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以不永傷——評 天竺奇譚  By青泥

讀此文之前,於印度神話的瞭解僅限於羅摩衍那中神猴哈奴曼(因為它是孫悟空的原型),名叫喬達摩的王子釋迦(創建了佛教的釋迦摩尼)以及八部眾(就是大名鼎鼎的天龍八部)。此文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新 奇特,一個別樣的神話故事,一個讓人心動的故事,一個會讓人對一種文化一個文明產生求知欲的故事。

這是一篇絕對值得細細品味的文,愛情很深刻,故事很深刻,人性很深刻。過程較虐,結局很好。在我看過了希臘神話,羅馬神話,北歐神話,羅馬神話,埃及神話,甚至巴比倫神話之後,我幾乎不對 神話中HE的愛情抱有什麼幻想了,但是這文卻是是虐的很有水準,雖然結局還是糾結,但是作者已經能在寫續集了,而且保證HE。

我於拋開心情,忘記此文悲傷,靜靜等待新文完結的HE。

維以不永傷。

塔拉與蘇摩

塔拉是一個成熟的,有獨立思想的,有著包袱的女人。所以,她愛蘇摩卻嫁給了祭主。塔拉告訴蘇摩:

“我選擇的丈夫不會是你。我知道我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

的,我想要每晚在火旁紡織,聽著夜蟲輕鳴,我

習慣早上一醒來就聽到婆羅門的誦經,然

後去畜棚照看奶牛,我習慣為一家人煮早飯,每

時每刻注意廳堂的潔淨,我

從小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我

不喜歡改變,也不想要改變,祭主能給我,你能。”

塔拉愛蘇摩,很愛很愛,然而,她告訴蘇摩:

“每時每刻我都在想我應該告訴你真相……可是

每次我都喪失勇氣。你真是根植在我們家

女人裏血液裏的咒語。可是正因為如此,我

才下定決心,不會重蹈我姐姐們的覆轍。我

不想要在你的月宿宮上獨自一人,戴

著貴重的珠寶,陪伴著你慢慢被天

海的濤聲洗成一個幽靈。蘇摩,你還不明白嗎?”

蘇摩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熱烈而孤獨。在漫長的歲月中,他試圖尋找愛,尋找寄託。她娶了達刹的大女兒,在天海上造了一座宮殿,看著這個凡人死去;然後他又娶了達刹的另外26個女兒,做著同樣的事情。其實蘇摩是在尋找真愛的,尋找他的折古鳥,以月光為食。然而,正如她那死去的27個妻子所說的,他沒有愛上她們,他只是對於死亡產生了好奇,蘇摩是神,不老不死。這一切終止於他遇見塔拉。

蘇摩漫長的一生中只迫切的真誠的做過一件事,就塔拉和薩蒂。為此他不惜被因陀羅誤會叛變。他和塔拉都明白很多事情,但是明白不代表會做或不會做,愛情來的時候,理智從來就不存在。

蘇摩與塔拉的愛情是何等的決絕與炙熱,在那個白銀蓮花叮噹作響的下午,天海濤聲遠去,二十七座雪白宮殿一座接著一座崩塌,化為泡沫。烏沙納斯的計策簡單的都不算一個計謀,但是,很有效。

蘇摩把自己的眼睛換給了失明的塔拉,因為他愛她,因為他必須守住諾言。這一舉動也許並不僅僅是因為愛情,只是因為蘇摩對因陀羅的友誼的最後一次執著。於是我想到了遊坦之,天龍八部裏面的傻小子。遊坦之是因為盲目的愛上了不該愛的並且不愛他的人,而蘇摩愛的是愛她的命中註定要愛上的,如果跑去友誼2個人都很悲哀。然而我們都錯了,在蘇摩死後我們發現,蘇摩的愛和遊坦之一樣無私,一切都不是一個陰謀,只是因為愛。

