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變質的青春——評你好,舊時光(瑪麗蘇病例報告)BY八月長安

這是一本是值得很多社會學家研究,同時也是值得很多家長看的小說,不是因為它的文學性有多高,只是因為它用一種極其隱晦的方法表現出了不健康的上一代的恩怨以及婚姻狀況對於孩子的影響是多麽的深刻。看過此文,才知道,什麽是成長,什麽是青春。

文章很真實,真實到這就是我們每個人身邊都會發生的事的集錦,還是最大眾的那種。比如各種角色扮演類的遊戲,比如大人們對於孩子們自以為是的表演所表現出來的虛偽,在比如很看成嶺側成峰的隊伍和並不按個頭排的座位。

關於余周周

余周周是個什麽樣的人,準確的說是余周周是一個什麽樣的孩子?文中的余周周敏感卻不纖細,有著同年齡小朋友所具備的幾乎所有的天真爛漫的幻想,以及她們所不具備的敏銳以及自嘲。周周是個私生女,不管她是什麽時候意識到這個問題或者說正視這個問題,由於這個問題所帶來的母親、外婆家的人、朋友以及朋友家人對她的種種態度,周周選擇用自己方式予以理解、容忍、孤立以及無視。

周周很聰明,也很固執。比如他可以用一些無傷大雅的小謊言小手段給自己弄一個好人緣,卻也可以做到5年不理林揚,甚至因為林揚的緣故在自己身邊豎起了一道無形的墻,把所有人都隔離開了。人們認為周周是在人群裏的,是在他們中間的,其實在周周的世界裏一直都只有她自己。
周周說:月野兔又笨又懶,可是夜禮服假面喜歡她的善良。別人都是俗人。其實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單潔潔,“愛情”是自己的,嘴巴是別人。當林揚對周周說“周周我們回家的吧”的時候,周周最後很冷靜告訴他“不,林楊,我們不一樣。”

周周的想法是怪異的,如果說早先是因為有著所有孩子所有的童真而使自己沈浸在一個我是瑪麗蘇的世界裏的話,那麽當他隔離林揚4年之後,重新搭理他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就是讓人啼笑皆非的。她拿著一個衛生巾對林揚說:給你,據說這個是大流量的。這件事的後果就是林揚自己把自己給隔離了。

周周也許很缺乏安全感。她一直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裏,用自己的幻想來填滿自己的內心,哪怕這種幻想要隨時隨著現實而發生偏移。在美少女戰士中,周周喜歡黑暗四天王裏面的涅夫萊特而不是萬人迷夜禮服假面那個拽到天上的男人,甚至把自己的“初吻”都給了涅夫萊特,周周覺得那就是愛吧,雖然從來沒說過,雖然在同夥背叛他,抓走了娜路要挾他的時候,他也只是別扭地說一句“那個女人是死是活跟我有什麽關系”——可是,他還是去救她了,還失去了生命。周周自己都覺得他需要一個可以用生命來守護他的人,因為除了媽媽和外婆實在沒有什麽人能夠保護她了。

周周是一個會向現實妥協的孩子,或者說成熟的不像個孩子。第一次與林揚失約是無奈,那不是她可以控制的,第二次卻是故意,但是她的的確確的斷了林揚的念想,留下了萬事勝意以及那個在雨中拿著被秋老虎烤化了的法國巧克力的林揚。周周早早的就替自己選擇了自己要走的路,為了很多人也為了自己。
周周長大了,所以她的妥協越來越多,不僅僅只是包裹住她的家事,甚至連自己的欲望和野心也被包裝的讓人不易察覺,她越發的不喜形於色了,而此時也再也沒有一個林揚來告訴她這樣不好;而當她窺視到辛美香的小秘密的時候,她告訴自己我們總是從別人的傷痛中學會幸福。

