戒命。
只要一提到你的大名,天也會搖,地也會動,眾神也會發抖……
…………
神啊,你是眾生之門的開啟者,你的光輝,
照耀著天,照耀著地,照耀著家宅,照耀著萬國。
聖母,人類的母親,你的法力是無邊的,
你只要眨一眨眼角,不但病者可以痊愈,甚至死人也可復活。
……
偉大的伊什塔爾,月神的愛女,我們的王,
人間天上,再也沒有誰像你這樣高貴。

作為愛神,許多國王將自己即位登基歸功於與伊什塔爾的愛情。如阿卡德國王薩爾貢在描述自己的經歷時說,因為女神伊什塔爾在他做園丁時愛戀他,他因此就成了國王。關於伊什塔爾,還有許多動人的神話傳奇,構成美索不達米亞文學的一個重要內容

7.阿舒爾神 亞述人的太陽神。在亞述人統治期間,一方面承襲了被征服者巴比倫人的文化、文字和宗教,即原蘇美爾、巴比倫諸神仍占重要地位;另一方面,亞述人的部落神和民族神相繼成為全國的主神。阿舒爾神因而上升為亞述的主神,被稱為眾神之王。亞述人靠武力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帝國,因而國家的一切包括政治、經濟、文化都染上濃厚的軍事色彩,宗教也不例外。阿舒爾神首先是一個武士之神,具有亞述人尚武好戰的秉性;同時他也執掌豐饒,主宰著人世間的風調雨順。其形象常被描述為一個帶翼的太陽盤上,阿舒爾神彎弓射箭,甚具威力。這種帶翼圓盤形形象是從埃及引進的。阿舒爾神裝在亞述人生命之樹的象征物上,這是經過藝術家加工的一種裝飾性棕櫚樹。它的中部筆直猶如樹幹,頂部樹冠婆娑,周邊的花飾像一簇簇棕櫚樹葉。後來希臘人廣泛采用了這種藝術表現形式

8.南那神 月亮神。蘇美爾語稱南那,阿卡德語稱欣。他是烏爾城的保護神。其形象除被描繪成人的形態外,還經常被描繪成公牛的樣子。

9.烏圖神 太陽神。蘇美爾語稱烏圖,阿卡德語稱沙瑪什,這兩個名字都是太陽的意思。他是審判官和占蔔之神。巴比倫的沙瑪什神廟被稱為“世界審判官之殿”。

10.阿達德神 風暴之神。傳說是伊什塔爾的兄弟。大約從公元前2000年起,他被賦予了主宰風暴的職能。阿達德的形象常常是一個站立在公牛背上、雙手握著箭石的人形神靈。他集恐怖和仁慈於一身,每年他使河水上漲,用肥沃的淤泥覆蓋大地,使大地豐產增收;有時,他又卷起風暴,發出雷鳴,讓狂風折斷大樹。

11.基比爾神 火神。有時也稱努斯庫。他代表焚燒祭品並將美妙的香味帶給眾神的神火,其標誌是一盞形狀像木鞋的燈。在巫術儀式中,他是符咒的內容,一般是由巫師把一尊泥塑男巫扔入火中,誦念這樣的符咒:“願基比爾吞沒你!願基比爾捉住你!願基比爾毀滅你!”

12.納布神 書寫之神。他是馬爾都克的兒子,伯爾西帕城(在巴比倫城附近)的保護神。傳說是他發明了書寫。當眾神確定了個人的命運時,納布負責把眾神決定寫在泥版上。他的形象是長有蛇頭的龍,帶著鑿刀和雕刻泥版。 各神之間互有親屬關系,或父子、或母女、或夫妻。比如傳說寧胡爾薩格是安神的妻子,伊什塔爾傳說是安神的女兒、烏圖的姐姐。此外,馬爾都克是恩奇的長子,他又生了書寫之神納布等等。不過,由於各民族的傳說不很一樣,諸神的關系也很復雜,長幼親疏常常混亂,甚至互相矛盾。而這種特征又是與美索不達米亞的歷史特征密切相關的。