蘇摩死的很悲壯,很悲傷。他以為塔拉死了,被因陀羅殺死了,所以他們對搏殺場。這場戰爭最終因為濕婆的介入無疾而終,但是蘇摩還是死在了濕婆的三叉戟下,因為那是他的願望,而濕婆欠他一個承諾。在蘇摩漫長的生命裏,有過太多的故事,唯獨缺少愛情,當他終於找到愛情的時候命運和他開了一個玩笑。蘇摩與塔拉的悲劇可以說是烏沙納斯一手造成的,可是卻是2個人性格使然。

濕婆與薩蒂

薩蒂是真實之女,對於濕婆來說,薩蒂不存在之前,世界都不是真實的。

梵天告訴魯奈羅,他必須記住那個賜予他名字的人。其實魯奈羅記住薩蒂並不僅僅是因為她賦予了他名字,薩蒂賦予了魯奈羅形體、名字以及最初的職業,魯奈羅的意識來源於人們的祈禱,對於世界最初的系統的印象都來自於薩蒂。薩蒂告訴魯奈羅:

“因為我是摩訶摩耶,我是宇宙之母。如果沒有

我,力量就會沉睡,時間也不會運動。”

    “魯奈羅。”她說,“你就叫做魯奈羅好了。”

    “咆哮者,吼叫者,因為風暴和閃電都會發出很大的

聲音,”女孩解釋說,“還有荒野和可怕的意

思。因為你的確有點可怕。”

    “你看起來像個獵人。”她看著他的弓箭說,“那你就狩

獵吧。在森林裏,在荒野裏。你可以盡情的

自由地跑來跑去,和你的朋

友們在一起。” 

魯奈羅還是魯奈羅的時候的確向薩蒂所說的,他成了一個傳說一個喜怒影響天氣森林,可怕的傳說。其實從他第一次接觸到枯樹

裏發出的新芽的時候,薩蒂這個名字就已經刻在他心靈的深處了。

後來魯奈羅不在是魯奈羅,梵天賜予了他新的名字:濕婆,意即慈悲。

濕婆和薩蒂是同時在成長的。

薩蒂是個小女孩,因為她是真實之女,她有賦予真實的能力,所以他失去了她們家畫符咒的能力。當她還是一個莽撞的小女孩的時候她認識了魯奈羅。在之後的很長時間裏,薩蒂確實是一個小女孩,調皮、好奇心強、任性、聽一些小八卦,還很天真。在她姐姐讓她照顧舍衍帝的時候,她有過小反抗,最終屈服了;在烏沙納斯讓她去舍衍帝的夢中娶花的時候,她被騙了;她喜歡上了蘇摩,在梵天的幫助下跑去了月宮,卻狼狽的落入了天海。薩蒂的天真讓她被騙了,不得不帶著一朵本來不屬於她的話,商吉婆尼,一個起死回生的咒語,一個很多人都想得到的東西。這朵花改變了薩蒂的生活,改變了她的命運。

當薩蒂在森林中運用她的能力保護她自己和塔拉的時候,薩蒂就不再是那個天真的小女孩。神的成長也是環境逼迫出來的。

商吉婆尼,註定讓薩蒂和濕婆糾纏不清。

白牛是薩蒂的救贖,從它告訴薩蒂關於商吉婆尼的真相給他弦月帶她離開天界開始就是。在地界,白牛不能減輕薩蒂的痛苦,但

卻是精神寄託。每個人都需要成長,哪怕她會成神。

白牛告訴薩蒂真話和謊話一起說才會更讓人相信。

白牛告訴薩蒂我幫你並不是為了幫你,我幫你回給世界帶來毀滅。

白牛告訴薩蒂我是濕婆。

在世界的最低成,濕婆對千頭龍王舍沙說那個在經歷了重重幻想都沒有鬆開她的手的女孩是他未婚妻的時候,帥極了。

如果說戰爭是因為商吉婆尼而起,那麼推波助瀾就是薩蒂。沒有薩蒂濕婆不會為了甘露而答應天空之王幫助因陀羅。濕婆為了幫薩蒂找回聲音,而奔波天下。我想到了翼·年代記裏的李小狼同樣執著的一個人。

