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重生只願珍重之人今世安好-鳳凰臺By懷愫(內有文章鏈接)

讀完這篇文還是蠻多感慨的,但是大多感慨並不是針對男女主角,不是他們戲少不出彩,而是男主作為上一世的人生贏家這一世有了涅槃重生的女主作為神助攻,人生贏家的道路走的更加順風順水,因此他們互通心意後蜜裏調油的戀愛路上並沒有十分的坎坷,初期的青梅配竹馬的兩小無猜也帶著絲絲甜意,而在他們帝後之路上的那些親人朋友反而有許多讓人想評一評說的,作者的構架背景非常宏大,人物也很豐滿生動,故而每一個配角都是很有故事的,甚至拿出來可以當做另一篇故事的主角擴寫,而男女主角則作為主框架,來連貫著這些分支,互相襯托,情節精彩。

————劇透慎入————
女主衛善上輩子可謂是不食人間煙火被嬌寵著長大的真•小公主,她的姑姑是皇後姑父是皇帝,衛家曾是手握兵權的權貴世家,甚至她如今當了皇帝的姑父正元帝,身份也只不過是貧農出身的窮小子當了衛家的護衛被賞識做了女婿,但亂世天下易主權位洗牌,衛善有驚世之才的生父因為姑父援兵不及戰死,隨之衛家人脈雕零,最終姑父上位做了皇帝,初始正元帝對衛家敬重對從小因為喪父亡母養在身邊的衛善也像親女兒般疼愛,但隨著寵妃楊雲翹的挑唆,帝後逐漸離心離德,衛家被正元帝打壓,敬重姑姑的繼子太子身亡、親子喪命,皇後失寵,瞬間大廈傾塌,女主的哥哥逃亡,女主和姑姑被囚禁孤島冷宮小瀛臺,正元帝死後楊妃的兒子繼任新帝對姑侄倆磋磨羞辱,姑姑苦熬不久就心灰意冷離世,而女主在皇帝養子秦昭攻破京城時趁亂殺死了仇人,自己來不及逃走葬身火海,涅槃重生。

【上輩子的衛善就像這些宮人們心中所想的那般,千寵萬嬌的掌上明珠,衛家有錢衛家有兵衛家有人,衛家就是她倚靠的大樹。她從來沒擔心過什麽,前半生所煩惱的不過是穿什麽衣裳戴什麽首飾,最大的不順心就是太子不喜歡她。前朝事她聽也聽了,聽在耳裏沒聽到心裏,有些事能撿起來,有些事卻撿不起來,讓她突然之間智珠在手運籌帷幄是不能夠的,可走一步看一步不夠,走一步要是能看上十步才安心。】

重生後衛善再也不是玻璃瓶裏的小姑娘,比前世想的多看的細後,也對身邊人有了全新的一番認識,其實衛善並不傻,她只是一直以為自己活得安逸不必憂心,姑姑也一直給她營造這樣的假象,其實一切早有預見,甚至要遠究到正元帝當年那場救援不及時導致衛家兒郎戰死。

作者塑造的正元帝很成功,他就是一個多疑的、始終無法突破自身出身局限的土皇帝形象。女主家將女主的姑母嫁給正元帝這個原本一無所有還帶著寡母兒子的大齡鰥夫,是賞識他草根出身有上進心,對他的提拔栽培唯一的期許也只是想他能老實本分看在提攜教導之恩和身份差距上全心全意對衛皇後好,但文韜武略的女主父親衛敬禹卻唯獨看錯了人心,正元帝粗魯憨厚的外表下,是一顆充滿野心與嫉妒瘋狂的心,雖然衛皇後不一定有多愛正元帝,但她絕對做到了一個妻子對丈夫的責任,不管是孝敬忍讓刻薄庸俗的婆母,還是誠心教養平庸的繼子,她自己第一個孩子在戰爭逃亡中早產夭折還傷了身體,而正元帝卻攜美妾楊雲翹和幼子秦昱享受成功喜悅。把衛皇後的善解人意委屈自己體諒別人當作理所應當,即便做了愧疚之事也只是後悔一時半刻,覺得總能被諒解。