蘇美爾——阿卡德神譜

阿努恩納奇:天地冥界諸神的總稱
伊吉吉:天神的總稱
天神:安(蘇美爾名。阿卡德名阿努);
天後:安圖姆
世界之主:恩利爾;恩利爾之妻:寧利爾

深淵之主:伊亞(阿卡德名。蘇美爾名恩奇);母神:寧圖(又稱寧胡爾薩格)
冥王:奈加爾、艾蕾希齊加爾(意為“大地夫人”。又名伊爾卡路拉,意為冥界)
大女神:伊南娜,阿卡德名伊西塔。《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是安神之女,但通常被看作是月神之女。
月神:南納(阿卡德名辛);妻:寧加爾
神殿侍衛:茲,鳥精。偷盜恩利爾的天命牌並妄圖自立,但最後被恩利爾之子尼奴爾塔擊敗。

雷、雨之主:阿達德,在迦南和敘利亞又稱巴力-哈達德。
太陽神:蘇美爾名烏圖,阿卡德名夏馬西。是月神之子,伊南娜之兄。
軍神:尼奴爾塔,“眾神的典禮官”,恩利爾的長子。
霍亂和戰爭之神:伊魯拉
豐饒之神:蘇美爾名杜牧濟,阿卡德名坦木茨。原為蘇美爾的牧神,在阿卡德時期轉變為農業之神。

舍拉:溫瑪城主神,伊南娜之子。
最高的智者:阿特拉·哈西斯,即舊約中的諾亞。在洪水滅世之後幸存並被賦予永生和神格。母神:阿魯魯
尼沙巴:農業和學術女神
蘇姆坎:家畜之神
烏魯克守護神:寧孫、盧加爾班達

命運女神:瑪木梅瑙姆
預告暴風雨的使者:舒爾拉特、哈尼什
恩奴基:眾神的保安官(相當於中央辦公廳主任)
納姆塔:命運、死亡與疾病之神
費瓦:疾病之神

拉木伽:木工諸神,蘇美爾神話中,諸神殺死了兩名拉木伽,並用他們的遺體造了人類最初的男女:安烏雷加爾拉、安奈加爾拉,蘇美爾神話中的初人。
恩利爾的父母:恩烏爾、尼恩烏爾
五谷之神:埃吉奴、阿什南
尼恩吉什:拉加什主神

光之神:烏古
帕比爾沙格:拉拉克城主神
蘇德:什爾帕克城主神
農神:恩奇木杜,蘇美爾神話中有他與杜牧濟爭奪伊南娜的傳說,民間將之進行加工,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的戲劇。
寧什布爾:伊南娜的女侍

涅蒂:冥府守門人
加拉圖盧、庫爾加拉:伊亞所造的精靈
加爾拉:冥府的一群精靈
拉塔拉克:伊南娜的侍從
格什廷安娜:坦木茨的姐姐,和弟弟每半年輪流去冥府接受死亡

寧瑪芙:克什城母神
寧伊新娜:伊新城的諸女神
寧阿什提:拉拉克城女神
烏沙哈拉:溫瑪女神
拉加什城諸神:苞、阿布巴巴、拉瑪蘇、加圖姆多格、寧古拉、杜木吉阿布茲、寧瑪爾

暴風雨之神:欽加爾烏達
火神:吉比爾
努斯克:恩利爾的宰相
卡盧卡盧:努斯克的衛士
產育女神:貝雷特·伊利、寧圖、阿魯魯、伊南娜、瑪米

盧盧:原初的人

維·伊拉:《阿特拉·哈西斯》中記載,眾神將具有人格的神維·伊拉殺掉,然後用他的肉和血造了人。
帕西圖:鬼神
拉哈木:水怪
芬巴巴:衫樹精
帕普蘇卡爾:月神之子,大神的侍從

阿蘇什納密爾:伊亞所造的宦官
伊拉布拉特:安神的大臣
吉茲濟達:天界的守門神
寧卡拉克:治病女神
達甘:阿卡德時期的亞述主神

註:從神譜中也可以看出巴比倫諸神與其他神話的不同,那就是明顯的城市文化意味——城市之神:寧瑪芙:克什城母神 ;寧伊新娜:伊新城的諸女神;寧阿什提:拉拉克城女神;烏沙哈拉:溫瑪女神 。

