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小說寫作技巧小結

文章轉自龍的天空。

從小說的評判標總結新人寫手常見問題。

一:寫事物的模糊,寫人的浮與濫。

1,模糊的描寫。

上小學的時候,老師贊揚一篇文章好,會說它的描寫形象、生動。
形象生動,這大概就是好的描寫的標準。當然,通俗文學的描寫也有更高的層次,例如多麗絲萊辛海明威托爾斯泰莫言這些大作家。但對於新寫手來說,要做到形象生動都尚且不容易,所以我們把門檻放低一點,要求描寫具體而形象。

描寫要具體,具體至少你能夠想象到,感受到,這是新寫手最應該學會的。

我推薦以下讀物:

第二章,寫下你的文字(略)-《暢銷書寫作技巧》20-31頁(PS,基礎必讀)

《文學描寫辭典(小說部分)》-賞析(PS,絕版書,到二手書店或者網路找吧,淘寶有售)

《文學描寫知識》-湖北教育出版社(PS,絕版書,到二手書店或者網路找吧,淘寶有售)

作為書評員,我最怕遇到模糊、無法想象、無法感受的描寫。

無論是描寫場景或人物,都是那麽的渾噩,像一切都發生在夢裏。沒有比這更糟糕的。這種故事,讀起來是一種煎熬。

有人給我看了一個開頭,第一句話是 “四周無邊無際,黑壓壓的軍隊如洪荒般湧來”。抱歉了,這個無邊無際、黑壓壓的軍隊,我實在無法想象出來。

以人物思想、以意識流的寫法展開故事的;以描述一個離奇的夢境為開頭的;描寫模糊、令人不安的空間為都市小說開頭的。

開頭有一句這種描寫,就能勸退一半的讀者。

剩下的一半讀者根本走不進故事,只能站在故事外,用一種懷疑的目光,對人物和情節指指點點。

2,人物描寫最常見的情況是浮、濫。

有的作者描寫非常仔細,鼻子、眼睛、嘴唇、大腿、胸、屁股,衣著,繞著人物寫了一圈,但是他抓不住這個人物的重點,更無法表現出來。

新聞稿的基礎是真實客觀,她寫得就很好,但小說描寫追求的不是真實,而是生動。

大部分的小說描寫是側面的,主觀的。

而新人寫手描寫足夠具體,又容易沈浸犯在自己的世界,變得過分寫實。

所有東西都是人創造出來的,生動不是一副素描畫,讓你可以去描繪人物的面容,而是讓你能夠感受到他。

而寫作是一種互動。

例句:

《大潑猴》悟空和紫霞仙子那一段,具體哪一章我忘了。
《鬥破蒼穹》裏描寫蕭媚和蕭薰兒的句子,時間原因,我就不復制了。
《特戰醫王》開頭,對人物的描寫。

3,給讀者留一點感受和想象的空間。

剛才我看了一篇文,覺得可以當個典型來講。那個文的開頭是這樣寫的:

“該死的,肚子快痛死啦,肯定是早上吃的那個菇。”一個身材勻稱,身高大概165,年若14、15,著裝破爛的年青人面色凝重道,“不行,得找個地方解決一下”。不一會,總算找到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周圍草叢一米多高,人蹲下剛好遮住。

我看了三段,沒有給出任何評價。

因為它的描寫和對話摻和在一起,我根本沒有感受的時間,這個人物的形象也沒有留下什麽印象。

但是,很多新人寫手會這麽寫。

假設一下,如果土豆這麽寫:

少女年齡不過十四左右,雖然並算不上絕色,不過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卻是蘊含著淡淡的嫵媚,清純與嫵媚,矛盾的集合,讓得她成功的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她一進門,大聲喊道:“老板,來兩大碗雜碎面,一碗放蔥花,一碗放辣椒……”

人物的美感就徹底被破壞了。

讀者根本沒有空間去想象這個人物,馬上被帶入到情節當中,描寫就會顯得多余。

4,一些好的描寫的例句

傳統文學的描寫固然很生動,很親切,但又有一些刀砍斧鑿的匠氣存在,造成表述不夠凝實。其實網文在描寫一點也不差,只是眾多文字堆砌,埋藏了其中的金句。

以下是幾個例句:

十二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天氣突然轉寒,一夜之間,北風呼嘯。雪花洋洋灑灑地飄了下來,等到剛剛天亮,地上已經落了厚厚一層。
王超被窗戶外的雪光映醒,以為天亮了。但是看了看床頭的鬧鐘,這才知道才五點多,自己早醒了一個小時。 ——神機《龍蛇演義》
深秋過後,雖然沒有下雪,但寒氣卻一天一天的重起來。這從玉京城裏面家家戶戶屋檐下那一長溜,粗似兒臂,晶瑩剔透,如刀劍一般鋒利的冰棱足可感覺到冬天的嚴酷了。 ——神機《陽神》

在讀過《陽神》的幾年內,我每一次讀玄幻文,都會想到《陽神》開頭的描寫。以至於後來看荊柯守寫的《青帝》,讀了兩段,實在讀不下去了。

時值2月,冬日裏的晚霞由西邊向整個世界蔓延,寂靜的紅色像是一層油畫的塗料,把所有行人身上都換了一種顏色。來往過客都是笑容滿面的。今天大年初三,正是逛廟會的好時候,洛城這個小城市,光是舉辦廟會的地方就有六七處之多。 ——肘子《大王饒命》
等到放學時已經是晚上了,天邊的夕陽剛剛落下,在藍黑色的天幕邊際還能看到一抹紅色從下而上的蒸騰著。春節一過,也就意味著春天真的不遠了。 ——肘子《大王饒命》
夕陽西下,漫天晚霞映得海面一片金黃,微波搖蕩,浩浩數千裏盡是金光。晚風煦暖,吹過這萬仞絕壁上的楊樹林,卷起漫天白絮,洋洋灑灑四處飄蕩,落在他的鼻上,臉上。溫暖而刺癢的感覺,讓他突然想起了小時的諸多事情。
這裏是他初次看見大海的地方,想不到時光飛逝,造化弄人,他今日竟又來到這東海南際山。此處正是南際山的正峰,他身邊的山頂溪流汩汩流過桃樹林,匯成激流,從龍牙巖飛瀉而下,形成聲勢驚人的萬丈瀑布。由於山勢過高,瀑布傾落到半山腰,便被海風吹得飛花碎玉,各散西東。在山下龍潭邊,早已見不著瀑布,只可感受漫天的毛毛細雨。
景物如舊,逝者如斯。然而當年的壯誌少年早已變成了鶴發老者。
再過幾個時辰,春天就要過去,他的人生呢?老人心中泛起淡淡的哀傷。落花飛舞,蝴蝶盤旋,晚霞如火,濤聲隱隱。他躺在崖邊草地,聆聽耳邊流水,天際海鷗,心中一片澄靜。
——樹下野狐《搜神記》
天上沒有星星,更沒有月亮,漆黑的像一個大洞,讓人有些顛倒分不清上下,似乎一失腳就要墜進去。 ——《花千骨》
大風越過,一樹桃花仿佛都在為此歡呼雀躍般,快被吹到半空中去。感受到身子在微微震動,輕輕在半空中轉了個圈,花千骨看見糖寶大驚失色的望著自己。莫名其妙的轉頭看,等反應過來時,已經隨著身體下的那片桃花瓣,往樹下飄落了去。
仿佛踩著帆一樣,悠揚的在半空長打著轉兒。然後,竟徑直的掉落到了白子畫的酒盞之中。
花千骨傻傻的躺在那片花瓣上,猶若一葉輕舟,在酒盞中蕩漾,清醇的酒香讓她有點昏昏欲醉。
白子畫低頭看她,眼中一絲詫異,似乎微微上揚的唇角,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表情。
花千骨開始渾身哆嗦,比她這輩子任何一次見鬼還有看見的恐怖場景都覺得可怕。
白子畫看著這個誤入自己酒盞中的小蟲子,難得興致大發的伸出兩根手指把她小小的身子從酒盞裏拎了起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花千骨閉上眼睛在心裏不斷的喃喃自語。
——《花千骨》
暖風酥軟,又是晚春。江畔的桃花已經透出衰意,懷著一川漢江水,徐徐流向南方。 ——《昆侖》
颶風吹起亂雪,彌漫半邊天,掩住了方當正午的日頭。
雪暴之外,天空湛藍,寒風呼嘯,蒼鷹盤旋。
在這個連蒼鷹都盤旋著無法落下的雪山半腰,卻有一隊衣衫襤褸的人緩緩跋涉而上。
——《鏡.雙城》版本1
颶風吹起亂雪,紛揚了半天,掩住了方當正午的日頭。
雪暴之外的天依舊是湛藍的,蒼鷹盤旋著。
從半空俯視,慕士塔格雪山在連綿的巨大冰峰中、宛如銀冠上一連串明珠中最璀璨的一粒,閃閃發光。而那些光,就是此刻彌漫山中的雪暴。
然而,蒼鷹的目力再好,也看不到雪暴下山腰那如蟻般蠕動的黑點。在這個連蒼鷹都盤旋著無法下落棲息的雪山半腰,居然有一隊衣衫襤褸的人緩緩跋涉而上。
——《鏡.雙城》版本2
PS:對比一下兩個版本,明顯會發現第二段描寫的不足。但第一段的描寫又不如第二段靈活生動,蒼月因為出版的緣故修過文,刪除了一部分寫景,把情節加快了,但描寫還是略微差那麽一點意思。
二:作者的敘述陷入中止。