至親至疏夫妻,憑心而論不管是女主的姑母還是衛家,都沒有對不起過正元帝,而正元帝反而像鳳凰男的典型,一面認為這些都是自己付出努力應得的,一面把最初提攜視為龍潛時的坎坷,是不可為外人道的轄制,甚至是對他鴻鵠之誌的羞辱,他的援兵是否故意晚到現今已不可考差,但正元帝的心裏對衛敬禹戰死絕對是喜聞樂見的,只有當一直壓制在自己頭上的耀眼光輝隕落後,他這顆其實並無特色的小星光才能有出頭之日。作為最終的勝利者,他倒是選擇性遺忘了,這個世界不是有努力就一定有所收獲的,有識之士何其多,郁郁不得誌者何其多,沒有伯樂的賞識栽培,沒有強力的平臺展示,他再有天賦也不是千裏馬,一代梟雄需時事造就。

初始衛善仍舊認為她的敵人就是上輩子的敵人楊家、寵妃楊雲翹、皇子秦昱,楊家在正元帝還是小將領時獻女求榮,楊雲翹嬌媚天真占著正元帝的寵愛,而女主的姑姑把她當妹妹照顧謙讓,養大了她和楊家的野心,其實楊家在原籍奪家產謀害長兄逼死寡嫂幹的一直是倒賣幼女的勾當,亂世投奔了正元帝,獻上的妹妹楊雲翹也只不過是調教好的優秀貨品,甚至皇子秦昱都有可能是楊家家主楊雲越的兒子,要說正元帝沈迷女色其實並不其然,到後期女主勸服姑姑提前防備,用其他美貌妃嬪分走楊雲翹寵愛使其失寵後,才明白正元帝的薄情,楊家只不過是他借機打壓衛家的兵器罷了,而上一世,這樣失控的兵刃謀害了正元帝給予厚望的長子太子秦顯,陷害給衛皇後的弟弟,衛家被本來就埋藏殺意的正元帝順勢打壓除去,楊家壯大崛起又謀害了皇後嫡子,正元帝雖有疑慮但也只能將皇位傳給僅剩的兒子秦昱,甚至為他掃清障礙陷害除去了反對楊家的重臣袁禮賢。在正元帝死後,秦昱與楊家的肆意妄為致使本就初建不穩的江山,反叛之兵四處崛起,秦昱也在已故太子戀人姜碧微的復仇下被掏空身體重病不堪,外憂內腐的朝廷瞬間瓦解被正元帝養子秦昭帶兵攻破。

這一世早早防備鬥倒本就心機不高明的楊雲翹和楊家後,衛善才清晰的看明白,衛家覆滅的罪魁禍首是姑父正元帝,她一下變得很茫然,衛家如何低調恐怕都無法自保,只能勸說姑姑叔父早做防備,並計劃這一世要保住太子登位,因為太子對繼母衛皇後敬重,且作為兄長仁愛正直,正元帝死後他絕對能信任善待衛家。而萬幸,在她步步為營的路上並不孤單,遇到了能看出她煩憂的“二哥”秦昭,秦昭是正元帝還是小將領時認得養子,早早被立為晉王的秦昭是正元帝計劃為太子培養的輔臣,雖然軍功赫赫能力卓越卻不是親子沒有繼承權,上輩子女主因為姑姑衛皇後期望她嫁給太子,一直和太子的戀人蜀國亡國公主姜碧微爭強好勝,要說她多喜歡太子哥哥嗎?也許並沒有,只是不甘心有人強過自己吧,所以並沒有看懂正元帝不期望太子和任何權臣聯姻養大外戚的意思,反而按照正元帝暗喜的為難太子真愛使太子也與繼母皇後衛家產生芥蒂。而這一世她早就放下當時莫名的好勝心,反而關照上輩子暗中照顧被囚禁的她與姑姑,以身飼敵毒殺秦昱為太子報仇的姜碧微。

於是也看到了身邊從小最寵愛她的“哥哥”秦昭,兩輩子的時間太久,衛善陷在執念裏忘記了從小都是秦昭照顧她,別的哥哥淘氣嫌麻煩甩開她這個小尾巴時,都是秦昭耐著性子陪她這個唯一的小姑娘玩,甚至在戰亂物稀的日子,盡量滿足她許多嬌氣包的願望。重活一世,秦昭依舊是那個嬌寵著她的“二哥”,在楊家二子仗著楊雲翹的寵愛覬覦輕薄衛善時出手教訓,後期更是作為太子好兄弟,調節太子與衛家的關系。這兩個人的戀愛過程,充斥著兩小無猜的回憶,和初出萌芽的絲絲甜意,穿插在大脈絡裏,暖心動人。