周周是一個在歲月中不斷成長的女孩,不需要太多磕磕碰碰就能看穿這個世界。於是伴隨著年齡的增長,余周周懂得了世界上最讓人難過的不是高低之分,而是欺騙;懂得了永遠不離開你,這是多麽美好而憂傷的謊言;懂得了她扮演的不是公主,是命運;懂得了這個世界,喜歡幸災樂禍,這個世界,大魚吃小魚,這個世界,非常非常,不善良;懂得了現實的確比動畫片殘酷精彩得多。或者說,未必精彩,但一定更殘酷;懂得了喜怒形於色和拒不改變從不妥協,這都是需要資本的啊;懂得了我憐惜你,於是我愛上你。而我更憐惜我自己,於是我離開你,懂得了時間是最公平的魔法師,從不為任何人停留;懂得了很少有人真的喜歡開到荼靡,卻連個果子都留不下——雖然我們可以安慰自己,過程才最重要;懂得了仇恨給人力量,仇恨讓人想要活下去;懂得了愛讓人變得出色,恨讓人走到頂峰;懂得了我的生命很精彩

關於男孩子們

林揚和周周相遇的時候,帶著強大的男主氣場。他和一幫上幼兒園的夥伴完皇帝妃子與大臣的遊戲,他叫忽然闖入的周周“四皇妃”,於“叛亂”中被周周救走。後來周周失約,周周受傷,林揚在這個總是讓她琢磨不透的小丫頭身上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意味。以至於小小年紀就去求他媽媽幫她討好女孩子,而且對方還不知道。
當林揚把那個紅色的氣球交給周周的時候,我想年幼如他也已經體會到了周周的悲傷,甚至是那個他根本都不知道的奔奔的悲傷。林揚的氣球還是安撫了周周的心,至少她對於那個故事感到的是“酸甜”。當林揚小心翼翼的借用老中醫之口告訴周周”喜怒形於色是對身體有好處的”的時候,林揚終於開始長大了,他開始了解周周了。當林揚幫周周打周沈然的時候,他終於知道自己可以為周周做什麽了。
在振華,林揚和周周又理所當然的相遇,這沒有任何懸念。而此時,2個人都長大了,周周不在那麽自我,而林揚也不在那麽尖銳,在周周面前,林揚顯得手足無措,關心則亂吧。

林揚喜歡余周周,這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的事情,而他自己甚至於唯恐知道的人太少,或者患得患失,或者沾沾自喜,林揚的確表現出了一個陷入初戀的小男生所能表現一切可以表現的癥狀。不得不說,林揚終於長大了,也許還不夠強大,但是周周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尋求安全感的人了。每個人都會長大,然後再成長的過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那個人成為適合別人的那個人。

奔奔和周周相遇的時候,奔奔沒有媽媽,周周沒有爸爸,他們兩個人相濡以沫,周周說那是愛情,其實在那個連初戀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年紀,那只是本能,是2個寒冷的孩子相互取暖的最為本能的表現,奔奔告訴余周周:時間的流逝並不僅僅靠日歷臺歷掛歷來計算。看過全文之後,想起余周周講那個叫做奔奔的小老鼠的故事的時候,我想哭,我想這真的是一個讓人想哭的童話。

奔奔和周周在分別後又相遇了,不僅如此,還演了一場頗為狗血的偽英雄救美的的故事。那時周周已經認不出奔奔了,而奔奔也有了一個極為文藝的名字慕容沈樟。上了初中之後的奔奔似乎成了最適合周周的人,也許他不能代替陳案,但他做的絕對比林揚好,其實當周周終於不在給陳案寫信而是開始記記日記的時候,奔奔開始走進了。他陪著周周跑步,卻笑著說是為了替她收屍;在周周被文藝混混徐自強當杉菜的時候帶著花澤類的氣場再次英雄救美,然後告訴周周應該的;慕容沈樟耍帥的招數層出不窮,而奔奔從不在周周面前耍帥。

奔奔,和周周一樣,他比陳案更像周周。然而,就連奔奔自己都知道,哪怕他也靠著他爸爸上了振華,他和周周終究還是會越走越遠。他從6歲就知道,周周是一個美好的女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生,所以周周不是自己的,也不能是自己的。
其實奔奔在離開那片動遷的大院的時候就已經不再是奔奔了,他或許是慕容沈樟,或許是冀希傑,只是再也回不到周周心目中印象裏寄希於的那個奔奔。

