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態不同看事情也會不一樣-女神的煩惱/金主的煩惱BY林綿綿(内有文章链接)

林綿綿這個作者其實每篇文選的題材都是很普通甚至說是大俗的背景,包括本篇娛樂圈|金|主文,但是卻總能寫出點讓人有思考的東西來,像《你當我有病》主角兩個富貴閑人,細水長流從脾胃相投,如春暖花開復蘇般,緩緩蔓延生成的愛情,或又如本篇,兩個不同階級三觀都不一致,但又有些許相似情感經歷的兩個人,從一個強勢一個忍受,到互相影響彼此的價值觀,磨合成最契合的伴侶。

有些人覺得男主的占有欲太變態了,但我說了,這篇文的主題就是心態不同看事情也會不一樣,上一世女主像個叛逆的小姑娘一樣,對男主在兩個人相處中的主控行為各種排斥,即使是對她好的事情她也會往壞處想、抗拒,這就陷入魔障了,這輩子心平氣和笑看男主的日常,才發現其實男主跟那些粘人的小女盆友一樣,表面高冷私下吐槽追星(女主),對女主的掌控幹涉其實就是時時盯哨天天查崗那些小女生的幼稚行為嘛,還有敵視男性|生物靠近他家女神,嚴防被挖墻角,時刻宣誓主權強調全世界我是你最好,這儼然是狂熱的迷妹哇,是不是很萌?所以不要偏見討厭他哇,而且他後期會改變的,好男人都是自己調|教出來滴。

————劇透慎入————
這個故事出場的男配們都貢獻了男女主關系的升華,所以我按照男配們的出場,把故事分成幾個階段:

雷崢——理解
男主紀承淮是個什麽樣的人呢,我覺得他初始是個非常以自我意識為中心的人,就像獨裁的領導者會想當然的下一些苛刻的任務不考慮下屬是否能執行,紀承淮作為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成功人士,還完全沒有能說的上話的長輩壓制,周邊相處的人也沒人會主動招惹他,且很少人能與之抗衡,因此他其實就是個被捧歪的大齡兒童,想當然的覺得自己作為強者就能擁有一切主控權(到現在沒被人砍死一定是有男主光環),包括對他喜歡的女主路漫兮,並且主觀的以為路漫兮應該愛他,主觀的幹涉著她的生活,反而讓她越來越排斥著他。這就像有些父母,認為孩子是自己的所有物,忽視他們是有自我人格的,偏執的以為孩子好的名義安排他們的人生還要求他們的愛與回報、感恩。

紀承淮父親這邊的親人相繼離世母親那邊由於舊怨不來往,親緣淡薄朋友也少有真心交心,他人生中最親近最忠實的可以說就是路漫兮了,所以在看到自己這麽在意的路漫兮,她的父母只把她當做搖錢樹,朋友也只是為了占便宜非真心,好感的追求者在遇到可能因為路漫兮而損害自己的利益時馬上就舍棄她的時候,就想當然的希望路漫兮能和他一樣理智的斬斷感情放棄不值得的只依賴他,卻沒註意到路漫兮的孤單,她還沒有他那麽堅硬的心,寧肯要虛假的親情友誼也想把對方留在身邊,不想因為紀承淮的過度保護傷害到周圍的人等等。

【感情經不起揮霍,更何況是沒有任何感情的血緣關系。他不願意去做不喜歡做的事,哪怕被人暗地唾罵,他也無所謂。因為他並沒有做錯什麽。】

【沒了父母的牽絆,在這個世界上,他就是她最為重要的人。他們有彼此就夠了,其他的所謂朋友不過是玩伴,不過是錦上添花。要或者不要,也沒有什麽太大的區別。】

因此,兩個人從一開始就有分歧的,因此,上一世的路漫兮忍受不了,最終像個離家出走的孩子般逃離逃避,沒想到躲了一陣後卻等到的是紀承淮的死訊,而紀承淮竟然把全部財產都留給了她,而她也是個沒命享受的,還沒回去就在路上被人砍死了。

