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河文明資料整理5- 建築與藝術

兩河流域的文明已經淹沒在滾滾的黃沙之中。但是,在那些寂寞的山包上,卻還殘存著昔日輝煌的遺跡,那些時候或者禁書的精美雕刻品也保存了下來。在3000年的時間裏,不同的王朝和國家時興時滅,彼此交替。在相互鬥爭和交融的過程中,他們創造了夢幻般的建築和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巴比通天塔

巴比塔是《聖經》故事中提到的一座通天塔,他由挪亞的後代所建。《舊約·創世紀》第11章曾有這樣一段描述:古時候,天下人都說一種語言。人們在向東遷移的進修,走到一個叫示拿的地方,發現一片平原,就住下來。他們計劃修一座高塔,塔頂要高聳入雲,直達天庭,以顯示人們的力量和團結。塔很快就建起來了。這驚動了天庭的耶和華。他見到塔越建越高,心中十分嫉妒。他暗自思忖,現在天下的人們都是一個民族,都說一種語言,他們團結一致,什麽奇跡都可以創造,那神還怎麽去統治人類?於是耶和華便施魔法,變亂了人們的口音,使他們無法溝通,高塔也無法繼續建下去,最終沒有建成。這就是關於“通天塔”的傳說。

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在他的著作中也記載了這麽一座巴比塔。他在公元前460年遊覽巴比倫城時,曾見到了已經荒棄的巴比通天塔。按他的描述,巴比塔有一座實心的主塔,高約201米,共有8層。外面有條螺旋形通道,繞塔而上,直達塔頂,並在半途設有座位,可供歇腳。希羅多德記下的塔基每邊約90余米,高度也約90米。他還記敘巴比通天塔上“建有一座大神廟,裏面有張精致的大睡椅,鋪陳華麗,旁邊有一張金桌子。”希羅多德的記載,大致把巴比通天塔的巍峨雄偉描繪出來了。

1899年,德國考古學家羅伯特·科爾德韋在巴比倫遺址進行挖掘時,當真挖掘到了一座塔的巨大塔基。塔建造在一個名叫“薩亨”或“盤子”的凹地裏。據科爾德韋測量,塔基每邊長87.78米,塔與神廟總的高度也是87.78米。共7層,第一層高32.19米,第二層高17.56米,第三、四、五、六各層均高5.85米。據測算,神廟約高14.63米。墻壁包有金箔,飾以淡藍色的上釉磚。該塔建造時共用去了5800萬塊磚,這個龐然大物俯視著附近整個地區。科爾德韋認為,這座塔就是《聖經》中描繪的巴比塔。

不過,巴比塔的原型究竟在哪兒,人們有不同的說法。有人認為傳說中的通天塔,就是新巴比倫王朝時代巴比倫城內的馬爾都克神廟大寺塔。馬爾都克大寺塔高295英尺,相當於今天一座二十多層的摩天大樓的高度。這在當時人們眼裏確實有高聳入雲的通天之感。也有人不同意這種看法。他們認為,在巴比倫城內有兩座著名的神廟。一是馬爾都克大寺塔,人稱“地廟”;還有一座叫巴比倫塔,人稱“天廟”。他們認為“天廟”才是傳說中的“通天塔”。但由於歷史久遠,巴比倫塔幾經洗劫,能夠留下的記載是鳳毛麟角。比較有價值的是在馬爾都克大寺塔裏發現的一塊石碑,上面鐫刻有“歷史之父”希羅多德在公元前460年遊歷巴比倫城時,對當時已經荒蕪的巴比倫塔的描述。因此,一般認為,馬爾都克神廟大寺塔就是巴比塔。後來,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還據此描述,描繪出他們想象中的通天塔。

希羅多德筆下的通天塔多次毀於戰火又多次重建。據史載,公元前539年,居魯士征服巴比倫時,第一次饒過了巴比塔,他為這座雄偉的建築所傾倒,不僅禁止部下毀塔,而且還下令在自己的陵墓上也建了一座類似的建築,只是稍小一點。但這座塔最終未能幸存,它被波斯王薜西斯搗毀,成為一堆瓦礫。亞歷山大大帝遠征印度時,曾憑吊過這一遺址,他與居魯士一樣,為這宏偉的廢墟所傾倒。他讓一萬名部下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清理現場,但可惜已無法恢復原貌。隨著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失落與湮沒,巴比塔再也未能恢復往日的雄偉與壯觀。人們只能根據史家的記載和考古發現,將巴比塔的概貌大致呈現給後世的人們。

不論通天塔是馬爾都克大寺塔還是巴比倫塔,還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人們——巴比倫的統治者為何要修建通天塔?