作者大概都聽說過這句話,“無論文筆多麽優美,都不要讓描寫使你的敘述陷入中止。”

龍空版主九命肥貓曾經也做過一個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別讓讀者陷入思考。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敘述力強的文有很多,例如《紫川》、《冰火》、《百年孤獨》,以及大部分的第一人稱恐怖小說。

他們的特點就是,描寫為輔,敘述為主,永遠不讓情節陷入中止,不讓讀者的思維陷入停頓。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作者的思維不能斷、不能散亂。

導致敘述陷入中止最常見的情況一般有三種,一是寫景過度、二是重復描寫、三是總結性陳述。

一,寫景過度
我曾經遇到過這樣的句子,出現在情節中段:“楊辰仰頭四十五度,看著瓦藍瓦藍的天空,白雲一朵朵飄著,候鳥成群飛翔……”

後文作者不知道怎麽接了,應該心理描寫、抒發感情,還是繼續描寫風景,還是交代周圍的環境?

讀者的思維一下子陷在寫景裏,作者怎麽寫都不對,這個文就卡在這兒了。

這種句子就是一個泥潭,一個坑,可以放在結尾,放開頭,但不要出現在情節中間。

我寧可行文淩亂,不分邏輯,不分主次,突兀轉折,也不能讓情節陷入這個泥潭裏。因為它會帶著作者走進這個泥潭,進退失據,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反過來說,文筆再優美,美得過《紅樓夢》嗎?

曹雪芹每一個描寫用詞都精細到極點,賦詩作曲,陽春白雪,仔細的讀,讀者隔著書頁,似乎都能聞見一股香氣。但他也不會讓敘述陷入中止。

二,是重復描寫。
當我看到一段重復的人物外貌描寫,無論它有沒有加深印象,思維都會陷入禁止。

所以,人物外貌的描寫通常只有一次,其余的只能用情節表現。

作為新人,要特別小心,不要重復描寫靜止的畫面

三,是總結性的陳述。
新人作者在補敘的時候,常常會忘記自己所處的位置,跳出來對故事進行總結。

例如:XXX,XXX

“簡答來說,方巖是一個好人,但李二狗看他軟弱可欺,便著想過來占一點便宜。真是世態炎涼,世風日下,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老實人只有被欺負的份兒。哼!”