冥府之神與來世信仰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人也相信人死後有來世,因而也認為有一個冥府。統治冥府的神祇是被稱為“偉大王國的公主”的埃裏什基嘉爾女神。她的主要作用是為夭折的兒童哭泣。她的丈夫內爾伽爾與她分管冥府。傳說最初是埃裏什基嘉爾獨自統治冥府,有一天,內爾伽爾率14個惡魔侵入冥府,要求分享冥府的權力。埃裏什基嘉爾為了得到和平,同意嫁給內爾伽爾。於是,掌管死人的職權就給了內爾伽爾。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人盡管相信來世之說,但與埃及人很不一樣。埃及人對來世充滿了希冀,相信人死可能復生。而美索不達米亞人則認為,人的靈魂去報到的地方,是一個陰風慘慘的世界。在《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恩奇都向吉爾伽美什講述了冥世所發生的事情,那是一幅悲慘的圖景。在這永恒的黑暗王國中,死者的靈魂“像縮在翅膀裏的鳥一樣”擠在一起。對他們來說,彼岸世界是模糊的,令人憂郁的。這裏是黑暗而骯臟的禁地,人死後不管好歹,都免不了要下去。就是說,不論善惡,都得去陰間報到。美索不達米亞人沒有天堂地獄、最後審判及永生之說。盡管在傳說中馬爾都克能起死回生,但一般而言,美索不達米亞人對來世的構想,與後來的希臘人是差不多的,即人死後唯一的去處是陰森的地獄。至於天堂,那是專門給神住的。他們之所以祈禱上供,目的在於祈求現世福祉。比如在祈禱中,很多祈禱詞都是祈求長命百歲,像拉伽什城的一則禱告詞是這樣說的:

啊,聖母,拉伽什城的創建者,
看,你的子民,在你的庇護下,多麽健康富庶。
求你賜給他們平安,讓他們長命百歲。
我們沒有母親,你就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沒有父親,你就是我們的父親。
聖母,你知道什麽是善,
求你們把它像賜給我們生命一樣地賜給我們。
萬民的母親,求你庇護我們,
讓我們在你的照顧下,生活得平安、幸福、快樂。

敬畏鬼神

美索不達米亞人對宗教的虔誠,與世界上其他古代民族並無區別。祀神靈是美索不達米亞人生活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

祭祀神靈的程序可以分為進貢獻祭。美索不達米亞人認為,人們的一切都是仰仗神靈,要得到神靈的賜予,就必須虔誠地供奉他們以討其歡心。進貢是表達忠心的第一步。在美索不達米亞人的宗教觀念裏,神和普通人一樣,需要吃穿住行,高興了可能也要結婚生孩子。所以,人們日常生活的需要就是神的需要。進貢的供品也是人們平時生活的必需品,主要是食物、飲料、牲畜和油等。供品的多少表示人們對神靈的態度,自然是多多益善。基本上每天都有進貢活動,重大節慶日更是隆重。

獻祭是侍奉神靈的又一個重要的祭祀活動。以犧牲祭品敬鬼神,是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大典。獻祭一般在神廟頂上特定的祭壇上進行。美索不達米亞的神廟都是梯形塔式建築,最頂上一層往往是舉行祭祀儀式的地方,因為美索不達米亞人認為,塔頂可以通天,只有在塔頂的最高處,才可以和神靈溝通。祭品常見的是被屠宰的羊羔。他們認為,羊羔是人的替代品,奉獻羊的生命就是奉獻人的生命。獻祭的同時要進行奠酒和焚香。因為神喜歡樹木的芳香,而且芳香的氣味可以熏掉人們的罪孽。

進貢和獻祭儀式都由祭司主持。高級祭司主持重大的祭祀活動,普通祭司負責日常的祭祀活動。在儀式中都要唱聖歌。以下是尼布甲尼撒向馬爾都克神所唱的聖歌:

神啊,如果沒有你,所謂王也將一無所有,而王也就不成其為王了。
神啊,王的名號是你定的,
是你,引導著我的腳步,
因此,我必須服從你。
神啊,不單是我的名,甚至我的身體,也是你所創造的。
神啊,你信托我治理萬民,
我會使萬民受到你的恩惠。
讓我們敬畏你,愛你。
讓你的靈,充滿我的心,
讓我一時一刻都不離開你。