衛皇後在察覺正元帝的防備太子的無心後就打消了讓衛善與太子湊對的想法,與正元帝的婚姻讓她切身體會到嫁一個真心愛你的人,比利益聯姻相敬如賓的日子幸福太多,也因為秦昭養子無實權地位的身份才能順利的從正元帝眼皮子底下討到衛善做媳婦兒,這倆人的戀愛路還是蠻順風順水的,後期到藩王屬地建立根據地的日常也切合精彩。感覺這倆貨最甜到我的就是大婚時,在秦昭看來衛善還是他小時候起就嬌慣哄著,動不動就掉金豆子的小姑娘,所以怕男女之事嚇到了她,就嘴裏含塊糖哄著餵給她吃,兩個人互換著糖吃,就這樣那樣了哈哈哈,所以後來男主想那啥啥就問她想不想吃糖,女主有沒有真吃到糖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吃了一嘴狗糧。

【心裏偷偷想過,不敢對人言,頭一個發現的不是別人,是秦顯,衛平沒看出來,母親也沒看出來,是秦顯先拍了他的肩膀說善兒嫁給誰都不如嫁給他。此時想來,是偷偷在心裏想過許多回了,太隱晦,連自己都不明白,稍稍一冒頭又趕緊壓下去,自己覺得自己配不起,已經有的夠多,再想伸手攬月入懷那便是所求太多。想到月亮當真入他懷中,肚裏還懷了他的孩子】

女主家和秦昭目標一致,算是堅定的太子黨,比起態度曖昧不明的正元帝,甚至更希望太子早點登基,因為正直忠厚的太子絕對會信任善待他們的。所以女主除了努力著讓自己一家擺脫上輩子被正元帝害的家破人亡的悲劇,也致力於打壓上輩子坐收漁翁之利的贏家秦昱和他背後的楊家,阻止太子被他們害死,但是卻沒想到命運不可逆轉的,太子躲過上輩子的死劫後,還是在冰原失蹤了。

說道太子,就不得不先說一說姜碧微,女主因上輩子的恩情和攜手報仇的交心,對初來乍到的姜碧微十分照顧,衛善說“要報活命之恩,確是無人知道無人計較,可她心裏明白,絕不能當作不知。”可從出場就感覺姜碧微是個很有爭議的人物,雖說女主初始把上一世的感情過早的投註在這一世跟她素不相識的姜碧微身上也有錯,但是姜碧微對女主的某些做法,可謂是很讓人失望的。其實,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上一世是因為她們有共同的目標共同的敵人同樣的身苦,才能片刻交心,而這一世的碧微對她是羨慕是防備的,是在衛家初見微勢後,就打算另尋牢固大船的逐利者。能怪她嘛,她本是公主之尊,原不比衛善差,可如今父母亡故長兄被逆賊殘殺,被迫獻上國土身家求一個保全幼弟,但是他們要寄人籬下被人拿捏空有名頭,日子不好過,審時度勢倒也是常理之中。可她總給自己留有余地待人心不真誠的做法,總讓人覺得與其說謹小慎微不如說趨利避害。開始害怕太子對她輕浮就投靠女主,而逐漸看懂正元帝態度,見衛皇後及衛家的大船沒有她想的穩固,對比了太子的誠心又接受了太子,反把女主一方弄的好似不願意撮合般尷尬,後來在女主好意提點下發現太後是最容易掌控有利可圖時又逢迎上太後,舉手之勞都怕牽連自己不再給衛皇後遞送消息,心思太重待人不見誠心,好似誰肯對她好且有助益她便和誰親睦,但這親睦也要透著點距離可進可退,可以說設身處地的想她的做法可以被理解,但是感情上不能被接受,有種好心餵了白眼狼的感覺。