重生回來,因為預知紀承淮活不過一年,所以路漫兮那心態是姐不跟你計較,可憐你死期將至的態度,偶爾還會很機智的糊弄一下他,然後這一不那麽計較,就感覺出不一樣來了,所以說心態不同看事情也會不一樣滴。心態不同的路漫兮看明白,虛假的親情和友誼不值得挽留,而她的“金|主爸爸” 紀承淮也沒她想的那麽壞。

【紀承淮心裏美滋滋的,他覺得路漫兮真的什麽都好,善良但不盲目,也不幹涉他的決定,他家漫兮真是乖。】

【“漫兮以後是紀氏的女主人,雖然有我在,沒人敢明面上輕視她,但她是個很敏感的人,我希望,她能靠她自己的努力,獲得別人真正的認可,這樣她才有底氣,才能真正的開心起來。”一起出席飯局,也不會有人再把她跟情人聯系在一起了,這裏面幾乎都是紀承淮的功勞,不過話說回來,找一塊璞玉,信心雕琢,好像也是一件蠻令人愉悅的事。】

【他從不在路漫兮面前掩飾自己。是的,他就是這樣的人,冷酷無情,哪怕至親死去,他也沒多大的感覺。可是這樣的一個人,他將全部的溫情都給了她。如果是幾年之前的路漫兮,可能她會害怕這樣的紀承淮,覺得他太薄情,可是在經歷過那樣的父母,還有獨自在娛樂圈嘗過的辛酸之後,她不怕了。不是所有人都有父母緣或者親人緣的。說句不好聽的話,有一天她的父母去世了,她也不會多悲傷。有感情才會悲傷,光有血緣沒有感情,其實就跟陌生人一樣。】

【“可要不要來這個世界上,根本不是我的意願,而是他們自己,那憑什麽我又要因為他們給了我生命,就要百般容忍?他們之所以抨擊,是因為事情不是發生在他們身上,過去那些委屈也不是他們受的,所以他們當然能站在道德制高點評論跟他們並不相幹的事。”】

齊尋——包容
如果兩個人就這麽糊弄著倒也可以相安無事的過下去,可是作者怎麽允許他們不情投意合呢,所以才有齊尋的出場。

齊尋可以算是兩個人關系的一根刺,一點即燃。齊尋原名齊修遠,路漫漫其修遠兮,可見兩家對他們的祝願。路漫兮有兩個自私自利的父母,為了追求自我享受,將孩子扔給路漫兮的爺爺奶奶不管,齊尋是路漫兮的青梅竹馬鄰居家溫柔的小哥哥,齊尋的爸媽也對父母不在身邊的路漫兮很照顧,如果沒有爺爺奶奶的驟然離世,渣父母把遺產全都搶去用做享受,致使路漫兮考上大學卻沒有錢讀,甚至還想將路漫兮“賣給”色老頭等這些事,他們大概會像許多普通的情侶一樣共同讀大學,奮鬥工作,然後白頭偕老吧,但是路漫兮不忍拖累他,不忍讓自幼對她照顧有加的齊尋爸媽擔心他,所以在齊尋爸媽找她談後,就遠離齊尋來到帝都打拼,路漫兮年輕漂亮卻沒有學歷,在帝都過了一段苦日子,直到進入娛樂圈開始演戲才有了好轉,而上天並沒有太薄待她,在她經歷潛規則時遇到了紀承淮,之後被他牢牢護在羽翼之下。

而紀承淮是個獨占欲強的醋壇子,曾經因為當紅小生雷崢跟路漫兮演過情侶吻戲,還是網友熱推CP組,在知道雷崢有意追路漫兮時就醋意大爆發利用權勢排擠過雷崢,雖然在紀承淮看來這是打擊情敵,但在同情弱者的路漫兮看來,雷崢就是因為喜歡她被她的小氣金|主打擊報復的無辜路人甲,等到紀承淮知道有陸修遠這麽個青梅竹馬初戀白月光時,那簡直是要爆炸,不但讓齊尋在帝都找不到好工作逼回老家,還逼他改名,簡直是醋的一發不可收拾。正因此上一世路漫兮對他是忍無可忍,畢竟總因為自己讓在意的人受傷害是無法容忍的,所以她才跑掉了。

