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重生手記——讓我們談談三觀問題(转)

看文看得咬牙切齒幾乎要撕書摔手機是種什麽體驗?
喏,就是我看這篇文的體驗。
首先我承認這篇評是我帶著濃厚的個人主觀色彩和激憤之下的產物。特別主觀,特別受個人偏好影響——可是主觀也是真心呀,說來我還真不信看了這篇文,沒有和我一樣感受的人。
其次我承認這篇文我沒看完,大概看了三分之一的樣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也覺得沒必要往下看了。也就是大概看了1.4個M的樣子。要說具體情節嘛,就到女主角和男主角攤牌,終於決定不指著國公的位置,倆人算有了可以共謀的大道了。


平心而論,這篇文的情節文筆都相當不錯,遠高於平均水平,是值得推薦的類型。可是我既然看得咬牙切齒,就總想說說自己這咬牙啟齒的來由。

書名:書名:豪門重生手記
作者:禦井烹香
【文案】
人不死一次,很難知道自己賤在哪
豪門中的豪門,貴女中的貴女,焦清蕙這一輩子沒嘗過第二的滋味,到死她都是第一
不過,人都死了,第一又有什麽用?這輩子她也就輸這一次,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麽死的
既然不想死,那就得好好活,活得好。許多事從前不計較,算她犯賤,再來一次,這些事,就和從前不一樣
內容標簽: 宮廷侯爵 天之驕子
搜索關鍵字:主角:焦清蕙(蕙娘) ┃ 配角:權仲白,焦勛,焦令文 ┃ 其它:重生
首發鏈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650336
其他閱讀地址:點這裡

大半夜不睡在敲字;跑上好久沒發帖子的論壇發帖;死撐活撐沒看完這篇文,終歸都是因為四個字——膈應壞了。

——看了這文我算明白,看文也要看作者的三觀,看三觀不合的作者的文,真能比看三觀不合的主角配角在蹦跶還要噎得慌。

讓我們談談女主

這篇文如果歸結起來,也無非是一個古代貴女前世沒得善終重生大發雌威的故事,可怎麽能這麽叫人難受呢?
還是全靠作者安排的一對兒好男主女主啊!

女主是三朝首輔老相爺家僅有的幾個孫輩之一,從小當做招婿繼承家業的守竈女教養,潑天富貴裏養出一身通天本事。男主是國公府備受期待的二公子,來往宮廷豪門行走自如誰也不敢得罪的華佗再世,脾氣和才氣一樣大,皇帝的面子也敢下。除了這古代高幹文裏男主角最拿的出手的身份竟然不是國公公子而是個神醫之外,似乎也看不出什麽不對是不是?

一般的這種古言宅鬥宮鬥朝堂鬥的文裏,擺開車馬曬的就是一對兒強男強女,最討厭的主角類型,無非就是作者寫岔了筆,把聰明變成了自做聰明。按說這樣的文裏,人物只要夠聰明,再怎樣也討厭不到哪兒去,心狠手辣一點、冷淡高傲一點,大家也都很是包容。甚至對我這種比較極端、就喜歡聰明人的讀者來說,就算是女主男主的敵手、一心給主人公使絆子的角色,如果真的夠聰明,也不會覺得討厭——反而更覺得這提升了文章的質量,畢竟欺負豬一樣的對手也顯不出主角的厲害,越是打眼都是人尖子,文章才能越好看不是?

所以,女主男主都很有腦子,卻能弄得如此不討喜——據我觀察了一下作者有話和壇子裏的評論,還是至少被一部分人公認的不討喜,這也算是一種作者的特殊才能了?