後來因為正元帝的私心,姜碧微只能為妾室良娣,反而給太子後宅埋下了諸多隱患。要我看,太子妃和太子是茶壺不配茶蓋,這事要怪正元帝,正元帝打著好算盤,怕兒子如自己一樣被強勢的妻子母族外戚拿捏,要給他找一個無權勢背景的平民小戶的妻子在內宅一言九鼎,這正是他眼光的狹隘,所謂門當戶對,放在皇家也一樣,世族大家教養多年的女孩子如何是尋常人家可比的,就算他正元帝這個皇家的父子亦出身貧農,可也已跟著衛家過了多年嬌養日子,正元帝跟著衛敬禹耳渲目染,太子則被衛皇後舒心教導,在這樣的眼界生活習慣和規矩喜好都與普通人家是有極大差距的,要不怎麽說王子灰姑娘的那些故事結尾是盛大婚禮沒有後面過日子的劇情呢,古代的女子本就比現代封閉接觸的事物少,太子妃前所未聞聽不懂看著驚奇的,卻是女主和姜碧微從小耳宣目染司空見慣的,真心相愛的人在一起克服生活差距代溝已有艱難,何況是本來就情份涼薄的兩人,就好比把不懂社會初出茅廬的大學生一下架在大公司總裁位置上般跨度太大,適應難度高又來不及學習,還和搭檔有了矛盾,又對夥伴疑心防備不肯輕信,太子妃因為衛善與姜碧微關系親密對她防備,從而對作為衛善姑姑的衛皇後的真心教導抵觸叛逆,在心底結怨。

太子妃狹隘愚蠢,明知太子有個愧對委屈的真愛,還要去給真愛姜碧微使小絆子做棒打鴛鴦之舉,甚至太子和小妹衛善來往頻繁了都要去妃嬪皇後面前告狀公主行為不端不顧男女大防,如果是普通人家長嫂為母也就罷了,可皇家裏不是如此分尊卑,親屬關系在權力面前就是白紙,不然為何宮妃皇後的爹娘見到女婿女兒還要行君臣禮,衛皇後對她已是諒解和善,偏她還看不明白私下怨恨上。其實正元帝逼太子退步納原本是公主的碧微為妾就是錯誤了,太子妃母族低微按著皇帝的意思也不會讓這門外戚有大前程,而碧微公主之尊為妾居於太子妃之下就更是尷尬了,從出身才華上不但天差地別了,還有太子的舊情分偏愛,正元帝自己寵愛楊妃把衛皇後弄得處處委屈就是先例,可好賴衛皇後還有個實力母族和端正品德,這才一忍多年在衛皇後大度下勉強相安無事,正元帝“以己度人”想的美,以為誰當妻子都能做到衛皇後這樣後宅安寧委屈自己,就是讓正元帝日子過的太舒心了,他才越發不知足有精力動歪心思。而太子這就麻煩了,說白了太子妃空有自己院子裏的地位,原本出身甚至連空架子公主碧微都是比不上的,尊她基本上是看在正元帝和太子的面上,可她沒有權力連太子的情份都熬沒了,可不後路艱難,內院裏拿捏小妾倒也罷了,還要想借嫂嫂的尊卑拿捏實權公主之尊的女主衛善,肯定是要吃大虧的。更無論她看姜碧微為和睦退讓便覺得自己占理打壓,就因為碧微是太子真愛不管她如何老實本分都礙眼,非要擡著別的妾室模仿碧微扮相舉止來打壓惡心人,結果擡起來的倒是個心大的,太子妃自己擡舉的人反而自己壓不住了,碧微稱病退避把自己關在屋裏不敢外出,她還要派太醫盯著揭穿撕破生怕姜碧微是假病偷懷孕,姜碧微與宮妃太後公主們熟悉,她就要去拉攏結派,衛皇後和女主早就為了顧及她和碧微斷絕來往,倒反而被她小人之心弄得尷尬,本來她正室的地位不會被撼動且太子原本對她也有愧疚,現在生生被逼的局面成了,一個怪他寵妾滅妻一個怪她占了正位,想幫她的群眾都覺得太子也委屈只能圍觀了,可不只能成了怨偶。