陳案和周周相遇的時候,陳案比周周大了一半,那是的陳案對於周周來說是憧憬。陳案一直不真實,直到故事大賽的時候,陳案抱著周周轉圈,那時的陳案,有了些人味兒。可是陳案終究是一個仰望的人,甚至林揚,都對其產生了莫名的敵意。
周周對陳案的感覺很奇怪,其實是因為他們真的很像。陳案可以算是周周的港灣,永遠出現在周周最迷茫的時候,周周在他的身上努力地尋找自己那少的可憐的安全感。在余周周心目中,陳案是神仙,太過飄渺。當陳案終於走下神壇的時候,周周長大了。

關於氣球

在故事大賽上,周周講了一個故事,一個關於老鼠,貓,黃汽球,大明星的故事。

周周這樣講的:

“從前有一只叫做……奔奔的鄉下小老鼠,他一直都覺得自己天生就應該是一個大明星,能在舞臺上唱最好聽的歌,讓所有人都跟著他唱,他會是最了不起的人……呃,老鼠。”
“可是奔奔的家裏人一直不相信他,只有他最好的朋友一直鼓勵著他,他的朋友說,只有進城才有可能實現夢想。”
“於是奔奔就離家遠走,但是他在尾巴上系上了一只黃色的大氣球,他告訴他的朋友,等到有一天,它能夠站到最高的舞臺上唱歌的時候,就會把這只大氣球放到空中去,無論多遠,他的朋友都一定能看得見這只黃色的氣球。”
“奔奔進到城裏,跑到劇場,劇團的老板問奔奔會唱什麽,奔奔站得直直的,認真地唱,啊!老鼠!……”
“老板說,沒有人喜歡老鼠,你應該唱,啊!貓!……”
“奔奔說,不,我永遠都不會唱貓的,我最討厭的就是貓。”
“老板說,啊,貓!”
“奔奔說,啊,老鼠!”
“他們吵起來,老板一腳就把奔奔踢出了劇場。它翻滾了好久,最後撞到墻上,尾巴上的氣球‘啪’地就碎掉了。”
“奔奔哭了很久,它不是因為老板不喜歡他的歌而難過,他是覺得,也許好朋友再也看不到那只氣球了。”
余周周講到這裏,聲音黯然,觀眾席上安靜得仿佛一根針落地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小朋友,時間到了。”主持人輕聲提醒。
“可是我還沒有講完。”余周周平靜地看著主持人,對著麥克風說。
臺下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然後是熱情的掌聲。
余周周帶著倔強的神情,看也不看觀眾席,只盯著劇場最遙遠的後門一點,認真地繼續著她的故事,講著那只叫奔奔的小老鼠四處碰壁之後終於被賞識的故事。
“上臺演出的那天,老板問奔奔準備好了沒有,奔奔說,我還有一個請求。”
“老板說,什麽請求?”
“奔奔說,請幫我買一只黃色的氣球,然後在我唱歌的時候,把它放出去,我的朋友會看得見,他會知道,我已經實現了我的夢想。”

當我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覺得很心酸,甚至想哭。如果我小的時候聽到這樣一個故事,那麽我一定會對友情與理想有著深深的憧憬,其實在孩子看來這是一個很積極向上的童話。可是我看到的時候,我已經長大了,和在下面聽故事的那些家長一樣長大了,每一個長大的人聽到這樣的故事所感到的都絕對不是樂觀向上。

文章寫到這裏,似乎已經能夠感覺到周周那連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的蒼老的內心,盡管她才7歲。

關於永遠不分開

永遠不分開對於周周來說是個魔咒,是一個美好而憂傷的謊言。她和奔奔許下過,也和林揚許下過,但是都沒有實現。

後來周周明白了:

“永遠”就像一個咒語,“永遠在一起”“永遠愛你”“永遠是好朋友”“永遠相信你”……
這樣的咒語,專門用來召喚“分離”“變心”“背叛”“懷疑”。
所以,永遠不要說永遠。

當大人之間的恩恩怨怨終於無可避免的延伸到了孩子們身上,當周周給林揚64合一的卡帶,然後說“林楊,我再也不想跟你玩了。”的時候,傷害就已經在這些不到10歲的孩子身上留下了,對此,周周隱隱約約的明白,而林揚可能還不明白。這就是一個愛幻想的獨立的寄人籬下的孩子與一個被保護的很好的孩子之間的最大區別——敏感。

在經歷了奔奔與林揚的永遠之後,在與詹燕飛分別的時候,周周慶幸與她們誰都沒有說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她似乎可以預見到如果那樣說了,那就是一部徹頭徹尾的悲劇。

然而到了最後,其實魔咒已經解開了,林揚長大了,知道自己怎麽做了,余周周也長大了,在那個淩翔茜出走的下午,在那個米喬入院的下午,他們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很長,可是會很幸福。

關於變質的青春

當辛美香或者說辛銳出現的時候,其實周周的或者說作者要寫的青春就已經開始變質了。不再是周周和奔奔、林揚那種單純的清澈見底的青春了。
周周知道了辛美香明面上的秘密,然而卻忽略了她心底的秘密。辛美香、沈屾、淩翔茜、溫渺她們在用一種成人的方式來詮釋自己的青春,辛美香的嫉妒,沈屾的隱忍,淩翔茜的無奈,溫渺的圓滑。在這場漫長的不斷更換主角與配角的大戲裏,周周更像一名看客,盡管她也或多或少的參與了,但它畢竟不是主角。

其實周周,林揚甚至奔奔都是變質了的,只是他們將它說成是成長。從頭到尾沒有變的只有一個人:米喬,那個生命永遠停留在變質之前的女孩。

這是一部寫給已經長大了的人看的童話。用以緬懷一去不復返的舊時光。

這文會讓人懷念童年,懷念那個整天盼著小宇宙爆發保護雅典娜的童年;懷念那個對書本的最初認識來自於《安徒生全集》《格林童話》《伊索寓言》的童年;懷念那個每天盼著看電視劇卻總是害怕看到大結局的童年;懷念那個披著“綾羅綢緞”演繹江湖的童年;懷念那個每天掐著時間往家趕看美少女戰士與灌籃高手的童年;懷念那個被學校教委抓壯丁充當人肉背景的童年;懷念那個神秘兮兮的交流各種關於“緋聞”的小道消息的童年;懷念那個上課偷看用作業本或假書皮偽裝者的言情小說武俠小說的童年;懷念那個懵懂於《花季雨季》與《十七歲不哭》的童年;懷念那個疲憊的奔走於各個補習班課後班才藝班或者其他什麽班的童年;懷念那個用李雷和韓梅梅的口吻說著蹩腳的英語的童年;懷念那個考完試就瘋狂對題然後手足無措的童年;懷念那個執著於名詞並以此來撫平很多現在看來並不是問題的問題的童年……

仔細回憶才發現,所謂成長,就是失去在不經意間慢慢變質的青春。

「文案」

瑪麗蘇或許是一種病
我們都是患者
輕度不影響正常生活
重度則有可能名揚九州——呃,比如芙蓉姐姐
感染無須驚慌,它只宣告成長的開始
可怕的是痊愈
它說明,您的少女心,已經熟了
衰老將至,節哀順變
僅以此文
獻給21年來在我的腦內小劇場中
翩然而過的……帥哥們
不要迷戀姐,姐只是個傳說。
這是一個喜歡角色扮演的彪悍又溫柔的小女孩的故事
她是女俠、總舵主、雅典娜、月野兔、西米克、希瑞、白娘子……
她以為所有人都愛她,世界等著她拯救
卻沒想到,這世界無人可以拯救,她所能做的,只是長大。
然後沒入無藥可救的成人海洋。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