除了神廟裏的進貢和獻祭儀式,古代美索不達米亞人還通過宗教節日來祭祀鬼神。美索不達米亞各族的宗教節日繁多,一般是按農業生產的周期性季節來規定的。比如,有慶祝拴上犁頭的儀式、解開犁頭的儀式、收獲儀式等。其中最重要的節日是在春季舉行的新年盛大慶典。祭祀活動要持續好多天,意義在於敬奉神靈,祈求來年風調雨順。節日期間猶如今天的狂歡節,幾乎舉國上下,全民參加通宵達旦的狂歡。最有意思的活動是有國王參加的“神聖婚禮”,國王扮演傳說中的杜木茲神,一名女祭司扮演愛神伊什塔爾,兩人在公眾面前重演傳說中杜木茲與伊什塔爾的婚禮,寓意豐產豐收,永垂福祉。

殯葬習俗

人死後,要洗浴、化妝,然後用亞麻布包裹屍體,放到棺材裏。據《吉爾伽美什》史詩記載,吉爾伽美什的朋友恩奇都死後,吉爾伽美什把他朋友的屍體用亞麻布包好,放進棺材裏。然後,主持哀悼儀式的祭司開始組織對死者的吊唁。這時,與死者有關的親屬、朋友要摘掉頭飾,脫去帽子,撕碎衣服,穿上喪服,撕扯自己的頭發和胡須,撲倒在地,用刀劃破自己的身體,以表達對死者的哀悼。吊祭時,要用牛和山羊作為祭品。

土葬是最普遍的形式。古代美索不達米亞人的埋葬方式與埃及人也有很大不同,在蘇美爾,普通的百姓死後都埋在城中,有的埋在寓所有庭院裏,有的則埋在房間裏的地板下,棺材也很簡陋,把兩個大陶罐的開口連在一起,就充作棺材用了。墓穴以土坯壘制,形成一間簡陋的墓室。為另一個世界準備的隨葬物品也很少,因為他們不相信有來世報應之說。

當然,王公貴族與普通百姓是不一樣的,表現在喪葬上也等級差別。在蘇美爾,國王死後要有三天的吊唁期。國王的棺材一般是用貴重石料或石灰石制成的石棺,墓穴是用磚砌的拱頂墓室,陵墓入口有封閉的青銅門或用青銅鑲的木門,墓室內有大量的隨葬品和殉人。

1922年,英國考古學家伍利在蘇美爾烏爾遺址發掘了大批烏爾王陵,使我們第一次了解了前所未知的5000年前的葬俗。這批王陵的大型墓葬是從地表的斜坡道通入,坡道底部一般有士兵和女仆及車馬隨葬。墓主放置在墓穴中部的石棺床上,周圍放著各種隨葬品。這些隨葬品絕大部分是精細的手工藝品,有金杯、護身符、寶石串成的項鏈和細工鑲嵌的豎琴、七弦抱琴琴架、獸俑、鑲了次等寶石和金屬的戰車殘架,甚至包括精工鑲嵌的有全套骰子和籌碼的賭具,真可謂應有盡有。在著名的舒伯·亞德女王墓裏,除豐富的隨葬品外還有十余名殉人。經仔細研究表明,這些陪葬者並非因暴力致死,而是自願殉葬(這個結論是怎麽的出來的,我很好奇,可是找不到相關的研究資料),他們的屍骨全部都向左側臥,排列整齊、雙膝彎曲、兩臂交疊胸前,姿態安詳猶如入睡。經考證,這些陪葬者都是供王室使喚的人,如衛士、隨從、宮中女侍、樂師等。並且,從墓穴情形來看,這些自願殉葬者在臨死前舉行過某種宗教儀式,死前全部都是盛裝打扮,尤其是婦女,就像現代人要去參加盛大慶典一樣。