有人認為這是尼布甲尼撒二世為了宣揚其文治武功,借修建通天高塔,來彰顯其榮耀和威嚴。考古學家在巴比倫城遺址中發現的許多磚片上都刻有“尼布甲尼撒,巴比倫的國王,眾神的護衛者,那波帕拉沙爾的兒子,巴比倫之君。”可見尼布甲尼撒二世是想借通天塔使其萬古流芳,永遠被人們景仰。

也有人認為,尼布甲尼撒二世修通天塔是為了討好巴比倫的祭司集團,以獲取他們的支持

還有人認為,巴比倫塔之所以修得這麽高是想把它作為觀察天象、思索宇宙奧秘的場所這個是 公元前1世紀的希臘歷史學家的觀點)。遠古的蘇美爾人認為神會從天上利用星的飛行降到寺塔裏,並和敬神的人會晤。巴比倫時代的人們也相信馬爾都克神會常到寺塔裏過夜。因此人們在寺塔頂為他準備好了金榻、金圈椅和金桌,甚至還從全體婦女中挑出最虔誠的信徒住在廟中,時刻準備伺候飛來的巴爾都克神。從這裏我們也可以看出古代兩河流域的原始宗教對神的看法,人們並不認為神是高不可攀的。

到目前為止,這三種說法都缺乏充分的實物證據。傳說中的通天塔到底在哪裏仍是一個不解之謎。

空中花園

世界八大奇跡之一:巴比倫空中花園,一提到巴比倫文明,令人津津樂道、浮想聯翩的首先是“空中花園”。它被譽為世界八大奇跡之一。巴比倫的空中花園當然從來都不是吊於空中,這個名字的由來純粹是因為人們把原本除有“吊”之外,還有“突出”之意的希臘文“kremastos”及拉丁文“pensilis”錯誤翻譯所致

巴比倫“空中花園”,亦稱“懸苑”,它依偎在幼發拉底河畔,新巴比倫王國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604-前562年)曾以興建宏偉的城市和宮殿建築聞名於世,他在位時主持建造了這座名園。相傳,他娶波斯國公主賽米拉米斯為妃。公主日夜思念花木繁茂的故土,郁郁寡歡。國王為取悅愛妃,即下令在都城巴比倫興建了高達25米的花園。此園采用立體疊園手法,在高高的平臺上,分層重疊,層層遍植奇花異草,並埋設了灌溉用的水源和水管,花園由鑲嵌著許多彩色獅子的高墻環繞。王妃見後大悅。因從遠處望去,此園如懸空中,故又稱“空中花園”。(我還看到一個說法,沒有這麽浪漫,不排除是陰謀論。說這是一個面子工程,尼布甲尼撒二世是為了彰顯國力和祭神而蓋的。這個只是一個猜測,也沒有太多的史實證實。)

然而從公元前539年起,巴比倫城曾先後被波斯人、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和帕提亞人占領。自公元前4世紀末逐漸衰落,到公元2世紀則淪為一片廢墟;當年“女神門”內慶典大道兩旁的120尊石獅早已蕩然無存。

尼尼微城

尼尼微城:亞述王國的第三個首都,《聖經》中把它描述為一個罪惡之城。一副鯨骨掛在奈比尤奈斯的清真寺中,據說是約拿和鯨魚留下的遺骸

耶和華必伸手攻擊北方,毀滅亞述,使尼尼微荒蕪,幹旱如曠野

——《聖經》

辛那赫裏布為顯示其武功,把亞述的都城有杜爾沙魯金遷往尼尼微,並進行大規模的重修和擴建。但是辛赫那裏布對卻戰爭不感興趣。他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用在尼尼微的建設方面。他興建了一座每邊長近200米的“蓋世無雙王宮”。這座王宮包括兩座亞述風格的大殿、一幢橢圓形建築物,以及一個植物園和一座涼亭。王宮裏的浮雕長達3000米。這件古代藝術珍品現在收藏在成為大英博物館。辛赫那裏布還在他的“蓋世無雙王宮”的西北,為他的後妃們蓋了一座後宮,為皇太子蓋了一座東宮。他還加寬了尼尼微的馬路,增加了城市公園,修建了供水網,並且從郊外60公裏處的山上引水入城,以保證尼尼微城裏的供水。

