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皆殤——評紫藤情(韓版花樣男子主厚、易秋、表草)BY沈默的愛

這是韓版流星花園的同人文,我個人覺得寫的比韓版流星花園的劇本好看。非常非常高質量的同人文,就是搞笑的時候絕對搞笑,而且是特有質量一點也不誇張不小白還有點冷笑話的那種,水到渠成;該虐的時候也絕對不含糊,就是那種就是不哭也讓你心肝跟著亂顫,情緒跟著沮喪的那種。而且都體現在情節上,不體現在描寫上。好在作者是苦中有甜,甜中有苦的穿插寫的,不然前面太甜,後面太虐我都擔心我自己會棄文。

故事是6年後和6年前交叉寫的,但是並不亂,因為作者一插就是好幾十章,作者即不引用詩詞歌賦古典名著,也沒有引吭高歌侃侃而談,更沒有大段大段的資料介紹,連原作中的情節基本就是一兩句話就帶過了,而且省略了很多。70w+的文章,那得多少故事啊除了龍套基本上每一個出場人物都有故事,特深沈,可以把此文看成是言情小說完全手冊。

雖然是韓版的,但是其實人物的性格特點還是很符合原版漫畫的。原版劇情只是本文的背景,文章交代不多,不過估計地球人都知道了。故事基本是按照劇情來的,基本都是官配,講的是劇情時間之內發生在劇情故事之外的事情,很有意思,交代了很多人物內心活動。不過這文真虐的,所有出場人物,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所有。

沒有熟知劇情的瑪麗蘇女主,沒有開了金手指的王八之氣。故事從一個傳說開始。沈紫藤名字的來歷。起始於6年後沈紫藤、秋佳乙與F4,金絲草的重逢。是一個故事的結束,也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這篇文是韓版花樣男子的同人文,風格很獨特,帶著淡淡哀傷的關於青春,關於成長,關於愛情,關於友情,關於親情,關於責任。疼,然後成長,然後會愛,然後苦盡甘來。時間磨不掉愛情,但是會磨去信心,沒有人會永遠站在原地,當一方向前走的時候,一方不動之後越來越遠。只有奮起直追,才會守得雲開見月明。

具俊表與金絲草

具俊表與金絲草是什麽關系,只要金絲草那富有殺傷力的目光一掃,天下第一的具大少就馬上變成了一人之下的具俊表。其實他們2的故事在本文還真的是綠葉,只是推動劇情作用,但是這對是是在太出名了,還是說說吧。

具俊表很孩子氣,很有正太氣場,雖然是花美男帥鍋一名,基本上做事了單細胞生物的稱號。天下第一的具俊表就是本文的第一大笑點,語出必驚人啊,獨自挑起了這個憂傷的愛情故事裏面搞笑的重任。

具俊表這會的反應到快,而且是心直口更快:“你小子,動作到挺快,本少爺我訂婚那麽多年都沒結果,你小子悶不吭聲的,原來早就開花結果……呀,沈紫藤,帶球跑也不帶你這樣的!”
“所以你們現在就坐等著那個小丫頭叫別人爸爸!”具俊表露出萬分鄙夷的神彩,“你們還是不是智厚的兄弟了,眼睜睜地看著她的女兒‘認妖當父’而‘坐看不理’?”

金絲草和具俊表的愛情或者說是道明寺與杉菜的愛情,估計已經家喻戶曉了。霸道男和堅韌女,這基本上已經成為目前為止的一個言情的套路之一了,只不過現在的堅韌女越發的像聖母和小白發展了。不過這部小說不是,道明寺還是那個道明寺,杉菜還是那個杉菜。只不過2個人更加可愛,更加搞笑。怨不得蘇易正和宋宇彬都對神話集團的未來擔心,整個2個天然呆。他們多人聚會的時候,基本上就變成了沈紫藤和尹智厚2FH調戲這2個天然呆。