碧微苦不苦?是苦的,國破家亡正經尊貴的公主現在也只能寄人籬下看人眼色,本以為有真心的人喜歡以後有了依靠卻沒想陷入更深的困苦,她地位尷尬既尊貴又不尊貴的公主身份,又被皇帝視為心尖的太子戀慕,把她推到了風口浪尖,太子沒有如願承諾的娶她,他們被打著自己算盤的正元帝插進了太子妃和一院子的女人,因為太子對她的重視這些人早早的就在太子妃的帶領下如臨大敵,面對這些無辜“第三者”們,碧微初始是選擇退讓的,但是她退沒有換來和平共處,而是對方的得寸進尺,為怕出身低微沒什麽家底的太子妃尷尬,太子賞賜的好物件甚至她自己公主時的份例都不敢拿出使用,面對太子的重視她都是稱病退避反勸太子尊重正妻善待小妾,可太子妃是個大愚若智的,太子前腳剛出征,小妾就仗著正妻找上門挑釁,太子妃自己擡舉的人都管不住反打臉,惹了笑話也不收斂還借著衛皇後替她處罰小妾的由頭阻了碧微探弟,終於觸怒了姜碧微的底線,碧微不開心太子也不開心,他們已經如此不開心了別人還不滿意,退無可退物極必反,既然無法和平共處那還不如不再委屈自己,反正進退都是一樣的結果,不如隨性快樂過。碧微開始反擊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借太子妃風寒避羞主持宮務,不但把內院打理的井井有條,還辦了太子妃想不到的花宴替太子維系內寮籠絡朝臣走夫人外交,不但沒有太子妃只計較內院得失日日向皇後婆婆抱怨的添堵,連皇帝都要贊一句周到,足可見眼界差距,將心比心也讓太子妃躺在病床上看看外面熱鬧自己院裏冷清的滋味,其實姜碧微一個喪父喪母孤女,真放在世家貴女面前未必有多優秀,可偏恰好正元帝把她這翎羽鳥放到了雞窩裏,不是太子心頭好也能比出彩來。

【“我原來總想息事寧人,殿下這樣愛重我,能為他忍便忍得些。譬如這對鐲子,自他送給我,我從沒有戴過,怕人冷眼,怕人閑話,可我今兒戴了,他有多高興。”】

可是他們兩個苦命鴛鴦才不再顧忌旁人的放肆幾天,太子就出征在冰原失蹤,叫人嘆息: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太子一失蹤,太子妃第一件事就忙著和小妾搶孩子甚至將人逼死,連和女主都撕破臉了,甚至為了皇長孫的地位構陷姜碧微孩子的出身,她不但誣蔑了姜碧微,也傷害了太子的名譽,才逼急了碧微出手,也讓皇帝不再容忍她。

【若不是孫侍衛在紫宸殿階前自盡以證清白,那麽碧微和承佑會一輩子背著汙名, 十年二十年之後也依舊洗不脫,若是太孫真能順利上位,也可以用這個來壓弟弟一輩子。二人之間早在秦顯身死就已經不是妻妾之爭,太子妃觸著碧微心中最看重的人,原來的忍讓與相安,便都不復存在了。當年這些女人一同選秀,又早早知道太子有個心愛的姜姑娘, 欲求她當太子妃而不得,姜碧微就好似懸在東宮妃嬪頭頂上的利劍。進東宮的時候哪一個都是小心翼翼的, 心底也未常不曾慶幸過, 幸好沒選自己當太子妃,除了討好太子,管束妃嬪之外,還有這麽一尊佛壓在頭頂上。幾個姑娘在一處呆了一年有余, 境遇相同自然同仇敵愾, 姜碧微雖進了東宮,卻怎麽也融不進這個圈子裏,但凡有人對她的示好給予回應, 那便是背叛了姐妹。可世事難料,過了幾麽些年,姐妹早已經不成姐妹了,雲良媛是怎麽死的,東宮裏人人都有數,她才剛從鬼門關裏掙脫出來,太子妃便推了她一把。說是她自個兒想不開也好,說是太子妃害了她也好,總歸她死了,死後兒子成了太子妃的,榮耀也成了太子妃的,雲良媛卻連一幅畫影都沒留下,孤單單一塊牌位,這些年親生子都沒給她上一柱香。東宮除了有子的二人,余下的都在觀音堂中念經,青春少艾滿身素縞,心經念了多少遍,越是念心裏就越是空蕩。整個東宮就只有太子妃一個人,從來也不踏足佛堂,她有這麽許多人要交際,甄家在外頭風升水起,父親封了奉恩伯,母親得了一品誥封,哥哥盡皆封官,家裏的七親八眷哪一個不跟著雞犬升天。一邊是鮮花著錦,一邊卻是檀經古佛,三月五月尚可相安,三年五年都從這佛窗之中看正殿是如何熱鬧的,又怎麽還能相安呢。】