先說女主吧。我之所以不喜歡女主,原因很簡單:這個人性情反復。隨作者一支筆,軟也是她,硬也是她。而更讓人討厭的是:她軟既軟不到頭,硬卻也硬不到底

如果要寫她是比男子還要強過十分的當家大姑娘,就別讓她動不動紅了眼圈動不動對著相公軟語小意,別讓他一攤牌就每每把她逼得張口結舌。固然,強悍的當家娘子在丈夫面前也可以溫柔,但那至少得是真情吧,可別忘了這位姑娘和他相公不是一條心啊,相互打嘴仗你來我往就罷了,還要相互算計著未料男主什麽時候就翻臉了呢。再固然,姑娘把這撒嬌拿喬小意溫存當做一種武器使也是有的,可這武器她又用不完全,她這兒再怎麽溫柔,在男主心裏她也還是個寶石一樣冷硬的人啊。

可若要寫她一到丈夫面前就真成了個小姑娘了,那也行啊。女主是一邊一跟男主頂上就心亂如麻,一邊還要硬跟他對著來,結果在男主心裏是落不到好,可要說真的占便宜也沒占到哪兒去。女主人是聰明的,對上別的人,手段都使出花兒來,妹妹在她手裏真是任敲打任搓扁揉圓,一家子公公婆婆見著她的手腕都恨不得她是自家孫子,唯獨對上男主,這一副硬頂又頂不過,軟著來又軟不到人家心坎裏的窩囊勁兒啊,真是煩透了。

讓我們談談男主

可是女主角的惹人煩,畢竟是比較尋常的,別的小說裏也不是沒有這種跟人家軟也軟不下去硬也硬不起來不尷不尬的角色。可男主的不討喜就真是不走尋常路,見過不討喜的男主,還沒見過不討喜得這麽與眾不同的。
——這男主的為人作派可真是清奇啊!這三觀也可謂是奇絕啊!

男主特立獨行,見過。可這不管在什麽人面前什麽話說出來都絲毫不看場合,更管他會不會給女主難做的做派,除了一般裝瘋賣傻要自保的,我還真沒見過。可這位爺聰明著哪。

男主不想襲爵,見過。可是周圍環境如此分明,女主也把話說的不能再明白了,這是你一退人家就進,人家一進你連命都剩不下的局面,一個腦子清楚性格極硬和父母都見天沖著來的男人,真正是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不僅自己懶得理這些烏煙瘴氣,女主動手,他還更不高興,覺得我們果然不是一路人。不主動出手也罷了,人已犯我,我卻還是不能犯人,像女主這樣因勢利導報復得狠了,都被他甩出和離兩個字。

真是一家子給他慣出的毛病。天下之間,就你是君子不成?

男主不喜歡女主,見過。婚前拒婚這都不算什麽,婚後兩個人還相看兩相厭、甚至處處為難的也有——這種一般我們都已經要喚他一聲渣了。可要真是擺明車馬就厭棄女主,那還平常了!這位呢,我照顧也還照顧你,時不時也賣你個面子幫你點兒忙,可是一看到女主要真刀真熗和人家鬥了,自己先把臉拉下來,不給她拉後腿算是女主周旋得好。這也罷了,女主做了什麽事,他不直接動手阻撓(要這樣還算是好了!),轉過身來就給女主展示自己對她的防備和疑心,她一定是有陰謀了,一定是做了什麽因勢利導了,一定是又謀算什麽了……

天啊,你不喜歡女主你倒是直接做出一副討厭的樣子來行不行?
你又被她吸引情不自]禁要關照她,又討厭她做事一肚子算計?
你又喜歡她性格驕傲手段強硬男子都不如,你又覺得她這麽野心勃勃果然和你不是一路人還是和離算了?
你討厭她的三觀,討厭她的追求,討厭她的謀算,可是喜歡她的人?

呵呵。這是看臉呢還是看臉呢還是看臉呢?