而今生,本打算和紀承淮好好過一年,讓他開開心心去死(什麽鬼),誰想紀承淮竟然開始考慮結婚的事情了,還求婚求的特別深井冰。
【紀承淮感覺到她手裏的溫熱,心裏一松,老顧說得沒錯,苦肉計是很管用的,特別是拿身世賣慘,準沒錯。……他看向她,眼神無比的深情:“我死之後就葬在這裏。”緊接著,他又指了指另外一旁,“你就葬在我旁邊。”在紀承淮看來,這就是求婚了。他這輩子不可能再跟第二個人做出這樣的保證了。而對於女主角路漫兮來說,她聽了這話抖得跟篩子似的。紀承淮覺得自己是在求婚, 路漫兮卻覺得他是在威脅她。不然這話乍一聽就給人一種“我死了你必須在我身邊陪葬”的既視感, 絲毫沒有覺得浪漫, 反而讓人驚悚不已。帝都天氣幹冷幹冷的, 一直在墓園這樣站著也不是個事兒, 紀承淮例行公事帶著路漫兮來見家長之後,就帶著她上車準備回家了。】

而齊尋呢,終究抗不過現實,和父母安排的相親對象有了一夜情就娶了孩子媽,其實從路漫兮離開他去一個人打拼,她的世界就已經不再需要他,而他們也逐漸變為兩個世界的人。所以,在小心眼的紀承淮帶路漫兮參加齊尋的婚禮後,路漫兮就計劃糾正紀承淮的假想獨占欲。

正巧這時候冒出一個神秘男人,一次次給兩人下套,更是害路漫兮過敏住院,好假稱路漫兮病危將已經放下前緣不再往來的齊尋騙到帝都,故意讓紀承淮撞見,如果兩個人還是前世般最親密的陌生人的狀態,那勢必是紀承淮又因為吃醋不聽解釋執意虐齊尋,然後路漫兮絕對無法原諒他更不可能與他在一起,但這一世,經歷過這段緩和期,兩個人都有了一些交心,何況路漫兮明顯感覺有人下套,所以能及時勸解住紀承淮,經歷過這件事,兩個人也徹底解開齊尋這個心結,齊尋已成過去,過去是無法改變的,但他們二人還有許多未來,著實是不應該為不能改變的過去,去彼此傷害。

寧時遇——信任
寧時遇這個男配真是厲害了,我就覺得他竟然能在現在法治社會、高清攝像頭之下搞出這麽多事情來,真是佩服他的陰謀詭計了,而且這貨竟然也是重生滴,和他的變態程度一比,紀承淮整個都變得萌萌噠呢

寧時遇初識路漫兮就對她動心了,但那時他們都是初出茅驢沒有根基的新人,所以在前輩雷崢表現出好感時,他只能略表敵意,在紀承淮出現後更是隱藏在陰暗處搞破壞,上輩子路漫兮出走是他挑唆策劃,他讓最初想潛規則路漫兮的導演錄了假語音,偽造成是紀承淮安排導演去威脅路漫兮,然後在英雄救美,路漫兮信以為真就在他的安排下離開紀承淮躲了起來,而重活一世,路漫兮比上一世更了解紀承淮,彼此也更信任,寧時遇故技重施都用上了齊尋也沒能破壞他倆越來越親密,甚至談婚論嫁。

【無論紀承淮這個人在性格方面有多討人厭,但他活得坦坦蕩蕩,從來不屑於用陰暗的手段去對付別人,哪怕他當初報復雷崢還有齊尋,都沒有背著她。】

急眼的寧時遇策劃了一件大事,他先是謊稱知道上輩子紀承淮死亡真相騙走路漫兮,然後讓事先找好的一個與路漫兮很像的妹子去整容,騙她的感情控制她讓她去偽裝成路漫兮出走的假象,然後被監視器照到自願登上一個會墜毀的飛機,李代桃僵造成路漫兮死亡的假象,然後把真正的路漫兮囚禁在島上小屋,等紀承淮到了上輩子的時間死了之後,所有人都堅信路漫兮已死,他就帶著路漫兮遠走高飛。這段時間真相撲朔迷離,很是虐了一下男主,還好路漫兮給他留下了線索,還積極的在往來監視她的寧時遇身上留線索自救,才讓男主找到了她。