薩蒂最後一次告訴濕婆,我不想死。濕婆終於擺脫了束縛,那時他們2個人都圓滿了。萬象更新。

天竺奇譚是一部神話,講述了一段歷史,幾曲愛情。

所謂神話,就是人類內心的欲望與純粹的意志的幻化。

世間沒有什麼事不平等的,所要得到,就必須付出代價。魯奈羅得到形體和名字,世界失去了部分世間;薩蒂得到了賦予真實的能力,畫符咒的能力就此作罷;因陀羅得到無與倫比的權利,烏沙納斯、蘇摩都與他漸行漸遠….這個世界沒有不勞而獲。

表面現象總是會派生出與之相反的留言,而人們往往容易相信這種傳言。瘋公主舍衍帝愛上了一個男人,私奔懷孕並最終失去了這個孩子,於是她瘋了,而實際上她是天帝派去烏沙納斯那裏取商吉婆尼的的,而烏沙納斯背叛的也不是他的感情;蘇摩娶了27個達刹的女兒,並且打算娶第28個,於是人們認為他是執著的,而實際上她只是在不斷的尋找愛情。

人會在巨大的權利面前失去本性,所以英雄並不一定會是一個好的帝王,而帝王之術是不應用在朋友身上,真正的帝王沒有朋友。因陀羅是一個英雄,這是毋庸置疑額毫無疑問的,但是帝王之位卻並不適合這個馳騁於沙場的雷神,那個雷神只有在能夠守護已經是一座空城的首善之城的時候才能成為英雄。他的友誼是悲劇。一個真正的帝王一定要能夠容忍黑暗的一面,比如伯利。伯利是個好帝王,而烏沙納斯是個好謀士。伯利很蒼涼的說:

“因為我是一個阿修羅之王。”

    “居住在深海裏,看到自己頭頂上的空中天神

可以大搖大擺經過就不能容忍,非要掀起滔天巨浪

不可;居住在山嶺間,看到有人居住的峰巒比自己

更接近天空就無法容忍,非要攀上最高的峰頂

不可;居住在地底裏,看到人間能享受日月光輝就

不能容忍,非要將新月的光輝誘騙到地下不

可。我的祖先這樣,我的父輩這樣,我也是這樣。

我堅信自己是個努力履行正法

的人。可是,我也是有野心的啊。”

商吉婆尼是什麼?是化身為一朵花的一個咒語,一個死而復生的咒語。濕婆創造了這個咒語卻無法用這個咒語去復活他想要的東西。每個人都有不想失去的東西,所以當時去的時候都想挽回,這就是這條咒語的誘惑之所在。感情越深的人,陷得越深,然後為了得到咒語的手段就越殘酷,以至於忘記了初衷,很玄妙的輪回,很悲哀。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是身為宇宙主宰,卻不可哭泣,不可讓自己的眼淚落地;有言語就能成為真實的力量,卻卻不能開口;英雄找回了英雄氣概擺脫了碌碌無為拯救蒼生,卻不得不因此變成一個罪大惡極的人。這真可悲,但別無辦法。我們總有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無論是身居高位還是手握重拳。簡單的近乎殘酷的道理。

此書伏筆卻處處伏筆。說它沒有伏筆是因為他所有的懸念都是光明正大的留的,說它處處是伏筆是因為它在一件事情的進行中通過不同人的角度去闡述之前發生的那件事情的真相。所以在看到結尾之前,永遠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

天竺奇譚的構思極為巧妙,你所看到的你會相信那是真的,那是很快你會發現那都不是真的。跌宕起伏的讓人應接不暇。

天竺奇譚講的就是一朵花的故事。天下三界局勢的構成源於一滴水——甘露,天下秩序的形成源於一朵花——商吉婆尼。

如果你不了解印度神話,那麼看此文你會覺得——新奇;

如果你瞭解印度神話,那麼看此文你會覺得——震撼。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