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而喝之歌——評 The Dawnseeker 尋找黎明 By Sleepthief

The Dawnseeker 是我心裏的痛,不是在其故事的淒婉,而是痛在那已經遺失在不知名的搬家路上的專輯,承載者些許的回憶。 

失去的是最美的,這是一句顛覆不破的真理,於是,這張帶著回憶與傷感的專輯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排在我個人喜愛專輯排行榜的首位,也許這個時間的期限會是永遠。 

這是一張無法讓人隨音而喝的專輯,也許聽此音樂的感覺更像是在看一部文藝的歐洲愛情電影,這部電影的故事背景確恰好發生在美國。而電子和音的精妙的應用,將這種在一個貌似緊張實則蕭瑟的背景下發生的關於等待的故事詮釋的淋漓盡致。感覺有點像Eiswein,有些許的刺激但是更多的是回甘,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上頭,也許便是沉醉其中了。 

在音樂的掌控上,我覺得Sleepthief更像一個德國人,或許在柏林攻讀法律博士的經歷在音樂上影響了他,嚴謹而準確,氣勢恢宏。當然他的本職是一個律師,所以他的音樂在細節的處理方面非常的舒服,似乎每一個轉音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也許這就是Sleepthief本人的故事。 
有時候我想,對於這張專輯的喜愛是出於音樂本身還是對於Sleepthief本人經歷的一種嚮往。他學過歷史、哲學以及法律,對於音樂完全是自學成才。當然,我對於其經歷的憧憬與音樂無關。當選擇了歷史的時候會變得博學,當選擇哲學的時候會變得睿智,當選擇法律的時候會變得詭辯,前提是沒有涉獵歷史和哲學。出於一個純粹工科生對於人文科學的一種本能的好奇,我對於Sleepthief的經歷產生了一種近乎於敬畏的感情,這種感情不禁的轉嫁到了專輯的身上,儘管這輩子我也無法哼唱起其中的任何一首歌。 

 

Sleepthief的音樂在New Age裏的分類為Chill Out,很合適。Chill out music是指以讓人達到身心舒暢的音樂, 製造歡愉的想像氣氛, 此種音樂的前題必須要是讓聆聽者無負擔。如此說來The Dawnseeker的確很合適。 

那個在黑夜中隨風而吟的女子,等待的那無望的愛情。可是我們,不也是僅僅站在寒風肆虐,樹影搖曳的黑夜中尋找著那些無望的結論。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尋找光明。於是只要地球還在,那麼黎明終究會到來,眼睛還是黑色的,那些光明就不用找了。似乎有點美國災難片的感覺,無論多麼絕望,總會有那麼一絲陽光的。 
仔細想來,這這張專輯並不悲傷反而讓人舒暢的原因在於,這個愛情故事本身也就是一個哲學理念而已。Eurydice這個傳說本身說的也遠非愛情這個故事,在西方的很多文學或者哲學作品中,它往往成為某一個理論的佐證。那麼修過歷史,有哲學碩士學位,同時還曾經是傳教士的Sleepthief借用此故事,所要表達的也就遠非訴說愛情這麼簡單了。於是,在某種意義上,這張專輯所闡述便是Sleepthief的一個訴求。而這種思想本身,我想除了作者本人,大抵很難有人明白到底是什麼吧。 

雖然無法去與作者的思想共鳴,但是去與音樂共鳴還是多少可以做到的。這便是音樂的美麗,超出語言、文化的界限。目前人類最大同最共通的一個方面。那麼這個戴著哥特式浪漫的傳說所隱喻所表達的,是否就如The Dawnseeker所蘊含的等待黎明那樣,就算夜晚在寒冷黑暗,可是黎明終究會到來不是嗎。 

這是一張聆聽優於哼唱的專輯,聽著聽著便想自己之所想,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音響裏放著專輯,閉目凝聽或者看一本小說,也許還可以喝一小杯葡萄酒,就算不能哼唱,卻也一樣的沉溺其中。


忽然想起了一首很老的歌,用它來結尾吧。 

斜的雨斜落在玻璃窗 
黃的葉枯黃在窗臺上 
背著雨傘的少年郎 
他穿過一簾雨投來目光 
路過的人都向他張望 
他卻將一支口琴吹響 
再見吧那旋律依稀在唱 
再見時已不是舊模樣 

春花開了秋月清 
冬陽落了夏蟲鳴 
誰來唱歌誰來聽 
誰喊了青春誰來應 

窗外的風吹窗裏的鈴 
窗裏的人是窗外風景 
原諒我年少的詩與風情 
原諒我語無倫次的叮嚀 
原諒我年少的詩與風情 
原諒我語無倫次的叮嚀 
紅顏老了少年心 
琴弦斷了舊知音 
誰來唱歌誰來聽 
誰喊了青春誰來應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