金絲草為什麽認為具俊表是一只小狗,這個論題討論了很久啊。在這部小說裏的答案我個人覺得但就文章而言非常合乎邏輯,合理。沈紫藤引導的,哎!只能說,這是一對悲催的夫妻。

在這部小說裏,金絲草和具俊表可以說是最幸福的一對,因為作者寫的他們基本都很幸福溫馨,至於原版小說的那些情節作者基本都已背景給帶過了。所以這2個EQ很低的人在那3個FH和一個小白兔的面前,多多少少有點說風涼話的嫌疑。可見,愛情啊還是自己勇敢點好,什麽門庭觀念啊,巫婆丈母娘啊,第三者啊都是紙老虎. 

秋佳乙與蘇易正

秋佳乙是個單純而執拗的孩子,蘇易正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想明白單純而執拗究竟意味這什麽,知道她忽然有一天告訴她,她不在等了。

愛上蘇易正是秋佳乙一輩子最瘋狂的舉動,沒有之一,這種瘋狂耗盡所有依然一無所獲。秋佳乙以為蘇易正就是她在尋找的soulmate,然後用一種蘇易正從未見過的方式愛蘇易正,以至於一次次受傷卻義無反顧。在這一點上,她和沈紫藤很向,然而時間真的很可怕,就連執著如沈紫藤都有放棄的一天,何況秋佳乙那。

蘇易正叫秋佳乙村姑,當然這個稱號只能他叫,總是不遺余力的在言語上打擊秋佳乙。十足的別扭妖孽形象。開始時是不屑,後來是故意。

蘇易正與秋佳乙這2個人也是一對別扭孩子。如果說金絲草和具俊表是2個天然呆,根本不是愛情為何物而一種小動物的本能在談戀愛的話,蘇易正和秋佳乙就是太知道自己要什麽了以至於糾結在自己和對方相互糾纏卻依然迷茫世界了。

蘇易正勾了勾嘴角,璀璨的眸子一片閃亮,果然是秋佳乙會有的回答:“在聽到Purplevine說出《等待》背後並沒有動人的愛情故事之後,佳乙小姐還是相信嗎?所謂的SOULTMATE!”  
“當然,一定存在著的!就算一輩子都找不到,我也堅信不疑!”  
秋佳乙不帶任何猶豫地回答,那份堅定背後的悲壯,讓蘇易正在外人無法窺探的角落,感到不知所措。

“呵呵,雖然若冰是為了整我,不過有一句她說得很對,佳乙,你不適合我的‘一期一會’!”
“你以為我是那種只會被你外表迷惑而乖乖圍著你打轉的女生嗎?誰稀罕你的‘一期一會’!”我要的,是你的真情實意 。
誰都無法解釋,就連蘇易正自己也無法解釋,聽到秋佳乙這番怒火沖天的話之後,心中某個角落傳來安心的聲音究竟是為了什麽。

一個玩世不恭的逃,一個鍥而不舍的追。後來當2人都累了的時候就都不動了,結果發現距離依然存在。

蘇易正,我不會貪圖你的愛,可是,你能不能安靜地待在原地,乖乖的,讓我來愛你呢——秋佳乙.

秋佳乙是蘇易正的救贖。但是她還是離開了他。相對於尹智厚與沈紫藤之間復雜的摻雜著國仇家很,家族秘史的無奈的誤會與分離,秋佳乙與蘇易正的這個,說實話,實在是小言了一點,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讓秋佳乙成長,讓蘇易正明白了愛是平等包容自由和信任。可是這2個人什麽時候不小言。準的說,花樣男子中的哪個人不小言。

蘇易正的行為說明什麽,花花公子的背後一定會有一段辛酸的戀愛史,多情公子必是癡情種子啊。他和秋佳乙的交往過程,更像那種典型的黑白配,雖然蘇易正不夠黑,秋佳乙不夠白。