辛赫那裏布王的繼承者阿薩爾哈東王在位時,仍繼續擴建尼尼微,從而使它成為一座《聖經·約拿書》中所描繪的有12萬多居民的大都城。阿薩爾哈東的繼承者就是大名鼎鼎的亞述巴尼拔王。他除了大量收藏亞述人的圖書外,還興建了巨大豪華的亞述巴尼拔王宮

到公元前7世紀中葉,亞述帝國漸漸衰落。埃及首先擺脫了亞述的統治。隨後,東北方的遊牧部落接連興起,也日益威脅著尼尼微。公元前626年,居住在新巴比倫的迦勒底人 和東邊的米底人聯合起來進攻亞述。公元前612年,新巴比倫和米底聯軍攻進了尼尼微。

尼尼微在被洗劫一空後,又被放了一把大火,一代名城尼尼微和龐大的亞述帝國一起,就這樣從地面上消失了。(這段歷史,總是讓人想起圓明園。)

幾千年過去,人們除了從史書上知道曾經有過尼尼微這樣城市之外,其它就一無所知了。1842年,一位叫博塔的法國考古學家,在反復琢磨了《聖經·約拿書》之後,來到了伊拉克的摩蘇爾市。在流經摩蘇爾的底格裏斯河左岸,他發現了一大一小兩個小山崗。大的叫“庫容吉克”,小的叫“約拿之墓”。博塔認為這兩個山崗就是古城尼尼微的遺址。

在“約拿之墓”山崗上,有一個村莊和紀念先知約拿的清真寺,村民不讓博塔發掘。於是,博塔就在庫容吉克山崗下開始了發掘。遺憾的是,他挖掘了好幾個星期,竟一無所獲。1845年,有一位名叫萊亞德的英國考古學家,也按照《聖經·約拿書》中對尼尼微城址的描述,找到了這裏,對庫容吉克山崗進行了長達6年的發掘,終於找到了辛赫那裏布的王宮亞述巴尼拔王的部分藏書室。證明這裏就是亞述帝國的首都尼尼微。

在亞述巴尼拔王的藏書室裏,堆滿了刻有亞述楔形文字的大大小小的泥版。最大的一塊楔形文字泥版長達3米,寬2米多;最小的一塊還不到1寸長,只刻著一兩行文字。這些泥版就是2500多年前亞述人的圖書,涉及的內容包括歷史、法律、宗教以及文學、天文、醫學等方面的知識,是研究當時歷史的最寶貴的文獻資料。

過了幾年,曾和萊亞德合作,共同發掘庫容吉克山崗的一位伊拉克考古學家拉薩姆,再 次來到這裏。他在1852年到1854年期間,又在庫容吉克山崗下發現了另一處王宮藏書室,找到了許多新的楔形文字泥版,而且還發現了亞述巴尼拔王的王宮。

他在亞述巴尼拔王王宮廢墟的墻上,發現了著名的浮雕“皇家狩獵圖”。在新發現的泥版文書上,刻有許多亞述和古巴比倫的神話,其中就有著名的神話史詩《吉爾伽美什》,詩中關於美素不達米亞地區大洪水的描述,跟《聖經》中挪亞方舟的故事,幾乎完全一樣,而且,用的是第一人稱,表明這是一位親眼目睹洪水的幸存者的記敘。還有一塊描繪當時亞述的奴隸勞動情景的浮雕,這些奴隸多半是亞述人俘獲的戰俘,他們帶著手鏈腳鐐,有的被鐵索相互系在一起,旁邊有手執武器的亞述士兵在監督。這些浮雕現在都收藏在大英博物館。

後來,許多英國考古學家相繼來到這裏對尼尼微相繼進行發掘,一共找到了24000 多塊泥版文書。這些珍貴的泥版文書現在也都收藏在大英博物館。

從1927年到1932年,幾個英國考古學家又對尼尼微遺址進行了大規模發掘,挖 掘的深度達到離地面27.5米。在尼尼微古城遺址裏發掘出來的大量泥版文書、浮雕等文 物,使我們能夠清楚地了解到亞述帝國和尼尼微的興衰歷史。但是,令人痛惜的是,由於1 9世紀在庫容吉克山崗下的無計劃的胡亂發掘,尤其是為了得到浮雕和泥版而采用的毀滅性 的發掘方式,雖然使大英博物館增添了不少稀世珍寶,卻毀掉了一座歷史名城尼尼微的城址 遺跡。