這樣讓人膈應的地方還多了去了,一一數下去還真數不完了。可是歸根結底還是男主的三觀問題。這男主的三觀也真是清奇啊,最厲害之處大概如下:

1.這位爺是認真的想追求真愛來著,在女主前進門就死了的那位元配還真是他真愛。就算真愛不好找,夫妻嘛,誌不同道不合的,也還是別做了吧。
2.人家是認真覺得這世間人們為了些權勢富貴鬥得要死要活是毫無意義,那都是過眼雲煙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還不如走遍世界感受這大千世界的美麗呢——原配小姐就是在這一點上和他誌同道合了。
3.道德準繩是一定要有的。自己君子不夠,身邊人也最好都君子。對人家下狠手(比如女主)、無端害人(比如男主的大哥大嫂)是萬萬不行的。翻臉無情是妥妥的。大嫂對女主下手之後,二少爺就不想再和自己從小極親厚的大哥大嫂見面了;女主抓住機會往元配家栽了贓之後,男主就打算和她和離了。他自己家的人也說,這少爺是深情呢還是無情呢……

我真是呵呵了。
你是一個古言甚至還是宅鬥文男主啊!!!
水這麽深的國公府裏怎麽養出這位少爺這麽一位奇葩?他大哥雖然也不愛爭,但大嫂為了爭世子位出手算計嫁進來的女主,大少爺至少不攔著,還幫忙打打下手;也不至於因為大嫂不是他真愛,就心裏有多麽不情願鬧到拒婚。這位二少爺倒好,主動找上門來說自己不喜歡女主希望她主動退親;和皇帝父親母親一樣不分場合的頂撞;遇到不滿意的事能不能改變再說先鬧出來;女主有野心要算計他就覺得他們是兩條道上的人,連和離這種不要臉面的話也說出來……這要這麽做的是個傻子,那也罷了,可是作者偏偏還告訴我,這個男人他很、聰、明。

——沒錯,一個世界觀如此違背常理、超越時代超凡脫俗,同時還很有腦子也不是沒有城府的聰、明、人。
這個聰明人會做的事兒還多著呢。醫術通神那都不說了,專業好情商低一點的大有人在很可以理解。可是這位二少爺嘛,從女主一進門就想著拿捏她了;幾次攤牌擺明了要教教女主做人的道理,還把女主噎得啞口無言;女主多做一步少做一步算計了誰栽贓了誰,他當下不說心裏也門清,都記在賬上了;在宮中來往給一堆娘娘皇子乃至皇帝請脈治病,誰也不偏向;政治嗅覺極其敏銳,借著自己身份的特殊,這朝堂上下要發生什麽事兒心裏都有數。
你告訴我這、是、一、個、人?

好吧,作者還就是這麽寫的。
可她這麽寫,我實在是不能就這麽信。
但凡是聰明人,不可能不多想,既然多想了,就不可能不多心。一旦多心,怎會不知道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不害人人要害我,還一意想著要君子、要不算計、要寬以待人?張無忌尚且可以退處江湖,這種大家族的門內爭鬥,有的可退嗎?好吧,就算他老人家真的這麽清高,這麽君子,那這看不上算計的君子,又怎麽會這麽懂算計?他無師自通的嗎?好,就算他真是無師自通,他又怎麽會還想著要拿捏一下女主?再說,這男主的態度約莫是覺得,就算不算計,我也保護得了你們母子。可是前面死了兩個未婚妻,女主在他神醫的眼皮子底下都好幾次差點丟了命,他哪兒來的這麽篤定的信心,他又不是盲目自信的傻子!