正元帝更是在初始的悲傷過後就開始明目張膽的打壓衛皇後和秦昭,表面上對皇後和嫡子秦昰關愛讓眾人誤解他有意立嫡子秦昰,實則是防備著權臣和衛家,待太子妾室生下長孫後就立下太孫,甚至等不及皇長孫長大把他和碧微生下的皇次孫比較下品行,晚年喪子的正元帝開始他遲來的肆意妄為,甚至為了皇長孫地位鞏固除掉了從龍之功的幾位重臣,只留下唯一信賴的土匪出身兵痞“兄弟”魏寬,結果他的心急也逼急了這一世被打壓的比較小透明的楊妃之子秦昱,秦昱也是陰狠之人,因為女主揭發楊家背景怕被牽連甚至毒殺了親母楊雲翹,在正元帝立下太孫後利用楊家下毒又構陷給楊家,把楊家害的全家被正元帝報復慘死,而皇太孫因為中毒成了癡兒,正元帝之前又為了把魏寬家和皇長孫牢牢綁在一起,早早下旨將魏寬繈褓中的小孫女立為太孫妃,反而為未來埋下了禍端。

其實,正元帝自太子死後就陷入了繼承人僵局,立太孫子幼母壯,母親(太子妃)又是個毫無政治頭腦的糊塗人,而閎股大臣大多年邁無法托孤,立嫡子也一樣秦昰年幼培養起來如拔苗助長,僅剩成年的秦昱又心機不純,唯一適合做皇帝的男主秦昭又是沒有血緣關系的養子,正元帝自己身體已經被丹藥掏空命不久矣,想一想正元帝也是真愁。

其實衛家人都沒有權欲之心,不然絕不是現在的被動局面,當年衛敬禹不會戰死。
【“昰兒並不想當皇帝。”與其說他不想,不如說他不懂得,他還沒成長到能夠理解皇帝究竟是什麽的年紀,就早早的讓他開始學習他並懂得,也不喜歡的帝王之道。】
【可人在世一日,一日便爭鬥不休,到哪兒都是一樣,乞兒爭食才能飽肚,將士兵丁,宰相尚書都是一樣的。】
【衛善搖搖頭:“袁相的用意,還用揣摩不成?昰兒這樣小,拴慣了的小馬駒,大了也撒不開腿跑出去,袁禮賢想學熬鷹人,把這只小鷹熬出來,這鷹就聽憑他的驅使。”】
【袁禮賢難得話多,看秦昭不否認更願意和他說一點真話:“雍王友愛孝悌,只有他登帝位方能保得大業血脈綿延,以帝王來論,他多有不足之處,可以君子來論,他足矣。”】
【衛善心頭一凜,此時決斷,面前站著的就是秦昱承吉承佑,甚至還會有秦昰秦晏,所有正元帝的血脈,和所有可能登上大位的人,衛善輕輕搖頭:“還遠遠沒到那一步。”葉凝看著她,輕描淡寫:“總會到那一步的,會比你想的,更快。”一面說一面笑,自覺這天下大半的烏鴉嘴,怕都是先知先覺的人,說中了人不願意想,不願意信的事,這才被人不喜。】

我覺得正元帝最對不起的兒子就是衛皇後的嫡子秦昰了,太子在世時,他期望這個兒子不要太出眾,不讓朝中有立嫡立賢的呼聲,其實他對原配亦沒有感情甚至因為成親三天就出征,連這個人的印象都不深了,但是太子卻時時讓他想到自己,平凡的出身沒有背景,並且太子的長相非常像正元帝,所以正元帝想把自己沒能如願的私心在太子身上實現,例如給他找一個毫無背景的太子妃。而太子死後,正元帝一下沒有了方向,讓皇後的兒子嫡子即位其實是名正言順的,秦昰是年幼但正元帝也不算太年邁,足夠給秦昰成長的時間,但是他卻私心一意孤行的選了剛出生的皇太孫,甚至為怕阻擾假意與衛皇後恩愛假意關愛衛皇後的子女將他們立為靶子,然後毫不猶豫的舍棄,小女兒如意公主到正元帝死後還僅僅以為疼愛她的父親只是與母親吵架了,殊不知如果她不是個女兒,正元帝全然不會是這個態度。正元帝甚至刻意氣死了一路扶持他走上帝位的老臣袁禮賢,死後還誣陷他通敵叛國,讓最重名譽的袁禮賢死後汙名,就因為他違背自己執意立嫡。
【正元帝受了袁禮賢許多年的氣,有多少回袁禮賢把他頂回去,衛善還記得小時候在丹鳳宮中聽正元帝罵袁禮賢的日子,好容易袁禮賢死了,二十五年來頭一回無人再駁他,正元帝嘗到了大權獨攬的滋味,如何還肯放手。袁禮賢再不是一塊無暇白玉,反而徒曾嘆息。君臣一場,正元帝竟能狠心如此】
【賀明達是反叛罪名;胡成玉是指使朝中大員受賄,致使邊陲不隱;袁禮賢則是私通大夏。人人死得有憑有據,管它其中有幾分真,刀架起來正元帝便半點沒手軟】