巴比倫人和亞述人的埋葬習俗與蘇美爾人基本相同,人死後,或者埋在死者的屋子地板下,或者埋在庭院裏。20世紀初,德國考古學家在亞述古城遺址發掘了5座國王陵墓,這是在亞述發現的首批王墓。墓穴就在亞述王宮的地板下,可見,亞述國王和普通老百姓並無兩樣,也葬於日常居所的下面。大約2000多年前,這些墓穴曾遭到帕提亞人的劫掠,等發掘者們找到這些墓穴時,裏面早已空空如也。

日常生活方式

古代歐亞大陸諸文明的生活方式,有如它們早先的新石器時代的文化,深受地理環境的影響。就美索不達米亞來說,地理位置的影響表現得非常明顯——這裏是指該地區易遭侵略這一點而言,因為該地區自古迄今的發展與一次又一次的外來侵略分不開。實際上,美索不達米亞的歷史,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來自北面的入侵者印歐人與來自南面的入侵者閃米特人為爭奪這塊肥沃的大河流域地區而展開長達數千年的鬥爭的歷史。

最早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偉大創建者——蘇美爾人,似乎既不是印歐人的一支,也不是閃米特人的一支,這一點很可奇怪。他們的語言與漢語相似,這說明他們的原籍可能是東方某地。但不管怎樣,是蘇美爾人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開掘溝渠,依靠復雜的灌溉網,成功地利用了底格裏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湍急的河水,從而創建了第一個文明。到公元前300O年時,蘇美爾地區已出現12個獨立的城市國家,如其中的烏魯克,占地1100英畝,人口約達五萬。各城市國家為了爭雄稱霸,相互征戰不休;戰爭愈來愈專業化,並付出了昂貴的代價。結果,大大削弱了蘇美爾人的力量,使他們臣服於閃米特人。閃米特人的著名領袖薩爾貢一世就是作為第一個帝國的奠立者而在歷史上聞名。他以流域地區中部的阿卡德為基地,首先征服了整個蘇美爾,然後向遠地進犯,最後建立起一個從波斯灣到地中海的龐大帝國。

盡管這些帝國額可誇耀,古代美索不達米亞的文明實質上還是城市文明和商業文明(我還是原來的觀點,我認可是城市文明,但是對商業文明保留意見)。城市最基本單位,每個城市都尊奉一位主神,城市被看作是屬於主神的一個神聖的存在物。寺院和國王是當時最大的富豪,不過也有許多私人資本被投入土地、手工業、商業冒險和放債。大多數平民是靠當農夫、工匠、商人、漁民和養牛人謀生。每個城市都有一個手藝人階層,包括石匠、鐵匠、木匠、陶工和寶石匠。他們在自由市場上出賣自己的手工藝品,買主支付貨幣或以實物代貨幣。貨幣通常是很快或銀環,每次交易後都須稱其分量。

城墻外面是農田,城市居民的生活最終取決於農田的收成。大部分土地以大地產的形式被占有,占有者是國王、祭司和一些富人。他們將土地劃分成小塊份地,連同種籽、農具和耕畜一起,分配給為他們服務的農人。農人則提供勞動、自行經營,然後將生產出來的剩余產品繳納結寺院、宮廷或地主,作為報答。當時的基本農作物是大麥和小麥。提供乳液的牲畜是山羊和母牛。綿羊提供羊毛,羊毛是美索不達米亞的主要的組織纖維。最普通的蔬菜有蠶豆、豌豆、大蒜、韭蔥、洋蔥、小羅蔔、葛苣和黃瓜。水果包括甜瓜、椰棗、石榴、無花果和蘋果。

經營地產時需要記帳,如:從佃耕的農人那裏收到的地租,牧群的頭數,牲畜所需的飼料的量,下次播種所需的種子的量,以及關於灌溉設施和灌溉計劃的一切復雜的細節,都得上帳或記錄。管理事項和帳目,是用削成三角尖頭的蘆葦桿當筆,刻寫在泥版上然後將泥版烘幹,以便於保存。這種最早的文字形式稱為楔形文字,顯然不是為了智力活動才發明的;確切地說,這是經營管理時的一種工具。正如一位著名學者所說的,“文字不是一種深思熟慮後的發明物,而是伴隨對私有財產的強烈意識而產生的一種副產品。文字始終是蘇美爾古典文明的一個特征。”