再來,這種男主角不愛權勢,另有追求,這不是沒有。可是男主角不愛權勢另有追求,卻性格如此強硬,政治嗅覺如此敏銳,處大事時如此拿得出手,這就不合常理了吧?男主如此人精,卻有如此奇葩的三觀,這怎麽可能?有這麽超脫的三觀的人和古代鬥爭背景下的人精設定根本就不兼容吧!一個人如果極聰明但腦後反骨愛和人頂著來;或者他人極聰明,但不愛算計沒有野心,甘當閑雲野鶴,都可以理解。但他總不能又閑雲野鶴又脾氣硬愛耍性子又在宮廷政治裏滴水不漏吧?這就是寫在一起,也怎麽看怎麽別扭啊——反正我就這麽覺得。無怪乎女主剛嫁過去不了解男主的時候,以為他是個沒腦子可以隨便拿捏的。

這裏必須插播一條吐槽:我還沒見過哪家的男主這麽愛鬧攤牌的。這還是種特殊的溝通手段不成!這看了三分之一吧,兩個人正正經經心平氣和的攤牌都攤過三次了,這還不加上男主大人發作得快把房子掀了、連和離都說出來的那一兩次。每次攤牌,以為他們這就要推心置腹攜手共進了,柔情蜜不了幾天,過一段總能掀出更大的分歧來,從一開始性格不合到後來都變成三觀不合了。每次攤牌,以為女主在男主心裏的地位能稍微上升一點,可到頭來看和開始也沒多少差別,這位少爺也不會因為他們又敞開心扉了一回就把女主當自己人了。每次攤牌,以為女主多少能把這位少爺降服一點,最後到發現其實這是作者在刷男主的精明強幹,每次攤牌攤到最後,似乎服軟的總是女主,倒是更顯出男主角那莫名其妙的厲害了。

三觀不合、怎麽談戀愛!!!

男主如此奇葩,女主卻是的古言裏三觀正常的大小姐,這兩個人三觀的差異簡直呼之欲出。是了,所以這就是男主和女主成婚兩年攤了三次牌,時不時就因為三觀不合爭得一塌糊塗的原因;偏偏他們作為夫妻,日常相處還是要有的,柔情蜜意時不時也來一段,日久生情是妥妥的。這也是我越發不喜歡這篇文的原因。
先不說男主這三觀正不正常,可是說真的,三觀不合,怎麽談戀愛?有野心的、一輩子也不能放下爭鬥的女主角,和根本不耐煩理這些俗事的男主角,若放在現代,鬧到離婚簡直是一定的。也就是古代和離畢竟不是常事,甚至是種恥辱,不然我還真覺得女主還是和男主分手了算了,雞同鴨講對牛彈琴兩個人走的壓根是兩條路,道不同不相為謀。
可是就算在古代,也還是趁早別談這個“愛”字了吧。連人生的根本追求都迥異的兩個人,怎麽可能看得上彼此?他們一開始那個誰都看不上對方的狀態,其實很合理。不能要求愛人就愛她的靈魂,但除了長相,兩個人相愛總得有點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吧。可是三觀不合,彼此的性格也都相互看不上、也不是對方喜歡的類型,這愛是愛臉,愛她撒嬌的姿態,還是愛什麽呢?

想來,真是好一個日久生情。似乎在一起待得時間久了,人質還能愛上綁匪呢,契約妻子也能愛上霸道總裁呢,青梅竹馬沒有愛情也總得有點什麽情,總之,兩個人在一起過久了,一張床上睡了一張桌上吃了,什麽合來合不來的也全都就愛上了。日久生情,可不就是說的這一對兒男主女主。至於愛的是什麽?他或她值不值得彼此愛?他們愛不愛的上彼此?——那又管什麽呢?
可我是受不了這個。也許是我矯情吧,覺得沒有依據的愛和無緣無由的恨一樣莫名其妙。日久生情確實也是情不錯,可是這情也總得有點來由,總得是日子久了人家發現了你的好,或者你們相互攙扶度過許多危難,他才能愛你。總得是你身上有什麽地方他喜歡,無論是性格笑容還是什麽,他愛你才合邏輯。你喜歡他哪裏,他也喜歡你哪裏,這愛情才算落到實處。僅僅靠兩個人在一起磨工夫磨出來的感情,那算什麽愛情,又有什麽值錢?主子仆人一起能呆的時間多了,這情分也有的,金貴嗎?甚至於,僅僅是兩個人看對方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彼此欣賞,那也不能成為愛情。