幾個重臣接連被除去,正元帝又把念頭動到了男主秦昭身上,派他去大漠打很難取勝的仗並刻意斷供軍需援軍想讓他死在大漠,甚至對嫡子秦昰和幼女如意也開始疏遠,泥人也有三分火氣,皇後衛敬容一生溫和從沒做過惡事,但正元帝傷害了她的孩子,還要殺她的孩子們,為母則強,她也絕不能讓正元帝這個人渣再繼續活下去了,於是和女主聯手買通太醫,還有一位與正元帝有仇的妃子喬昭儀出手,激發了正元帝體內的丹藥毒性,他中風口不能言身不能動,才看清周圍的人心,最終被來報仇的喬昭儀和狠毒的秦昱折騰的生不如死,在悔恨中咽氣。

衛皇後和女主想法太理想,以為正元帝這個禍根死了,一切還來得及歸於平靜,這時候衛家和秦昭依舊沒有爭奪之心,可是沒想到太子妃為了私欲,隱瞞了皇太孫已經變成癡兒的真相,在已經無法取消的登基大典才敗露,眾朝臣震驚,皇太孫被太子妃和她的娘家牢牢把控成棋子,太子妃以為養子當了皇帝就可以為所欲為,在宮內磋磨碧微等太子的遺孀,慢待曾經“教訓”過她的衛皇後和女主,甚至擡舉娘家侄女羞辱未來皇後(魏寬家的小孫女),她認為已經萬人之上再也不用“委曲求全”甚至膽大妄為的要跟小叔秦昱安通款曲,被碧微的兒子撞破要殺人滅口,如此作死,終於引得眾怒。

第一個忍不下去的就是正元帝托孤的魏寬,魏寬這種匪類出身的人最重義氣,正元帝讓他失望了,正元帝實在是個自私鬼,賀明達與魏寬跟著他打天下,為了給兒子太子留個助力他把賀明達貶斥,兒子死了他怪賀明達保護不周讓他全家陪了葬,而謀士袁禮賢活著要物盡其用,阻了他立太孫就要擺他一道把人氣死,死了也不讓他逝者已矣,要汙蔑他通敵,為的是用一個死人將敵國的悍將拉下水,為一統天下掃除障礙,這樣完全不念舊情不顧理德的人,如何不讓最重坦蕩最講義氣的魏寬失望,兔死狐悲,不怕盡忠身死,就怕死的不值,為不值得的人投死。本來魏寬還能忍,畢竟正元帝不算善終,看著正元帝死相淒慘,魏寬多大的怨怪也都咬牙算了,但是太子妃做了太後後,為擡舉母族不停啪啪打臉應該是她依靠的魏家,魏寬本來就恨正元帝為私心綁上他,把他家視為珍寶還是嬰兒的小孫女就強配給了皇太孫,如今不但暴露皇太孫是個傻子,未來婆婆太子妃還是個羞辱魏家女眷的蠢婦,做了皇帝的皇太孫更是在養母的教導下輕慢魏家,甚至仗著根基不穩剛剛崛起的母族想毒殺魏寬,最終官逼民反,魏家造反。

【人人都知永平帝已經容不下魏寬,他才幾歲,就敢踢打魏寬,又有甄太後在背後挑唆,說要殺了魏寬,等他年歲長些,真的親政,他們這些人難道還有活路。】

女主雖提前預感計劃了帶衛皇後逃走與男主匯合,但衛皇後為了保護碧微的兒子被追兵射傷,女主留下照顧姑姑被捕,衛皇後傷重不治,衛皇後前世今生都沒有享過福,日日都有憂慮,但是這一世她作為妹妹為兄長報仇(弄死了正元帝),作為姐姐護住了弟弟(女主叔父),作為姑姑幫助了她最疼愛的善兒(女主),作為母親保護了子女,在亡命一刻把生的機會留給幼小的孩童(碧微兒子),在衛善懷中平靜離世,沒有再經歷一次戰亂目睹一次紛爭,提早去與地下的衛家親人們團聚,也算幸福吧

