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魏晉風度、身世浮沈雨打萍——推文《如意娘》茂林修竹

女主如意,聰慧大方。有點多男主文的架勢,就是男主男配筆墨均勻分配的。

男主表哥徐儀、男配1號非親弟弟二郎、男配2號顧景樓各有風姿,都有男主相。這種寫法在近幾年的網文裏已經不多見了,是早期言情《十一處》、《步步驚心》那種寫法。看這種文要時時擔心自己是否站錯隊……

劇透如下:

背景架空南北朝。

世家才女徐思是個徹頭徹尾的悲劇人物,原本跟當今天子是情真意切的一對,但卻無意中被前朝暴虐皇帝納入宮中為妃。好不容易當今天子打下江山,又來了個胡匪李斛點名要徐思,天子就給了。不久胡匪李斛受到重創跑了,天子終於把徐思搶回到自己手裏。李斛雖然走了卻留下遺腹子,天子竟允許徐思生子。所有人都期待是個女娃,但不幸生出來的卻是男娃,天子只好用事先準備好的一個女娃換走徐思生的男娃。

女娃即為本文女主如意。此後徐思又誕下真正皇子,即為二郎。女主如意就在這種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中長大了。由於身份的原因,雖為名義上的公主,但如意跟眾人之間卻隔著一道看不見的鴻溝。等到二郎出生後,天子只把如意當成看護兒子的奴仆一般。真正愛她的就只有徐思——她以為是親娘,後來才知道是養母。徐思是真正的世家才女,按自己的方式疼愛和教導女主,並早早把女兒許給了兄長的孩子徐儀(男主)。

女主幼年多得男主友愛、庇護。他們誌趣相投,很自然的相愛了。天子昏聵,發動北伐戰爭。形勢急轉,李斛卷土重來,天子被害。女主跟弟弟二郎一路逃亡。在徐儀以及大將軍顧淮的支持下,他們又打回京城。二郎稱帝。

二郎得知女主非親生姐姐,欲娶女主。女主不願意,徐思支持女主。但準婆婆舅母介意女主真實身份——親父是個流氓,親母只是個莊戶妾。女主只好遁走。若幹年後,二郎放棄。女主跟男主重聚,HE。

劇透結束。

點評幾個人物:

女主:被徐思教導得心懷天下、有愛兄弟、又堅強獨立……當一切揭開來後,女主依然堅守內心。

表哥徐儀:男主。風華絕代允文允武的世家公子,妥妥的正室範。但是存在感比較弱,只有上半部庇護了女主一段時間,下半段被作者和二郎給支走了。

弟弟二郎:男配1號。心機腹黑男,小的時候就依戀阿姐(女主)。受天子引導,有自私涼薄的一面。對女主有獨占欲,原本就對“各自嫁娶”這種事不以為然。等到知曉女主和他沒有血緣關系,迅速轉變了角色。用計一步一步揭開女主身份,傷了女主和親娘徐思的心。可到底他是徐思教導出來的孩子,比他的父親更有仁義,更尊重自己所愛。

大臣之子顧景樓:男配2號。瀟灑倜儻,武功身手好,他出現的場景都有武俠風。最喜歡抱劍裝X裝帥,但帥不過3秒。因為覺得女主喜歡他而喜歡上女主,撩女主的方式非常混不吝又有詩意……被女主拒後看到自己的婚約女孩琉璃也釋然了。結尾看他爹語焉不詳的樣子,他應該是徐思生的那個男娃。

徐思:她經歷了最多的磨難卻依然純情,寵辱不驚。亂世當中死得起活不起,可她活得坦蕩蕩!徐思才是這個故事裏真正的大女主!

我比較喜歡結尾處把女主的命運跟徐思對照的方式,用瓶中花來點醒二郎而不是硬掰,讓二郎合理轉變。徐思的教導能力真是頂尖的!

公主琉璃:天下太平時,她是盛氣淩人的公主。敢愛敢恨,會嫉妒女主會遷怒,因為庶族出身配不上男主而自悲。常人該有的毛病一個不少。

一朝家破,她也能迅速轉變,做一個公主該做的事。覺得女主、男主等世家子說話說不透,自己聽不懂仿佛跟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

精神上,男女主以及徐思是高貴聖潔的,琉璃其實是普通的我們。

槽點:

1、對女主一下子就長成了既能經商獲利幾千萬又能領兵打仗威風淩淩的女將軍,作者幾乎沒什麽鋪墊。說是跟徐思、徐儀學的,但我感覺徐思和徐儀也沒這個能力啊。

2、我也不太喜歡後期大段追尋生母莊七娘的描寫,前文鋪墊太多,一看就知,完全可以簡略寫。雖然莊七娘的感情也賺了我不少眼淚……

亮點:

1、這篇文我看得比較早了,印象不鮮明。為了把這篇發出來,我特地又復習了一遍。其實網文我很少復習的。我就是那種小時候吃不飽(家裏書少,只能反復看反復看),現在換著花樣吃的人(感謝有網文的時代!)。第二遍看,除了言情線,還看出來一點別的。感覺作者在這篇構造的人物、世界時,表達出了一種眾生皆苦的意味。

上半部女主還小,天下太平,女主跟男主青梅竹馬在學堂念書,儲位之爭也沒有展開,天子壯年也還愛慕著徐思……按說分分鐘寫出喜樂來,這樣可以跟日後國破家亡做對比,然而並沒有。

有一段劇情是這樣的:

女主如意跟真公主琉璃同在國子學念書,彼時女主還不知自己身份,她以為阿爹是天子,阿娘徐思是世家女。
而公主琉璃生母張貴妃出身是牧羊女,庶族。除了女兒還生了大皇子,但這個兒子一直由世家女沈皇後所在的沈家撫養。
——天子讓大皇子去探望生母。
(天子之苦,天子想打壓世家,提拔庶族。可身為庶族的張貴妃不懂,身為世家的徐思才懂。)

——生母張貴妃正在見嫂嫂,跟大皇子說見過你舅母。
(張貴妃之苦,親兒不親,娘家要官。)

——大皇子只認嫡母皇後沈家舅舅,拒絕承認庶族舅家。
(大皇子之苦,生下即被沈家撫養,跟親母沒有感情。又被庶族母家連累聲望,世家子不願意支持他。)

——公主琉璃聽見氣憤至極,因被如意和徐儀撞見,遷怒打了如意和徐儀。
(琉璃之苦,一苦母家庶族在學堂被欺負,二苦親哥哥竟然也鄙視母家,三苦自己沖動之下打掉了自己的單戀。)

——如意轉頭回殿,並不敢告訴徐思。
(如意之苦,不知身世,只知道母親教誨要忍讓親姐,被罵野種,內心覺得自己低賤些。)

——徐思洞察,軟語安慰。
(徐思之苦就不說了,簡直是浸了苦汁出來的。然而最苦的這個人,卻像個小太陽,充滿能量,把周遭都照亮了。)

短短一出戲,情節並不復雜,可卻能窺見眾生相,可見作者文筆功力。

2、情感上,男女情還是其次,最打動人的還是母女情。

這篇的母女情寫得太高級了,徐思對女主的感情並沒有落在小處的事事無微不至的關懷上,而是落在她能在人生關鍵點上點醒女主。

女主挨姐姐琉璃打,被罵野種(爹不是天子)——

徐思說:“天下子女哪一個不是他阿娘的親生骨肉。哪一個不是骨血孕育,骨肉相連?哪裏有什麽野種啊?每一個都是嫡親嫡親的好孩子。你若因流言蜚語,因旁人的輕蔑——因自己被罵作野種便惱火,便自輕自賤……豈不是偏偏將阿娘比作無血無肉的土地,將自己比作了無情的草木?”

女主被人引導幫自己親母莊七娘找孩子,終於發現自己就是那個孩子,而徐思不是自己親娘——

徐思說:“找不到便別找了吧。雖說是她生的孩子,可她一日都沒養過,哪裏還真算是她的孩子?”如意只覺得淚水止不住上湧,那一聲“嗯”含在喉嚨裏,翻滾不出。徐思又道,“……你待她略好一些便是了。”

徐思得知真相後,並沒有過份哀悼自己被天子殺掉的已經“死去”的親生孩子,而是更擔心自己養大的出身“卑賤”的如意的感受。面對如意,她永遠是先放下自己的悲痛,以孩子為先。

讓人淚崩~~~~~~

3、副CP琉璃&顧景樓雖然只有一筆,但是卻覺得他們一定會投契。

女主跟表哥戰亂後重逢,情難自已抱在一起。這個時候,顧景樓愛慕著女主,琉璃愛慕著男主。

“顧景樓心口有些泛酸——這就抱上了要不要臉啊!

他顧左右而言他,一扭頭就望見坡上還有個少女。(這個少女就是琉璃。)

顧景樓楞了一陣,才驅馬上前。

那少女只不喜不悲的看著徐儀和如意——但顧景樓就是知道,這情景讓她不那麽好受。

他於是陪她看了一陣——這場面還真是有些傷眼睛啊。

同是天涯淪落人。顧景樓想,你看,他們還是有共同話題的嘛。

於是他說,“真是敗壞斯文。”這倆人!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撥馬轉身,就要離開。

顧景樓竟被她白得渾身舒爽,他想,天下竟有這麽生動鮮活的白眼,她果然是宜喜宜嗔。”

中長篇的文,但是展示了好一出人生百態的大戲,沒看的強烈推薦看!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