尼尼微城與其他西亞城市相比有一個顯著的不同。亞述的統治者非常註意城市綠化,在城市內外修建了許多花園。為了灌溉這些花園,還專門從底格裏斯河引水。尼尼微城的一個城門甚至被命名為“花園門”。因為尼尼微城在綠化上種種投入,使得花園之城不是巴比倫而是尼尼微。

尼尼微城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具有規模極其巨大的宮殿。亞時期,宮殿規模是兩河文明中最鼎盛的時期。亞述6位武功最盛的君主同時也是偉大的建築師。亞述王宮規模龐大,並裝飾有大量浮雕。就浮雕內容而言,多時反應國王出獵和歷次征戰的種種場景。而且有很多陰森場景。

註:一個窮兵黷武的民族,國王好武功,大興土木,聯系亞述最終的滅亡,其原因不言而喻啊

美索不達米亞的建築風格

美索不達米亞建築美索不達米亞是人類文明的發祥地,它的建築對於地中海地區的建築有著深遠的影響,因而一直被認為是西方建築的基礎。但是,它並不僅僅是西方建築的基礎,而且對於後來的阿拉伯建築也有相當的影響;而阿拉伯建築隨著伊斯蘭教的傳播,在印度、東南亞、甚至中國也有了它的蹤跡,可見它的影響是非常廣泛的。

神廟建築

烏爾第三王朝時期神廟復原想象圖

美索不達米亞在民族形成過程中所建構起來的是以宗教為本體的神學文化,從而,神廟建築在那裏必然具有最重要、最突出的位置。

在美索不達米亞中南部地區,由於缺乏質地良好的石料和木材,人們重要用磚坯建造墻垣,上面用蘆葦束為頂,於是形成了早期房屋的幾個重要特點:第一,墻厚、開間狹窄,因而室內空間成長條形;第二,河水經常泛濫,磚坯墻被浸泡酥解,房屋坍塌,形成土堆,水退後,再在土堆上建房,經過幾次反復,房屋下面一般都有了幾層土臺,由此便引發了高臺上的紀念性建築形制;第三,為了加固墻垣,延緩倒塌,神廟與宮殿等重要建築物的外墻間隔著造凸堡,同時形成了一對凸堡夾著大門道的固定形制。它們的外觀顯得厚重有力,並傳播到了古埃及;第四,同樣為了延緩土坯墻酥解,在尋求各種強化磚坯墻或夯土墻表面的辦法中,衍生出了多種表面裝飾手法,由此便形成便形成了美索不達米亞建築的基本特色,這對後世的影響極大。

當時,兩河下遊多暴雨洪水,為了保護磚坯墻,減弱浸蝕,公元前四千紀一些重要建築物的重要部位,趁磚坯還潮軟的時候,便把大約12厘米長的陶質圓錐形釘子楔進去,密密地排在一起,形成一個保護層。圓形的底面好似有了一層鑲嵌物。由是人們在上面塗上紅、白、黑三種顏色,組成圖案。起初是編織紋,模仿當地盛產的而且常常用於建築上的蘆葦。後來,藝術構思有了進步,把陶釘做成多種形式,有花朵形的,有動物形的,自由創作,不拘一格,從而也就擺脫了簡單的模仿,形成了豐富多彩的建築裝飾。由於兩河下遊富有石油,公元前三千紀,人們開始采用瀝青保護磚坯墻面,這較之用陶釘更好。為了防止瀝青墻面的暴曬,又在表面貼上各色石子、石片和貝殼,它們被組成色彩豐富的各種圖案,由此建築裝飾便有了進一步的發展。