最初的楔形文字由圖形符號組成。書吏用簡單的圖形把牛、羊、谷物、魚等畫下來,也就是說,用這一方式記錄所要記錄的事物。不久,圖形符號固定下來,不再取決於每個書吏的藝術想象力,從而保證了書寫和閱讀的一致。但是,還有一個基本問題尚未解決,圖形符號不能用來表達抽象概念。蘇美爾的書吏們應付這一困難的辦法是,在圖形符號旁加上別的符號以表示新的意義,而更為重要的是,他們還選擇了表示聲音、而不是表示物體或抽象觀念的音符。這是在以後若幹世紀中逐漸發展起來的語音字母的精髓,但是蘇美爾人還不能系統地、全面地應用語音原則。到公元前2900年時,他們把圖形符號從早期的200O個左右減少到大約600個。這是一個巨大的改進,不過,楔形文字比起後來由腓尼基人和希臘人發展起來的字母文字,仍要累贅得多。書吏是不可缺少的,只有書吏掌握了困難的書寫藝術,因此,他們享有很高的地位和特權

蘇美爾人和其後繼者的宗教信仰深受自然環境的影響,尤其是受底格裏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每年河水泛濫的影響。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河水泛濫的周期性,而是泛濫的時間和洪水量的不可預見性。北部地區的大雨加上劄格羅斯山脈和托羅斯山脈上的積雪,常引起特大洪水,不只充滿灌溉溝渠,而且毀壞了農田。在蘇美爾人的眼裏,他們的洪水之神尼諾塔不是一位慈善的神,而是一位惡毒的神。蘇美爾人的文學作品中,常可見到這樣的詞句:

猖獗的洪水呀,沒人能和它對抗,
它使蒼天動搖,使大地顫抖。
……
莊稼成熟了,猖獗的洪水來將它淹沒。

對每年洪水泛濫的恐懼,加之永遠存在的外族入侵的威脅,使蘇美爾人深深地感到,仿佛自己正無依無靠地面對著許多無法控制的力量。有一首蘇美爾人的詩寫道,“只有人,他的壽命不會很長,無論他做什麽,只是一場虛無。”美索不達米亞人的人生觀帶有恐懼和悲觀的色彩,這反映了自然環境的不安全。他們以為,人生來只是為神服務,神的意誌和行為是無法預言的。因而,他們用種種方法來預測變幻莫測的未來。一個方法是解釋形形色色的預兆,尤其是各種夢。另一方法是剖肝占蔔術,就是通過檢查被屠宰的動物的肝臟來預測吉兇禍福。還有一方法是占星術,如前所述,是以觀察星辰運行來預言人的命運,因為在他們的想象中,星辰運行對人的命運是有影響的。最後,每個人都尊奉一位屬於他個人的神,把它當作自己的良師。他們以為,一個人的願望和需要可以經它傳達給相隔遙遠、不便直接通話的諸位大神

美索不達米亞人也試圖通過編制完備的法典來減輕籠罩人們的不安全感。漢莫拉比法典是其中最傑出的一部,後來成為閃米特人其他各族如亞述人、加勒底人和希伯來人制定法律的基礎。

婚禮習俗

美索不達米亞實行的婚姻制度名義上是一夫一妻制,實際上丈夫也能納妾。《漢謨拉比法典》規定,結婚雙方必須締結婚約,無婚約的婚姻在法律上是無效的。婚姻一般由父母安排,因此婚約的締結不是由結婚者本人,而是由雙方的父親來完成的。男女雙方都必須交換禮品,當然,男方應先下聘,女方則往往以高於聘禮的物品作為嫁妝。法律規定,如果男方違約另娶則失其聘金;如果女方毀約另嫁,則要加倍退還聘金。

結婚前要先行訂婚。在訂婚儀式上,未婚夫要在未婚妻的頭上灑上香水,並送上厚禮。經過這個儀式,女子就算成為未婚夫家庭的一員了。到了正式的結婚日子,新娘的父親將女兒交給新郎,新郎在證人面前揭開新娘的面紗,向參加婚禮的親戚朋友鄭重宣布:這是我的妻子。這樣,新娘就獲得了法律和習俗承認的“妻子”的地位和身份。