後來魏家登基,男主率兵攻打,打的魏家節節敗退,擒下魏寬大兒子換回了女主,之後一步步攻入京城,將魏家逼走關外,然後一鼓作氣統一了南北朝。(正元帝畢生所願統一的前朝遺留)

【衛善每一次站在高處心境都不同,初醒時是惶恐,在王府中是迷茫,到得此刻,才終於心安,整個大業在她眼前,而心愛的男人在她身邊。】
HappyEnd

PS:簡單提下值得一說的配角
1、第一當屬男配魏人傑,這人就是實實在在的武生楞頭青,他爹魏寬還有點心眼呢,他卻是一門心思的熱衷武藝,女主衛善回鄉修祠祭祖,他曾被正元帝安排做護衛隨行,一路上從認為衛善是嬌滴滴任性的小公主,到目睹衛善破了人口販子冒充朝廷選秀的案子,更是見衛善一路的善舉,到了衛善祖籍已經暗中欣賞戀慕上這位小公主了,可是他只會傻傻的送東西,給衛善打獵物送皮子,在楊家二子輕薄衛善的時候闖禍將人打死,還要靠衛善袒護才能用發配邊疆參軍抵過,後來魏人傑跟著太子迷失雪原,大家都以為他死了,沒想他活著回來尋衛善,但是心愛的姑娘已經嫁做人婦有了子女,正元帝更是把他定做太子冥界陪侍成了板上釘釘的死人,按正元帝對護衛不利的賀明達一家的態度,太子死了他活下來一定不會有好下場,還要牽連魏家,只能隱姓埋名,到後來魏家反叛,他還傻傻的想和女主在一起,以為是保護,實則又把衛善推到了危險境地,結局他跟著魏家殘兵退走到關外,再無音訊。

2、魏人秀和袁含之這對,袁含之是袁相袁禮賢的次子,他爹還有個扶植明主留名百世,圖名的私心呢,他絕對是書生意氣耿直的典型人物,因為皇帝曾想把他和魏寬的女兒魏人秀湊對,逃婚一路來了男主秦昭的屬地,對男女主將屬地治理的井井有條,和對男女主的能力人品新生敬佩,後期袁禮賢被皇帝構陷,魏寬為了保下袁家,將魏人秀嫁給了袁含之,本來他們歸鄉男耕女織會過上平靜安逸的生活,但是魏家反叛,袁含之投奔男主秦昭起義,與魏寬對立,這對兒戀人也因為立場分開,後來男主嘆息袁含之和魏人秀的姻緣,故意俘虜了魏人秀送給袁含之,想湊合倆人,但魏人秀還是選擇了離開去尋找關外的家人,只留下一個孩子給袁含之,讓人嘆息,戰亂紛爭蹉跎女兒真情。

3、宮女椿齡和太監頌恩。椿齡來到衛善身邊時還是被欺負的瘦弱可憐小宮女,身份是前朝遺留下伺候過嘉合帝姬的舊宮人,後來喜歡上了負責文書的太監頌恩,女主就成全了他們,讓他們離開皇宮隱姓埋名去鄉下做一對夫妻,但是南朝獻上嘉合帝姬來與男主聯姻,讓椿齡找到女主報恩揭露南朝帝姬是假,因為她才是當年沒死的嘉合帝姬,前朝陳皇後帶著眾兒女自焚在甘露殿,卻不忍殺幼女,讓一個宮人帶著信物和小女兒逃走,但是宮人保護不周讓小帝姬撞到了頭,慌亂中以為小帝姬身死就遺棄了她,抱走了另一個女孩充數,真帝姬醒過來被錯認成小宮女。如今嘉合帝姬放下前塵,選擇與心愛的人白首到老,恩怨分明有舍有得,她留下的信物簪子也幫男女主找到了陳家世代相傳的寶藏,大概是冥冥之中,陳皇後對衛善的感謝吧,與喜歡的人過向往的日子,也許比做一個公主更快樂。

書名:鳳凰臺
作者:懷愫
文案
衛善火中重生
再回衛家鼎盛之時
殺小人滅佞臣撕寵妃
是身投憲網還是雲間獨步?
前路艱險,又與誰同?

內容標簽:宮廷侯爵 宮鬥 重生 豪門世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衛善 ┃ 配角: ┃ 其它: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14829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