沈紫藤與尹智厚

尹智厚認識沈紫藤的時候,沈紫藤還是夏若冰,一個教會金絲草設計陷害F4以達到為自己報仇目的的狡猾的狡詐的個性的女生。當然認識不一定代表第一次見面。比如沈紫藤和尹智厚,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孽緣啊。這兩個人,一個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一個永遠進退得當,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不用人擔心的組合了!恐怕,是個很可怕的詞

沈紫藤作為原創女主,帶著很強烈的女主氣場。她從來不旁征博引,或者顯露什麽才華,當然繪畫不算,人家本來就是大家小姐藝術特長生,既然數學已經查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我們就要理解作為女主總要有拿的出手的東西,畢竟對藝術家在數學上的要求不會高不是。

她的做法很簡單,我做你們看著就可以了。話語不多,但是字字珠璣,我們可以將其稱之為“句號”或者“另起一行”。

沈紫藤最大的特點就是睚眥必報而且毒舌,聖母氣息全無,根本就不知道原諒2個子怎麽寫,無論對方是誰,就連F4都不能幸免,何況他人那。而且報復手段極為高桿,絕不親自動手,一向借刀殺人。看的時候我就想,如果男主是宋宇彬,那麽日心會同意黑道就指日可待了。但是盡管如此,沈紫藤卻是一個純凈的人,無論她經歷過一個多麽坎坷的過去,只是她把她多有的純真和美好都藏在了心裏,寄托在了Purplevine的畫上。天使與魔鬼。

沈紫藤到底是不是Purplevine,這很難說,是也不是。Purplevine是一個純潔完美的人,當然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經紀人的炒作,迷惑了諸如金絲草、秋佳乙或者宋宇彬他媽這種懷著少女之心的女生、女人。但是沈紫藤能畫出Purplevine那樣純潔的話,就說明無論她多麽的魔女,在心底還是留著天使的一面。可是生活永遠不會是一番風順的,否則人就永遠不會長大,所以最後Purplevine 終於還是失去了她的“神之右手”,夏若冰成為了沈紫藤。

既然把純真善良都留在了畫裏,那麽現實生活中也就沒有什麽課可顧及的了。沈紫藤做事非常幹凈利落,絕對不拖泥帶水,比如在具俊表和尹智厚的比賽中,去給金絲草送粥,還讓具俊表看到金絲草和尹智厚一起喝;比如在被人報復,在尹智厚被人下了藥(就是小言裏經常出現的那種)的時候,一個手刀給人打暈了;比如十分誠懇的告訴眾人關於Purplevine的故事的真相很大一部分都是炒作;比如十分幹脆利落的承認自己喜歡尹智厚。

你說的喜歡,是對朋友間的喜歡,是喜歡我喜歡絲草那樣的喜歡,對吧!——秋佳  
不!不是那種喜歡,是女生對男生的喜歡!是……呵呵,是具俊表對金絲草的喜歡一樣的喜歡!——夏若冰

這段簡直萌死我了。特有小女生那種初戀的感覺。

尹智厚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依然能夠感覺到當時猛烈跳動的心跳聲
夏若冰,你就像一個小精靈,就用了這麽一句話,毫不費力地敲開了我重重武裝的心門,讓我毫無反擊之力
多年以後的以後,金絲草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始終滿懷感恩之心
夏若冰,你就像一個鬥誌滿滿的天使,謝謝你解救了我想解救卻無能為力的尹智厚
多年以後的以後,具俊表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只是覺得,那一刻,是他這一生中唯一覺得夏若冰是個可愛女生的時刻
夏若冰,你絕對是個十足的魔女,不過,如果你能拯救尹智厚,我甘心和你這個魔女為伍
多年以後的以後,秋佳乙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還是忍不住發自內心的佩服
夏若冰,你就像一個英勇的戰士,謝謝你給了我在無法得到蘇易正的愛之後,依然存有等待soulmate 的勇氣
多年以後的以後,蘇易正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除了震撼還有感恩
夏若冰,你就像一個溫暖的小魔女,不僅溫暖了尹智厚幹枯的心,也同樣讓我有了不願意輕易放棄的東西
多年以後的以後,宋宇彬想起那一刻的夏若冰,無語加感嘆
夏若冰,你就像一個橫沖直撞沖進我們生活的命中定數,你和尹智厚,和我們之間的緣分,都是天註定的。