家庭關系中,夫妻地位是不平等的。丈夫占絕對統治地位。丈夫如果對妻子不滿意只要把她的嫁妝還給她,並說:“你走吧,我不要你這樣的妻子!”就可以休妻了。但妻子不能對丈夫說:“我不要你這樣的丈夫。”不育、通奸、性格乖戾、不會持家等都是丈夫休妻的理由。丈夫不但可以休妻,還可以置妻於死地。因為法律規定“為人妻者,如懶惰、放蕩、不顧家或輕忽子女,均可溺斃之。”這反映出婦女地位的低下,頗有些類似於中國的封建時代。當然,法律也適當保護婦女的權益。例如,法律規定,妻子雖然不能申請與其丈夫脫離關系,但如果她能證明丈夫毫無理由地虐待她或有外遇,均可攜其嫁妝及應有財產回娘家住。而這項權利,英國女性直到19世紀末才獲得。此外,如果丈夫應征入伍或經商在外超過一定年限而妻子生活無著時,妻子可以與別的男人姘居,而丈夫不得以此作為理由休妻。

婚前性行為在古巴比倫時期較為普遍,男女之間同意就在一起,不同意隨時可以分開。與有婦之夫同居的女性,身上要戴一橄欖樹枝作為標誌,以表示她的身份是妾。不過,一旦結婚,性關系就不能隨便。《漢謨拉比法典》規定,有夫之婦與人通奸者,奸夫淫婦應行溺斃。

坐廟禮

在美索不達米亞,女性對神廟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除了祭司,女性是與神廟聯系最為密切的人,神廟可以說是她們人生的一個重要階梯。

蘇美爾的女性,幾乎和每一座神廟都有聯系。如果是女神廟,女性就是神的管家,要是男神廟,那她們就是神的妻子。那時,蘇美爾的妙齡女孩,若是宣布被神選中做妻子,那就是莫大的榮幸,一家人都以此為榮。這時,女孩的父親雙親就會擇定一個良辰吉日,將女兒打扮得漂漂亮亮,帶著陪嫁送到廟裏去。

就宗教習俗來說,最為奇異也是最驚世駭俗的,莫過於巴比倫的坐廟禮了。希羅多德記載說,巴比倫居民中的每一位女性,一生中必有一次到維魯司神廟行坐廟禮。坐廟的那天,巴比倫的男子,不論老少、美醜都競相乘坐馬車來到廟裏。這些人衣著華貴,仆從如雲,他們來的目的,一方面是炫耀財富,更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與坐廟的女子尋歡作樂。坐廟的女子,都用花頭巾把頭裹住,坐成一排,供遊客觀賞、挑選。一旦選中,就可以離開神廟,與選中她的男子交歡。遊客選中她時,一般要給一些銀子放在她懷裏,並且要說一句:“願愛神祝福你。”不管銀子多少,女子都不能拒絕。給銀子的如果有多個男子,就按給錢的先後順序,由先給的挑走。在巴比倫習俗中,女子向某個遊客的獻身,就是向神的獻身。一生當中,這是必須經過的儀式。經過這個儀式後,任何人再想同她交歡,給多少錢都無法獲得她的芳心。每逢坐廟的那天,參加坐廟的女子絡繹不絕。坐廟的女性,一律都是良家婦女。漂亮的女孩子,一次就可以坐廟成功,長得不好看的,往往要坐三四年。

有人類學家說,這種淫亂制度是一種原始習俗遺風,因為過去某些落後地區的部落,仍盛行類似制度,目的是為了增加部落的人口,只是在他們的部族裏,沒有巴比倫婦女的神聖地位而已。

這種奇異的坐廟禮是怎麽來的呢?是單純對神所作的一種奉獻嗎?就現存材料來說,我們還無法提出合理的解釋。有人說這是古代性共產制度的遺跡,也有人說這是未來新郎因對流血的忌諱而放棄初夜權,還有人說這類似今天澳洲某些部族中盛行的試婚制。總之,這也是一個未解之謎。

看到過好多猜測,說這種奇特的習俗以及巴比倫混亂的性風俗很有可能是導致文明衰落的原因之一。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系列: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