這裏的男主女主,除了承認彼此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之外,真的不是一路人怎麽也合不來。男主看女主固然是一副道德君子模樣,女主看男主何嘗不是覺得他認不清形勢又沒本事反抗到底?好像她一旦發現了他原來是個聰明人、對他的態度就頓時柔軟順從了起來……女主的態度也是頗為善變,一時打定主意要利用男主、壓著他也往她那條路上走,一時又眼圈紅著對他妥協,一時冷硬主意正得驚人,一時又一副小兒女情態。

說真的,三觀不合這種根本問題,真不是日久生情解決得了的。別說是沒來由的日久生情,就是當初一見鐘情,都八成得一拍兩散吧。

讓我們談談三觀問題

那麽好了,作者一邊想寫他們兩個談戀愛,一邊又想寫他們兩個三觀沖突,怎麽辦呢?
只讓他們兩個彼此妥協唄。
可是慢著,不是彼此。在我看來,這倒不如說是女主單方面一退再退。
他們第一次攤牌,女主保證嫁進來前幾個月不在國公府使任何手段,不對長房出手;第二次攤牌,女主說你是個聰明人,我會用對待聰明人的方法對你,我們可以求同存異——男主可是不想和她求同存異的;第三次攤牌,男主逼問她你想要的真的就是國公府的世子位置嘛,這就是你的幸福嗎,女主就顫抖著說不是。好那我們達成共識不去爭這個位置了——反正還有其他更好的方式獲得幸福嘛。
一退再退。

其他日常的策略算計,在三觀問題面前都不值一提。可是女主的三觀就在男主面前一再妥協。女主好像還覺得男主為她改變了很多,可實際上那多半都是日常生活層面的改變,男主角立定主意不爭,立定主意我們如果不能誌同道合就索性一拍兩散,這些原則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女主嫁進來的時候理所當然是沖著世子的位置去的,到最後就妥協成了還是不爭了那又不能給我真正想要的東西。當然,作者是不會說這是女主妥協了的,那個意思大致是,女主終於被男主逼得認清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麽——當然不是功名利祿榮華富貴,那都是表象,她想要的其實是權勢所能帶來的絕對的安全與自由。換句話說,因為女主死過一次非常沒有安全感,她想要的其實是權勢帶來的安全感。這又不是非要那個世子位置才能給她,所以她就這麽和男主達成了共識,說不定以後可以相親相愛了(後面我沒看下去,不過看其他評論好像他們鬧和離不止一次,想必後來也沒有就相親相愛)。

——我真是看不起這個寫法啊。
如果你說女主想要的就是權勢富貴,我還覺得她直白得可愛。你告訴我她想要的是安全感,好,安全感就安全感吧。可是這種世界裏,要安全感怎麽能不算計不鬥得死去活來?成為國公府世子的夫人,護住那可以敵國的巨富,這是最簡單直接順理成章的方式,所以女主想要這個位置有什麽不對?
她想要的當然不真是這個世子位置,可是宮鬥文裏女主說我不要再被人欺負所以要成為皇後,亂世文裏男主說我要護住我妻子孩子不被任何人傷害所以要征服天下,這個權勢算計所匯集的位置,和他們所謂真正的目的又有什麽區別?強行把這二者分開簡直是我最看不起的流氓寫法,寫出來就是想洗你的三觀。
男主抵死不要世子的位置,然後形勢改變女主發現國公府這個位置也護不住那一份偌大家產,達成共識不爭了,這也算一種劇情發展。時宜則事異事異則備變嘛。可是你非要告訴我女主是被男主逼出了真心。這算什麽?這算什麽!無非就是要顯示男主的三觀在女主面前又勝利了一回!從頭到尾,這位男主就端著他那清奇的三觀,看女主的行為是處處透著陰謀詭計,自己就是不耐煩這些俗事鬥爭的清高做派。真是可厭極了。