建造在多層土臺上的神廟被稱為其庫拉特(ziqqurat),亦即塔廟。保存至今的最古老、最完整的蘇美爾建築是烏爾納姆統治時期的月神廟

埃利都是傳統的美索不達米亞南部最古老的聖城。在那裏,可以見到公元前5000紀最後幾個世紀直到4000紀最初幾個世紀中經過重建的神廟。從形式上看,最古老的是一個極小的神廟,面積只有3平方米,但卻具有爾後美索不達米亞神廟的基本特征,即在正門入口處有聖龕;在其下面安置有陳放供品的小桌。在後來的幾個世紀,新的神廟將聖殿加長,同時在較長的兩側增建新殿。由於每個新的建築的矗立在它的前身的廢墟上,這些建築很快就遠遠超出了它周圍的房屋,並逐漸發展而形成了我們所知道的、而且是美索不達米亞所獨具的所謂其庫拉特式的塔臺。

作為美索不達米亞神廟建築的完成形式,便是烏魯克的月神廟。這座神廟位於市中心,它的地基高於地面12米,建築物下面的平臺曾一用磚砌成的斜墻;墻壁的扶壁上有木質裝飾物的痕跡;深長的聖殿和兩側的附屬房間則已成為神廟的常規要素,信徒們出入的就是其中的一間;不過,在中央大殿的兩個短邊上也有大門,其中一扇迫使中軸線上的祭壇移了位置。這座神廟的第一層基底面積長65,寬45米,高9·75米,黑色,以象征冥界;第二層基底面積長37,寬23米,高 2·5米,紅色,以象征人間;其上則已毀壞,據說第三層為青色,以象征天堂;第四層為白色,象征月亮。據估算,總高約為21米,白色的第四層便是月神廟的所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月神便會乘風降臨,與敬神的人相會,次日清晨則回到天宮。

斯賓格勒說,“民族是一個靈魂單位”。由於宗教並沒有把美索不達米亞的眾多種族融合為“一個靈魂單位”,因而他們也就始終沒有形成一個具有內聚力的、統一而穩定的民族;並且隨著王權的強化,宗教的地位則日趨衰落,神廟建築的式微便是證明。

宮殿與居民

遠古時代的美索不達米亞,最古老的民居都是用黏土砌成的圓形房屋,頂部則蓋以蘆葦。後來則改用磚坯,並且增加了圍墻。從外面進入則需經過活動的梯子上到互通的屋頂上;而屋墻則既沒有門,也沒有朝向外面的窗戶,所以屋頂就成了唯一的通道。到了公元前5000年左右,美索不達米亞南部出現了蘇美爾人的第一批居民的聚落。他們的民居模式直到今天仍然沒有變化。生活在那裏的阿拉伯人,他們依然捕魚和放牧水牛,並將村莊建立在一望無際的蘆葦蕩中的低矮的小島上;房屋依然用蒲草為原料,待客的房間高大寬敞。

至於城市的民居,我們則一無所知,而只能根據遺址判斷,幾乎所有的城市,其神廟、宮殿、民居區以及商業區等等通常都是雜亂無章地連在一起的,而沒有區域劃分。

蘇美爾人的住房簡單而樸素,住房都是圍繞著一個院子修建的。房間的采光就利用這個院子。不過,也有這樣一種假設,即院子可能是有頂的,而室外的光線是通過燈籠窗透進來的。那時的人們只把窗戶開在內側,有時還用有孔的陶磚做一個保護柵欄。門上有木制橫梁,或者各種形式的磚拱。平臺式的屋頂用棕櫚樹幹和蘆葦做成,上面覆蓋泥土,並加抹黏土灰漿。

雕刻藝術

鐵西坐像

兩河流域的雕刻藝術起源於蘇美爾。早在公元前4000年,兩河流域已產生了具有民族特色的雕像。在那些圓雕像上,蘇美爾人往往是圓圓的頭,短短的脖子,臉上刮得光光的,沒有胡子

蘇美爾人的美術題材,除描寫宗教場面和宴會慶典外,還有戰爭場面。在拉伽什出土的一塊兀鷹碑上,描繪了蘇美爾城邦國王率領部隊征戰的一個場面。這塊殘碑上國王的臉已經脫落,但可以看出國王身先卒,後面緊跟一排方陣的士兵。他們頭戴戰盔、手持長矛,身上以大塊盾牌作掩護。在下一畫面上,國王勇敢地把長矛投向敵人,率軍奮戰。 這幅畫刻畫在石頭上,可以看出蘇美爾人的雕刻藝術還比較粗糙。