這就完了,我光聽作者說了,思維已經跟不上情節了。

三:背著解釋性包袱,濫用補敘及心理描寫。

1,解釋性的包袱,和補敘。

補敘,另一個說法叫旁白。

通俗小說裏,補敘是很常見的。

補敘的作用,是對人物或事件的行動、心理進行補充敘述,讓讀者更充分的了解故事。

例如這段話:

“要知道,整個昆侖府境內,總共只有三名金丹期的強者,而且都是一些修煉億萬年,早已不問世事,潛心求道的老家夥。王排骨入門三年,不過區區二十來歲,居然擁有金丹強者的實力?”
“震驚,詫異!眾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得看著這一幕!
昆侖府死一般的寂靜!
欺之老祖吐出一口黑血,從地上緩緩爬起來,目光陰鷙,如毒蛇一般盯著王排骨;‘你,在閑話島思過半月,居然結出了金丹!?’。”
‘呵呵。’王排骨微微一笑;‘還得謝你送我的大機緣,祝我一臂之力。’
“不會吧,他真到達金丹期!”
“區區二十余年,成金丹,踏仙路,此子天賦之高,進步之快,竟然恐怖如斯?!”
“此言一出,等於是默認了自己的修為。昆侖府弟子一片嘩然,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有人覺得他是在裝逼……有人覺得嘛,他肯定是在裝逼……也有人覺得,他必然是在裝逼。不過無所謂,他就只想寫個帖子而已。”

第一句和最後一句,就是補敘。

常常見到一些很糟糕的補敘,有的出現在開頭,有的出現在情節中段。

除了上一條列舉的,那種總結性的陳述句,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解釋性的補敘。

作者為了表現某些意識形態,怕讀者聽不懂,看不明白,就習慣了先解釋一堆東西,交代背景、前提、人物,然後再寫發生了什麽。

而且,作者在解釋的過程中,通常是習慣了、無意識的。這種習慣很難改變的,但作者必須有意識地去克服。

2,突兀的心理描寫
通過心理描寫,可以判斷一個作者文筆水平。

好的心理描寫,自然真切,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而糟糕的心理描寫無切入點,非常突兀,讓讀者瞬間出戲。

心理描寫是一把雙刃劍,在增加故事性的同時,又很考驗作者對故事的把控。

在略微輕松、曲折的情節裏,你會經常看見一些作者用心理描寫。

例如魚人二代的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但是在激烈的對抗性情節中,補敘和側面描寫多,而心理描寫少。因為心理描寫也可能拖慢故事的進展。

這個就不多說了。

推薦一本書,《史蒂芬金談寫作》

四:抒情、議論,和幸福的陷阱。

這是我常犯的錯誤。

這一個很低端,但很多人都會犯的錯誤。

1、抒情讓讀者的思維飄揚。

這個很好理解,你們去看徐誌摩、泰戈爾、惠特曼的詩句,思想一定都是飄得。

思想會從故事裏飛出去,收不回來,這是很糟糕的一點。

沒錯,小說是讓人感受的,作者要想感動讀者也刻意,但這個東西不能刻意表現的,它得是一種共鳴。

2、議論,讓視角發生沖突,從內部撕裂了故事。

在任何時候,哪怕是人物的心理描寫,我都不想看到議論句出現。

除非,它是第一人稱的小說,否則千萬不要議論。

議論是兩種觀點的沖突,第一人稱,人物內心可以出現更多觀點,沖突,從而產生議論的效果。但在第三人稱中,人物性格的鮮明,決定了他通常只有一種觀點。

另一個觀點,就是作者強加給人物的觀點,這種議論會將作者暴露在讀者的視野裏,並且和人物,故事產生對立。

(18-3-6,ps:這個地方要補充一下,寫作中有一種手法叫“以敘夾議”,可以增加文章的思想性,使文章變得更有說服力。但這種手法要求比較高,不適用於新人寫手,在此說明。)