沈紫藤就是一個FH,一個氣的具俊表3魂出竅,7魄升天偏偏還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人,因為她一般情況下都是在潛意識裏影響金絲草,然後讓金絲草去攻擊的人。尹智厚也是一個FH,一個平時不說話,對待敵人如寒風辦刺骨,主要用來給F4尤其是具俊表善後,後來用來對付沈紫藤的男生。

        “我可以用我的雙手做擔保,這個‘紀念品’絕對不是我流傳出去的!”
  “呀西!我們要你那雙手做什麽!”
  “那這樣說吧,如果是我要做,會做得這麽低級這麽庸俗這麽沒水準?”
  一句話,已經發飆的具俊表偃旗息鼓

沈紫藤不是一開始就喜歡上尹智厚的,或者開始說她一開始並不喜歡尹智厚。對於那種搶了朋友女朋友的人,她是挺不待見的。但是,但是是一個美妙的詞啊,世界是運動的,事情是在不斷發生的,包括改觀。

沈紫藤承認,事情剛發生時,她對尹智厚是很不待見,甚至有點鄙視,借蘇易正那句話,動朋友女朋友的人,絕對不能寬恕,更何況尹智厚只是為了逃避自己的感情才對金絲草下手,在沈紫藤的世界裏,一旦被她認定了是朋友,除了她自己,沒人可以欺負他們。尹智厚把金絲草送到具俊表身邊,不是責任和愧疚,而是一種割舍,一種恐怕在連他自己都無法搞清楚之前就為了朋友而義無反顧的割舍。沈紫藤會愛上尹智厚是一場必然。他能夠一次次看穿她那些無傷大雅的小把戲;能夠在被綁架的時候給自己安心溫暖的感覺;能夠悄無聲息的為她著想提供保護。

沈紫藤是多麽讓人心疼的女孩子啊,她喜歡尹智厚,她努力爭取但絕不死纏爛打。她告訴尹智厚“我決定的事,無論值不值得,我都會繼續往下走,所以前輩,你不用再花心思把我趕走!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直到你喜歡上我的那一天,在此之前,你不用感到有任何負擔,因為那都是我的決定,和前輩無關!”,但是同樣的,他還說“我給前輩三次機會,如果前輩第三次趕我走……

尹智厚愛上沈紫藤,愛的很慢。畢竟在感情經歷上,尹智厚可謂千瘡百孔,先是親情,再是愛情。尹智厚想要溫暖,一直在尋找那個能讓他心動的理由,曾經閔瑞賢給了他,但是她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走了;金絲草也隔了他,但是從金絲草出現在F4的生活中的那一刻開始,這2個人的關系就是一根枕木連著的2根鐵軌,分不開卻永遠不會交匯。至於沈紫藤,他從來就沒有想到過這個比他體溫還低的女孩子會有溫暖的感覺,因為那種溫暖就是那樣的漫不經心。比如溫水煮青蛙。

尹智厚是一個生活在四次元的人,所以只有同樣生活在四次元的沈紫藤可以和他和的來,和他進行雞同鴨講的對話。也許閔瑞賢金絲草之所以不是良配的原因就在於此。沈紫藤闖入尹智厚的生活原本就是一場強買強賣的生意,基本上就是在威逼利誘先禮後兵之後被迫接納的,看著天兵管家和魔女沈紫藤,尹智厚的生活就是很混亂但是很溫暖。女追男就是不容易啊。