且不說這兩種三觀比不比得出高下,在一篇擺明了是古言宅鬥乃至朝堂鬥的文裏,硬給男主角設成這麽奇葩的和整個文章反著來的三觀,這是故意要讓讀者難受嗎?讓女主正常的宅鬥文三觀在男主面前節節敗退,是要顯示他老人家三觀多麽優越了?男主自己要遺世獨立可以,可是寫三觀不合的男女談戀愛,為什麽就非要讓女主並到他那條軌道上去呢?他就真的高到哪兒去?我是真覺得在古言女強裏看到這麽一個男主,幾乎都要嘔出一口血啊。

那我們再談談女主為什麽在男主面前一再妥協呢?
答案意外的直白呢,文裏寫得也明明白白:因為他是男人。
因為男人就是要比女人強!
啊啊啊啊看到這個我簡直要爆粗口!古言裏男人就是要比女人強?是,沒錯,可你如果想走正經的古言路子,就不要給男主那麽奇葩不古不今不中不洋的三觀!如果你真想寫男主高境界的三觀怎麽把女主壓服了,你就不要讓他仗著古言裏男人才有的優勢逼女主妥協!
是的這文如果說女主比男主弱,那不是因為她腦子不夠使層次境界不夠高,那是因為她是女的!尤其是因為她是一個古代女性!
——可是男主,一邊用古言宅鬥男強女弱的優勢壓女主,一邊又要成全他反古言宅鬥文的三觀!這不是耍流氓嗎!既要做XX,又要立XX!!!
也或者,作者打從心裏就覺得女性就是比男性弱?文裏女主的祖父大人教訓孫女婿,跟男主說夫主夫主你就是要比她強讓她服你。女主的生母說女主雖然強勢但其實一直也希望有個比她強的人保護她。女主在別人面前百般精明,在男主面前畢竟還是要小意奉承,因為她需要一個孩子。說實話夫主這個詞,完全把我看惡心了……
我承認,一般的女性還是希望自己的愛人比自己強,要不也不會那麽多文都是女強男更強了。可是在現代的世界觀裏,至少我是不承認男性就是比女性強的。所以這篇文裏男主比女主的優勢僅僅是他是男人,還要仗著這個把女主逼得不不後退,我看得極不舒服。如果這只是要突顯古代世界觀時代局限性那也算了,偏偏又有這麽個特立獨行的男主。醉了。

掃了一眼這個作者的其他文,發現她還真是一以貫之的有、想、法。《出金屋記》《貴妃起居註》……還真是篇篇都與一般的模式不同,總要鬧出點新花樣,就喜歡給讀者來點人生觀價值觀上的思考。按說這沒什麽不好。我自己是一貫討厭虐文,討厭非要凸顯現實殘酷的文,現實殘酷誰不知道,非要到文裏去看了才明白?人生已經如此艱難,何必非要給自己找不自在。可是這也算一種風格。但是這篇文真是把我膈應到了,人生思考三觀問題,也真的不是想怎麽寫就怎麽寫的。

行行好,三觀不合,就不要談戀愛了吧?

最後再補充一句吧:這個世界當然比國公府大得多,這個世界上值得做的事情當然也不只是爭權奪利求上位,甚至可以說像男主原配那樣心胸開闊只想走遍世界揚帆遠航那才是開闊的心胸。可是這不意味著,女主想要爭權奪利/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觀點在這個背景下有什麽不對。甚至我覺得男主那孤高的所謂“大道”,才是毫無來由,虛無縹緲。男主的三觀固然奇葩,可是奇葩本身還不是讓人討厭的地方,甚至你還可以說他很超脫呢,讓人討厭的是男主端著自己高高在上的三觀,就覺得女主的三觀是錯誤的。他不懂得理解,不懂得體諒,無謂的擺出道德君子模樣。討厭的不是觀點本身,而是態度。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