3、幸福的環境,讓讀者漠不關心。

我偶爾會看到這種情況。

在開頭,作者描寫了一個孩子幸福的家庭,美麗溫柔的母親,勇敢強壯的父親。孩子在父母的庇護之下,無憂無慮,天真快活,一切都非常美好。

三五百字以後,故事發生了轉折,孩子幸福的生活被打破。

但是,這種開頭,讀者一般看不到三五百字。

這個沒有什麽好解釋的,如果硬要說有什麽道理,大家記住這麽一句話:“如果一個人物沒有欲望和目標,他身上就沒有足以打動人的故事”。

某一個人物沒有欲望,目標,這個故事還能看。

但如果所有人都沒有目標,欲望,過得非常幸福,故事將沒有任何看點。

五:優秀的寫作強調變化與反應,糟糕的寫作則相反。

這個是編劇裏流傳的一句話,叫優秀的寫作強調反應。當然,小說裏也是適用的。

評書多年,看過一些作者設計出非常好的情節,但作者容易拿捏不好,忽略了人物的反應。遇到這種情況,作為一個書評人,我就會很著急。

這種感覺,人物從一個精彩的情節中路過。

人物的情節聯系不緊密,讀者也無法知道人物的心理狀態,這是很糟糕的情況。

所以,即使作者真的無法掌握人物的心理動態,哪怕是吐兩句槽,也比從情節路過要好得多。

六:節奏的殺手——過分急躁,迫使結果等於期待。

這個也沒啥好說的。

情節的編排,考驗的是作者的自信,心理素質。

高明的作者,不會輕易滿足讀者的心理預期,總是帶著讀者繞好幾個圈,最後才讓讀者得到滿足。

遇到這種作品,我們總是一邊罵作者水,一邊在電腦前期待下一章。

同樣是水,為什麽我水文沒人看,大神水文萬眾期待?

當然是水的方式不一樣。

新人寫手的情節是這樣的,人物的困境——危機——金手指——反擊打臉。一千字下來寫完了

好的情節是這樣的,人物的困境——金手指——伏筆(繞個彎兒)——鋪墊(再繞個彎)——沖突——準備打臉——又轉折(轉一圈)——停一停(先跳個舞)——寶物秘籍(花裏胡哨的東西搞一搞)——危機(想一下能不能用裝逼的方式解決)——說說俏皮話(再跳個舞,感覺好開森)——欲揚先抑(再蹦跶幾圈)——打臉。

他們的情節,就像一個磨人的小妖精,而我們的情節,就像一個濃妝艷抹的妖艷賤貨,一夜幾百塊錢就能搞定的那種。

推薦幾本做的比較好的書:

黑山老鬼的《大劫主》,它的情節真的是個磨人的妖精。

還有《低維空間》,在這方面做的也不錯。還有就是蔡駿的小說《鎮墓獸》,情節上繞了九曲十八彎。還有《這個電影我穿過》,情節上非常下功夫。

最典型的是辰東的開頭,辰東大神喜歡以懸疑開頭,不喜歡開門見山,他的情節也是做得很曲折,很匪夷所思,充滿想象力。

七:沒有一個穩定的敘述視角(POV),視覺混亂。

視角,這個東西很神奇。

我曾經寫過一個帖子,試著總結了一下敘述視角。

結果你們猜怎麽著?

我的結論是,哪怕同樣是第三人稱敘事,每一部作品的敘述視角都是不同的。

記敘、順敘、平敘、插敘、倒敘、POV視點穿插、第一人稱陳述、回溯、閃回、過去式、進行式,作者站在各種各樣的角度,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去講述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放棄了那個帖子。

我舉幾個例子,龍空大火的幾本書:《重生之出人頭地》、《大潑猴》、《大王饒命》、《難道我是神》、《寵物天王》,再加上一些傳統文學的經典,《百年孤獨》、《復活》、《在我彌留之際》、《變形記》……

你會驚訝的發現,每一個作者的描寫視角都是不一樣的。

這種差別,不僅體現在描寫上。

有的作者會做一個安靜、客觀的觀察家,圍繞著某一個人物,記錄他的神態和心理;有的作者則聚焦在整個故事的環境上,從整體上在敘述故事發展;有的則在每個人物的內心遊走,強調人物內心的變化;有的作者突然蹦出故事,變得多愁善感,補敘人物的感受。