尹智厚或者說除了具俊表之外的F3都無法理解,一個背景及其復雜,時刻面臨綁架,父母不疼的女孩是如何畫出不食人間煙火的畫作,沈紫藤告訴尹智厚“有一個人跟我說過,不要輕易皺眉,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那樣一個人,愛著你的微笑,雖然他自己做不到了,但是希望我能夠做到!”曾經有一個人告訴尹智厚,小冰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個孩子,如果她做了什麽讓你不舒服的事,我替她向你道歉!但是,果你無法喜歡上她,那就請你遠離她!他聽了,但是終究沒有做到。

尹智厚喜歡沈紫藤,這是肯定的,但是喜歡不是愛。盡管如此他還是要留下這屬於他的唯一的溫暖。她是他的罌粟,明知有毒,明知不能愛,卻戒也戒不掉。所以他索性就不在逃避了,他也確實爭取了,明明那不是愛,他這麽告訴自己。鴕鳥行為是很愛情中的最大對頭,超過第三者。他和沈紫藤的交往根本就是小情侶的戀愛了,會吃醋,會別扭,會約會,有小甜蜜,具俊表和金絲草絕對沒有她們2典型。喜歡和愛只有一步之遙,什麽時候過去了,誰都不知道。

沈紫藤和尹智厚的分離很無奈,很復雜。甚至都說不上誰對誰錯,只能說沈紫藤傷的更重,畢竟那麽義無反顧過。很多破鏡重圓的故事看過之後我們多多少少都會偏向某一方,比如男主不夠坦蕩,女主不夠圓滑之類的。誤會是劇情沖突的一大亮點,雖然誤會的情況多種多樣。可是此文真的很特別,至少在米蟲看來,誰都不能為事件負全責,誰也不能逃脫關系。

愛情是怎樣開始的這很重要,發現自己追求一生的愛情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陰謀,無論是誰都會開始懷疑本身。所以尹智厚的反應很正常,如果是錯,那就是錯在適應的時間太長了。然而,當別人全盤否定自己的愛時,無論原因是什麽,女孩子都會受傷,尤其一個身世復雜而且有著藝術家情節的女孩子。所以沈紫藤的反應也很正常,如果是錯,那就是錯在一開始就沒有把事情解釋清楚,而是弄個什麽約定。

愛情是一場信任的遊戲,無數小說都印證了問題總是出在信任上,此文也不例外。可是,愛情終究不是生活的全部,一個真正優秀的人有責任心的人是永遠不會只為愛情而活的,單細胞如具俊表不還是義無反顧的但起了幾十萬員工的生計嗎,所以尹智厚和沈紫藤都不能例外。

但是還是那句話,在對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聲嘆息; 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場心傷; 在錯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世荒唐;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生幸福。愛情是需要時間的。

很多年以前沈紫藤被尹智厚身上那股隨身相伴濃不可化的哀傷和寂寞吸引,望著他苦苦守候金絲草的背影,本以為只是一時好奇,不曾想,這一望,就是一生的滄桑。那個時候後的沈紫藤愛尹智厚,很愛很愛,哪怕尹智厚開始不愛她,後來意識不到愛她。然而6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現在的沈紫藤已經沒有當初的夏若冰不顧一切的勇氣,現在的沈紫藤只想好好的和女兒一起開開心心平平靜靜地生活下去!夏若冰已經為了那個她深愛著卻永遠不愛她的尹智厚而死了!

當尹智厚意識到自己完全愛上沈紫藤無論是夏若冰的沈紫藤還是不是夏若冰的沈紫藤的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有個6歲的女兒,而且孩兒她媽並不想和他在有任何牽掛。但是尹智厚是誰啊,一個披著王子外衣的任性的腹黑的王子,就算沈紫藤說沈紫藤已經不再了,帶著那永遠失去了的神之右手,就算孩兒她媽說他不是孩兒他爸有什麽關系,愛情這個東西,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秦戀告訴尹智厚現在的你不想放開若冰,是因為已經習慣了這種獲得,習慣了這種不用付出的獲得!你從沒想過若冰的付出總有一天會枯竭,到了那一天,你只是失去了一種習慣,暫時不適應,但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復原……你有沒有想過若冰,她會怎麽樣?他很震撼,但是太遲了。有些事不是想放開就能放開,不是不想發生就不會發生。秦戀猜對了開始,猜對了結局,就是猜錯了過程。

