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江湖無關的黑幫——評 杜琪峰的黑社會系列

黑社會兩部並不是杜琪峰的巔峰之作,熗火才是,但卻是極具個人風格的一部。之前看過一篇影評,說黑社會系列是教父畫虎不成反類犬的山寨之作,這種言論大多來自於中國大陸,源於嚴格審查制度下的無奈剪輯,不僅情節與節奏亂了,結局也換了。

黑社會兩部

是黑幫片,杜琪峰拍的黑幫片,所以它一看就是杜琪峰出品,打著銀河映像的印記,典型的香港黑幫故事,從故事本身來說,並沒有什麼新意,但是電影不同於小說的地方在於畫面往往可以表達出文字所表達不出的東西,於是故事就不再是故事,而是人,是社會。這就好比Francis Ford Coppola 和Mario Puzo之於教父,李安和Annie Proulx之於斷背山。

 

因為杜琪峰還是那個杜琪峰,所以黑社會還是那個黑社會,充滿了暗示、諷刺、血腥、暴力以及儒雅。冷暴力美學和精緻到每一幀的剪輯手法,這就是黑社會。但是,就行我開頭所說,黑社會兩部稱不上是杜琪峰的巔峰之作,熗火的靜態場景,暗戰的貓鼠遊戲,甚至是PTU精心設計的各種路數,這些在黑社會裏都不再是明顯了,於是情節便暗淡了,剩下的就只是殘酷的競爭和人性。

宿命與因果

杜琪峰說:我自己的生存理念就是宿命,很多時候人都會重複犯錯,不是重複一次,而是不斷重複,這就是人生。用在宿命上,人生是可愛的,可笑的,有趣的。

宿命是什麼,因果輪回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宿命論來自佛經,可是佛說:終生皆可成佛。那麼到底什麼是宿命,比如阿樂的五個乾兒子,最後除了占米以外都是塵歸塵土歸土,至於吉米,到底還是應了森哥的那句話:“你混黑社會,要麼就做最大、最有權的那個!不然的話,就趕緊離開!”但是森哥沒有告訴吉米,有的路不走你就回到原地,但是走了就永遠回不了頭。

第一部結尾的時候,阿樂用石頭砸死了大D,第二部的時候,阿樂被吉米派人用錘子砸死了,第一部的時候阿樂相瞞兒子但是沒有瞞住,第二部的時候他瞞住的,但是無濟於事。我總覺得這其中有著什麼偶然和必然。可以說成出來混的終歸是要換的。其實我覺得這裏面還有一點好的一面的,比如任達華的兒子在跑,逃離他的父親。他加入黑社會是一種無奈,或者說是一種叛逆,出於對於家庭的一種逃離,而最後他還在逃,那麼是不是就是在逃離這個血腥的社會哪,我寧願相信是的,如果不留下任何一點希望,這部電影也就真的絕望了。

話事人與妥協

有朝一日,民主化的選舉會成為人類的一個偉大的創舉,但不是現在。銀河英雄傳說裏面有一段,說所謂民主永遠是少數人支配多數人,因為人是會為了某些目的形成一個小團體,然後不斷的用少數服從多數,最後的多數在基數裏就成了少數。其實,這個所謂多數少數與實力有關,與資歷有關。

和連勝選話事人的歷史比香港選特首都長,一個延續了近百年的制度之所以存在並且延續,必然有其存在的道理。這裏面有很多具有中國特色的規則,或者稱之為潛規則。鄧伯說,這些叔叔輩的人選話事人,不是因為他們錢多勢大,只是應為資歷老。這裏面多多少少有著中國傳統的一種以老賣老的觀念。或者說是血緣社會關係廣義之後的一種建立在尊重與威信基礎上的依賴感,其實也只不過是在墨守陳規沉溺過去而已。不能說不合理,但是也絕對不能說合理。否則,第二部的時候鄧伯就不會被阿樂推下樓,而吉米也不會去結束那延續了100年的制度。

爭與不爭,無必然分別,比如雍正;妥協與否,也只是取決於環境,與人心無關。人在向社會妥協,社會在向制度妥協,制度在向人妥協,如此反復。社會的發展就是制度的完善和對待錯誤的態度的進步,於是集權與民主,公平與唯私,不斷地相互妥協。而在這部影片裏,以鄧伯為首的老一輩們不斷地去維繫話事人制度,然而,最後鄧伯離去吉米上位,當然這絕對不是一種制度去取代另一種制度,其實,這只不過是黑白兩道相互妥協的產物。沒有贏家。

冷暴力與儒雅

看黑社會系列,總會覺得人類又回到了冷兵器時代,幾乎沒有什麼火氣,派系鬥爭之間充斥的都是赤裸裸的冷暴力。簡單粗暴,但是很有用。杜琪峰的動作片是獨特的,無論是風格還是剪輯。我覺得這個系列的最大看點就是冷暴力與儒雅的結合,一動一靜矛盾的美學。

也許是古惑仔的影響太大,以至於在和大程度上給香港黑社會打上了一個較為臉譜化的烙印。而杜琪峰一直在試圖抹去這種臉譜化。黑社會並不只是用道情棍棒的粗暴恐嚇,而是更加有層次的趨於心理和靈魂層面的抹殺。第一部的滾箱子,第二部的狗,這已經不僅僅是一種恐嚇和教訓,而是一種對於人心深處的一種剖析,將不折手段、自私殘酷等所有人性的黑暗面攤開在陽光之下。

這是一個血腥的系列,第一部不覺得,到了第二部就體現出來了。那是一種近乎血肉橫飛的貼身肉搏,也許飛濺的不只是鮮血還有流逝殆盡的不甘。即便如此,也不得不說,在暴力的背後,我看到的是一種施暴者的儒雅,不可思議。

阿樂是儒雅的,哪怕在他用石頭砸死大D的時候,也是顯得從容不迫的,哪怕這種從容大多源自於他試圖在兒子面前掩飾自己的慌亂。這種慌亂不在於他殺了一個人,而在於他當著自己兒子的面殺了一個人,所以我可以認為,一個好爸爸是儒雅的。

吉米也是儒雅的。吉米是一個非典型的古惑仔,他總是試圖尋找一個安定的生活,賺他的錢過他的日子。所以他淡定,這種卻別於周遭喧鬧的淡定讓他顯的儒雅。哪怕第二部他也雙手沾滿的血腥,可是還是在血腥中看到了一絲清冷。

黑幫片總讓我們和武俠片聯繫在一起,深感於那個有人的江湖。而說到底,黑社會系列所寫的也不過是一群小人物的無奈與辛酸。雖然他們看起來是耀眼的,光鮮的,是不為生計發愁的。但是邊緣的社會定位使得他們很難融入到主流生活中,想要進去,就要付出代價。這是一個大的出奇的代價,包括理想、信念、傳統、生命甚至靈魂。這一切,與江湖無關。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