當然,這是每一個作者的寫作習慣,沒有一種方式就是絕對錯誤的。

但是,小說的類型,通常也決定了故事的視角。

在長篇小說當中,我不想看到過多類似作者敘說的內容,而缺少相應描寫的內容出現;不想看到過多陳述句,概括句,而讓人物變得概念化;在激烈的情節不想在一個句子裏看到太多愚蠢的形容詞、副詞、讓節奏變得沈笨緩慢;不想在輕松的情節,看到太多客觀而死板的,充滿寫實主義的描寫。

如果有人這麽寫:

“她是一個孤兒,從小在福利院長大。”
“她一直長到十八歲,有一個叔叔來到福利院,要帶她離開。”
“在填寫基本情況的時候,她忘記了自己父母是誰,住在哪裏,多大年紀,只填寫了一個姓名欄。她的名字——冰淩。”

遇到這種開頭的故事,我會下意識的把它當成中短篇小說,而不會把這當成長篇小說來……因為這不是長篇小說常見的敘述方式。

我們也遇到過一些不太常見的長篇小說的視角。

例如蔡駿的《天機》、《暗房》、劉慈欣的《三體》(用了幾個人物的視點穿插)、丹布朗的《地獄》(這個倒不算奇特,本身就是懸疑偵探小說)、扇子醬的《女王千千歲》(很少見的倒敘寫法),。

在視角這個問題上,我們最怕遇到視角的漂移,不固定。

簡單來說,就是讓讀者也無所適從,不知道站在哪看這個故事。

視角問題最常見的有三種情況,1是開頭局限性太大,2是心理描寫太亂,3是想象力缺乏,越寫越有束縛感。

1,開頭局限性太大。

這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第一人稱的小說。

第一人稱在視角上的限制,所有寫過第一人稱的都知道,特別是開頭把類型、風格固定、又沒找準故事節點的,寫到後面人都幾乎要崩潰。

所以,對於開頭,我們通常有兩點建議。

一是格局不要太小,二是個人風格不要太強,平穩的描寫即可。

舉兩個例子,一是神機,二是張愛玲。

神機的個人風格就很強,筆風也很精準凝練,他的長篇小說到了二三百萬字,寫得自己也很苦惱。

二是張愛玲,張的短篇和散文我都看過,長篇看的很少。

張最出名的文,都是中短篇和散文,長篇反而不怎麽出名。這也和他個人的風格有關。

2,是心理描寫的錯亂。

這個問題,只舉一個正面的例子,就是冰臨神下的《孺子帝》。

前文十幾萬字,沒有出現第二個人的心理描寫,整個故事非常的凝練。

總有人覺得,我是第三人稱小說,上帝視角,我隨便怎麽寫心理都可以,想怎麽寫怎麽寫……

但其實真的不是這樣,在心理描寫上栽跟頭的太多,補敘是補敘,心理描寫是心理描寫,不一樣的。

反面的例子不太好找,就不說了。

3想象力的缺乏,自己把路走窄了。

缺乏想象力的作者,很容易被視角給困死,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寫,不能那樣寫,結果把描寫變得非常死板,描述變成了一堆陳述。

八:濫用閃回、插敘、倒敘,故事感的支離破碎。

這個就不說了,很好理解,大家都懂。

九:糟糕的結尾

這個也不說了,大家都懂。

十:分不清現實與故事的距離。
這個也不說了,司空見慣的問題。

十一:自序、跋序、題記、楔子、引子,輸在起跑線。

又是老生常談的話題,新人寫不寫序。

當然,沒有誰規定新人不能寫序,但一般大家都會勸新人不要寫。

因為,作為一個新人,寫一篇好的序章比作開頭更難;而且這裏頭還藏著一個可怕的事實——大神的序有自帶的經驗加成,而新人的序寫不好,很可能就會徹底毀了一本書。

龍空有一位作者叫張七李八,我看過他的文,文筆不賴,故事講得也挺好,但是他在開頭非常苦惱。

他一本書發了兩次,開頭修改四五遍,最後書還是毀在引子上。

什麽是引子序楔子,區別是什麽,作用是什麽,別說他了,很多老作者都分不清。

你都不懂這是啥,能寫好麽?

原文地址,參見
http://www.lko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53858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