然而,進門的一剎那,看到目光渙散像被全世界遺棄般悄然無聲、毫無生氣的尹智厚的那一剎那,剛才還堅定的心,開始動搖  
那股哀傷,金絲草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見過,那是被閔瑞賢放棄後的尹智厚的哀傷,卻又好像不是,因為那時候的尹智厚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哀傷,那股哀傷讓她心疼,卻奇跡般地能夠激發她守護他的欲望,然而現在的尹智厚……   不知道為什麽,金絲草有種想要落淚的沖動,不是因為尹智厚本身,而是,悲哀地發現,感染著現在的他的哀傷,似乎連她,都失去了一切而變得萬籟具灰  
金絲草終於明白,或許,這樣的拉鋸戰,會讓尹智厚和沈紫藤兩敗俱傷,但如果沒有了這樣的拉鋸戰,那尹智厚的整個人生,將連這點痛苦的意識,都會失去  
這麽多年來,尹智厚雖然更加安靜,更加不茍言笑,對世事更加淡漠,但總歸還不到讓他們這些人感到不安的程度,那是因為他心中還有一個支撐他的希望¬——沈紫藤

尹智厚和沈紫藤真的很像,一樣復雜而隱秘的家庭關系,一樣痛苦卻無可奈何的初戀,一樣在走出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之後又陷入另一段近乎絕望的愛情。故事不同,結果卻驚人的相似。

相同的背景,相似的經歷,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樂觀開朗心態,正好可以輕易走進尹智厚那從來被外界定義為古怪的磁場中,再加上夏若冰的狡詐和出了名的臉皮厚……一旦被她纏上,尹智厚應該不那麽容易脫身好吧,說點動聽的,夏若冰就像漫天飛雪的世界中的一縷陽光,一股春風,可以濕潤尹智厚冰天雪地到幹涸的心。

親情、友情、愛情與其他

朋友是什麽?朋友就是你去殺人放火,我來提刀澆油。我已經忘記了最早是在哪裏聽到的這句話了,但是第一次從我嘴裏說出來就是很多年以前第一看臺灣版的流星花園的時候,看到F4之後,我對我死黨的說的。所以,在做好了頭頂天雷的思想準備後,我看了陪你去看流星雨(大概是這個名字吧),看了第一集累的我外焦裏嫩,立刻馬上就換臺了,在我媽我爸還沒看之前。
我始終認為,在所有少女漫畫裏,流星花園是最勵誌的,因為不看愛情,F4的友誼就是我們對於友誼最最真摯的渴望。父母不能陪你一輩子,你要自己走你的後半生;愛人不能陪你走一輩子,因為你的前半生她沒有參與(青梅竹馬除外)。只有朋友,從小到大的朋友,他們陪你走過一輩子。我們可能不一定會希望有個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但一定希望有一個一起上房揭瓦的發小。

蘇易正和尹智厚不愧是兄弟,都犯一樣的錯誤。女人追他們的時候不懂的珍惜,或是形式做破或是感情所迫,反正就是當一只很甜蜜很甜蜜的鴕鳥,然後女人走的時候才後悔莫及。然後費盡心,吃盡苦頭的去追回來,而且手段十分相似,乃言情經典的強勢作風是也。堪稱難兄難弟的最佳典範。

卡西恩是一個讓人心疼的人,他的一生都是為了沈紫藤而活。他的愛博大而包容,是頂天立地的山,是寬廣無垠的海。與到沈紫藤是他一生的幸也是一生的不幸。從他進入夏家開始,他就是為了沈紫藤而活的。沈紫藤愛的,他就替他爭取;沈紫藤不愛的,他就替她鏟除。可是卡西恩的生命中不僅只有一個沈紫藤,還有秦戀。這又是一個極為復雜的故事了,秦家的女人,都不是一般人,禍害了卡西恩,禍害了宋宇彬。不是劇情人物,就不說了。