公元前2220年左右,蘇美爾人以拉伽什為中心,逐漸恢復了昔日的繁榮。這時,古蘇美爾風格和阿卡德王朝的粗獷風格結合起來,出現了短暫的“蘇美爾文化的復興”。其代表作品是古地亞首領鐵喜·古地亞的坐姿雕像。雕像描繪的是古地亞正坐著研究建築圖樣,其神情沈靜、專註。他身穿單薄的長衫,裸露的右臂,肌肉線條清晰,顯得結實有力。整個雕像用堅硬的黑曜石雕成,且經過細致打磨,光華明亮,更顯出古地亞的學者風範。但是,古地亞兩腿緊並,使得整個雕像刻板、缺乏活力。

銅製勢頭鷹浮雕

蘇美爾人的浮雕幾乎和他們的歷史一樣古老、久遠。大多數作品是表現虔誠的信念和宗教傳說。在阿爾巴烏德出土的銅制獅頭鷹身浮雕,反映了蘇美爾人神話傳說中守護神英杜格的形象。這個古怪的神獸展開巨大的雙翼,雙翼下面有兩頭對稱站立的小鹿,仿佛正在受到英杜格神的嚴加保護。但由於蘇美爾人的古老傳說大多失傳,英杜格究竟是城邦的象征、古老的神話傳說,還是一種宗教崇拜的偶像,至今依然是一個謎。

到亞述時期,浮雕藝術趨於完善,代表了美索不達米亞藝術的最高成就。

亞述雕塑藝術是對蘇美爾-阿卡德-巴比倫藝術的直接繼承,依然留存著美索不達米亞原始時期萌生的質樸的藝術理念。其中,原始思維中的完整性特征在亞述雕塑藝術中尤為突出。薩爾貢二世宮的雙翼守護神獸的五條腿足確保觀者無論從何角度觀察,都能夠領略神獸真實完整的形體。此外,亞述浮雕刻畫的人物造型完整,對雙手、雙腿的處理都是按照無遮擋原則進行。亞述雕塑藝術追求細微寫實的風格特征正是與這種樸素的完整性審美思維一脈相承。亞述雕塑藝術因力求精準的刻畫,纖微畢露的描摹,勻稱合理的構圖而使人物、景致和植物等刻畫對象具有威嚴的儀態,達到一種堂皇偉麗的效果

亞述人的宗教情操與藝術創作休戚相關,其生死觀念和民族信仰對亞述雕塑藝術產生了重要影響。與篤信來世的古埃及人不同,亞述人更註重現世享受。因此,歷代國王不遺余力地大興土木建造豪華宮殿,兩河流域歷史上最宏偉富麗的宮殿建築在亞述帝國時期競相湧現。亞述那西帕二世從尼尼微遷都到卡爾克後建造的恢弘奢華的宮殿,不僅是國王的行政中心,亦成為炫耀強盛國力的標誌場所。薩爾貢二世宮門處聳立的雙翼人首神牛石雕守護神與殿內巨幅浮雕交相輝映,成為亞述藝術的傳世力作。歷經歲月的侵蝕之後,這些宮殿的昔日余暉雖已斑駁難尋,但宮殿內部所飾的大量精美浮雕依然保存完好,見證著歷代亞述國王的業績與韜略。

在秉承故人對先神膜拜的基礎上,亞述人信奉包括巴比倫主神馬爾都克在內的諸多神明。然而亞述人對先神的信仰並非簡單繼承,驍勇善戰的亞述人傾向於將尚武精神加之於先神,如溫柔嫻雅的愛情女神“伊什塔爾”就被改造成威勇的尚武之神。同時,亞述的部落神和民族神也紛紛入駐歷朝神殿,其中戰神“亞述爾”成為亞述帝國的護國神。亞述人相信:“戰神”代表著力量和勝利,他賦予亞述君王權杖、冠冕和無比的能力,亞述君王就是神在世間代理的統治者

亞述文明源於美索不達米亞的早期文明,同時又將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推向新的裏程;亞述藝術觀的本質是亞述人神秘獨特的宇宙觀和引領精湛技藝的美學觀的組合體,亞述雕塑藝術是亞述人在宗教信仰與科學藝術、王權神明與空間造型之間尋找的富於個性的融和。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系列: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1- 背景概述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2- 法律與社會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3- 信仰與習俗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4- 文學與科學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5- 建築與藝術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6- 文明衰亡與附錄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