經歷生死才能明白一些事,紀承淮其實就是擁有太多東西的人總是自以為是,經歷過失去,才真正反思去施行改變。
【他並不傻,相反還很聰明,不是他不知道怎麽去愛人,只是過去他更愛自己。因為更愛自己,所以下意識地去忽略漫兮的感受,說到底,還是太過自私。人生真的有奇跡嗎?真的可能重來嗎?他不知道。從來沒有人告訴他,你愛她,就應該讓她開心,給她她想要的。他只想給她他想給予的,然後從她身上榨取掉他想要的一切,他想要她的陪伴,想要她的視線只停留在他一個人身上,想要她只愛他,甚至想要她忘記過去的一切。最後,他難道還要怪她,沒有力氣愛他嗎?如果能回到過去,他一定會以她喜歡的她想要的方式,以普通男人的身份去追求她,而不是將她禁錮在身邊。】

So,感情史為零,當時也只說一句“你以後就跟著我吧”就美人在懷多年的紀承淮,這回要好好體驗一把追妹紙的酸爽,如何用花式甜言蜜語求臨幸^_^

感情方面妥妥了之後就是解決紀承淮上輩子的死劫啦,因為同是重生的寧時遇也不知道紀承淮上一世是怎麽死的,讓路漫兮很憂心,推翻了幾個假設之後路漫兮終於註意到容易被人忽略的小人物身上。

紀承淮自幼被祖父母作為繼承人教養,他的祖父母是商業聯姻沒有感情,而父親是逃避承擔責任,母親是普通書香人家,算是嫁入了豪門,條件就是不能幹涉對紀承淮的教導,因此他自幼就親情淡薄,被嚴苛的培養成冷清理智的掌權人,而他的母親娘家楊家,因為他母親訂了一門故交的娃娃親卻悔婚嫁給了他父親,斷絕了來往,後來書香門第沒有資產的楊家逐漸式微,又看上紀承淮的財勢想用親情捆綁他照拂後輩,被紀承淮冷硬拒絕。而後來楊家長孫楊端品的女友入職紀承淮公司,與畢業後高不成低不就變得遊手好閑的楊端品分手,準備嫁給高管同事,讓憤世嫉俗卻不反省自身的楊端品嫉恨上了擁有紀氏的紀承淮,竟然想著安排剛出獄母親病危急需用錢的混混發小撞死紀承淮造成意外假象,然後讓楊家作為親屬順位繼承沒有後代的紀承淮的遺產,舉家翻身致富。

事情都解決後,紀承淮和路漫兮的故事也走到了圓滿。
【是的,這一刻就是這樣,恨不得一夜之間就白了頭,永不分離。紀承淮怔怔的看著路漫兮,這輩子他唯一動過心的人,也是唯一喜歡的人。她那樣的耀眼閃亮,站在人群中,他一眼就能看到。有時候紀承淮也會在想,自己到底喜歡她什麽呢,誰願意為了一份感情為了一個女人如癡如醉,誰又願意讓誰成為自己的軟肋。他突然很想跟過去的那個紀承淮說,對她好一點,她是你生命的軟肋。他也很想對現在的自己說,對她好一點,她是你生命中的盔甲。一旦動心,就是一輩子,然而這一輩子,好像也挺美好的。】

書名:女神的煩惱/金主的煩惱
作者:林綿綿

文案
路漫兮命犯災星,倒了一輩子的黴。
還好老天給了她重來的機會。
再來一次,她不逃了,也不躲了,安安生生當她的金絲雀——
反正一年後紀承淮就死了,到時候她可以繼承他所有的財產,當個快樂的小富婆\(^o^)/~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路漫兮,紀承淮 ┃ 配角: ┃ 其它: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92260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