對我而言,只要會害若冰的,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上,都不能輕易出現疏漏,希望你不要介意!——卡西恩

上官揚是一個優秀的冰山臉音樂家,他和沈紫藤的過去我只能用夢幻來形容。一個小提琴家,一個畫家;一個冰山臉,一個魔女相;一個家世普通,一個腰纏萬貫。而且,關鍵是2個人還都是初戀,還被棒打鴛鴦,夢不夢幻。是個女的面對這種情況都不能不心曠神怡啊,上官揚愛沈紫藤,那是一份深到讓人無法承受的愛,只是過早的雕零。

車恩在和閔瑞賢,對於蘇易正和尹智厚來說,是在那個特殊的時期擺脫家庭傷痛的繩索,產生感情再正常不過。不過我個人認為車恩在比閔瑞賢處理的好,我爭取了,雖然錯過,但不悔,而且錯過就是錯過,絕不回頭。反觀閔瑞賢,尹智厚的愛情悲劇基本上就是她造成的,如果沒有沈紫藤,尹智厚可能會孤獨終老。

如果想看霸道男,此文有;
如果想看花心男,此文有;
如果想看腹黑男,此文有;
如果想看人妖男,此文有;
至於都是誰,請自行理解。
如果想看灰姑娘,此文有;
如果想看魔障女,此文有;
如果想看溫柔女,此文有;
如果想看執著女,此文有;
至於都是誰,請自行揣度。
如果想看帶球跑;此文有;
如果想看多角戀,此文有;
如果想看鬧冤家,此文有;
如果想看狗血劇,此文有;
至於關於誰,請自行猜測。

喜歡看這文,
喜歡看具俊表偶爾小宇宙爆發的一語中的;
喜歡看這文,
喜歡看沈紫藤瘋狂但有原則的執著;
喜歡看這文,
喜歡看尹智厚那悲傷的無語倫比的自白;
喜歡看著文,
喜歡看宋宇彬遊刃有余的各種無奈;
喜歡看這文,
喜歡看蘇易正吐槽秋佳乙的小小甜蜜;
喜歡看這文,
喜歡盡管天雷狗血虐心之後還是有完滿的大團圓結局。

步步皆殤步步亂,
心字成缺負朱顏。
月年久度難斷念,
浮雲退散金烏現。

「文案」

“我喜歡智厚前輩!”
當那個笑容燦爛的女孩當著眾人的面勇敢大膽地表白時,尹智厚只是覺得錯愕,當然並非反感,只是沒有那種屬於被表白的人應該有的欣喜甜蜜的感覺。
在尹智厚看來,那個女孩只是對自己感到好奇,並非喜歡,或者說,那句表白最正確的表達方式應該為——“我對智厚前輩很感興趣!”
尹智厚很清楚,那個女孩,雖然被具俊表稱之為魔女,讓蘇易正和宋宇彬倍感頭痛,可是他並不排斥夏若冰陪伴在身邊的感覺,但僅僅是不排斥,在他心中,夏若冰是無法和金絲草相提並論的
那麽究竟從什麽開始,開始介意起夏若冰對自己究竟是興趣多一點還是喜歡多一點呢?
可是那時的尹智厚還是漫不經心的,因為總認為夏若冰不可能會離開,所以總是若即若離。
直到多年後,已經是沈紫藤的她還是那樣甜甜的笑著說出那些話時,尹智厚絕望地發現,此生,他早已沈迷於紫藤纏綿的愛中,無法自拔。
“我一直舉著手等待前輩來拉,可是前輩一直視而不見,等到現在我再也舉不起來,行將放下時,前輩的手剛好到達我方才的位置,我們,總是錯過呢!”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