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小說寫作技巧小結

文章轉自龍的天空。

從小說的評判標總結新人寫手常見問題。

一:寫事物的模糊,寫人的浮與濫。

1,模糊的描寫。

上小學的時候,老師贊揚一篇文章好,會說它的描寫形象、生動。
形象生動,這大概就是好的描寫的標準。當然,通俗文學的描寫也有更高的層次,例如多麗絲萊辛海明威托爾斯泰莫言這些大作家。但對於新寫手來說,要做到形象生動都尚且不容易,所以我們把門檻放低一點,要求描寫具體而形象。

Continue reading “網絡小說寫作技巧小結”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我不是彼得潘,但我不想長大——紀念永不消逝的童話

喜歡童話無論是枕邊故事還是成人童話,喜歡兒童文學,喜歡兒童小說,喜歡到無以復加。那些簡單的故事,總是能夠讓人得到心靈的平靜。開心的時候看童話,會變得更加開心;不開心的時候看童話,會變得開心。

四歲的時候,已經忘記看童話是怎樣的心境了了,或許是睡前故事,或許是其它。十四歲的時候,已經不再看童話了,那時候的自己總是喜歡成熟的多愁善感的故事,文藝而且晦澀。二十四歲的時候,重讀童話,才會發現二十年的歲月寫下的是什麽,兒童所告訴我們的,也不僅僅是愛與真實的勵誌,而是童話作家歷盡一生對於生命,對於社會的探索。

很多年以前,體會不到成長的快樂,很多年以後,體會到了成長的代價。
猜到了結果,卻忽略了過程, 經歷了過程,卻遺忘了初衷。
後來,終於明白,所謂原來,就是現在已不在;所謂現在,就是未來將不再;所謂將來,就是一直都不在。

Continue reading “我不是彼得潘,但我不想長大——紀念永不消逝的童話”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6- 文明衰亡與附錄

人們常常從不同角度來探尋文明失落的原因。與古埃及相比,兩河流域與埃及同時人類文明的搖籃,但是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在許多方面都與古埃及文明不同。比如,美索不達米亞的歷史並不像埃及歷史那樣自成整體,而是與希臘、羅馬文化有某些相似之處。其獨有的特征是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絢麗多姿,異彩紛呈,但是同時由於異族的政府,常常造成政治史的終端,從而也容易是文明出現斷層。

兩河流域地勢平坦,無險可守,環居周邊山區和沙漠草原的遊牧民族便走馬燈似地輪番搶占,征服這塊兒肥沃的綠洲。武力的征服常常使幾千年的文明成果毀於一旦。

地理學家還從地理環境的變遷來探討文明是火的原因。他們引用過了大量的事實,說明兩河流域文明區生態惡化、環境變遷也是文明失落的一個重要原因。

Continue reading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6- 文明衰亡與附錄”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5- 建築與藝術

兩河流域的文明已經淹沒在滾滾的黃沙之中。但是,在那些寂寞的山包上,卻還殘存著昔日輝煌的遺跡,那些時候或者禁書的精美雕刻品也保存了下來。在3000年的時間裏,不同的王朝和國家時興時滅,彼此交替。在相互鬥爭和交融的過程中,他們創造了夢幻般的建築和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Continue reading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5- 建築與藝術”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4- 文學與科學

文字與科學的水平,是一個文明最重要的量化指標之一,前者代表著傳承,後者代表著發展。

毫不誇張的說,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字和文學史不朽的。這裏面八號有2層意思,一是說明他們對人類文明具有特別的藝術價值,而是由於其特殊的書寫材料,它們確實是“不朽的”。

Continue reading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4- 文學與科學”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3 – 信仰與習俗

一切文化的開端都離不開宗教。宗教是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基礎,是文化的動力和藝術創造的源泉。美索不達米亞的歷史並不像埃及歷史那樣自成整體,而是與希臘、羅馬文化有著某些相似之處。其特點是一連串遊牧民征服和變為定居,而後又為新的遊牧民族征服。

蘇美爾人、阿卡德人、巴比倫人、亞述人等民族如走馬燈一般在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上一次扮演著主角。因而,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也雖不斷變化的歷史有了新的發展。

Continue reading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3 – 信仰與習俗”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1- 背景概述

我個人對兩河文明、吉蔔賽文化和猶太文化比較感興趣。以下為我自己搜集整理的關於巴比倫王國的一些資料,來自於一些書籍、期刊和互聯網。出處眾多,由於時間較長而且我自己在整理過程中已經把好多出處的資料整合到了一起,具體出處已經無從考證了(有記錄的都在最後表明)。有的文字是從書籍中節選我自己手打的,有的是我自己翻譯的,所以如果有錯字,敬請見諒。

一位歷史學家說過,河流是人類文明的生命線,幼發拉底河和底格裏斯河就像兩條生命之藤,伸展在荒涼的沙漠地區,孕育了人類最古老的文明。

由於巴比倫時期的輝煌成就,以及受考古發掘成果的局限,人們過去習慣吧這個古老的文明稱為“巴比倫文明”或“巴比倫——亞述文明”。事實上,考古發掘已經正式,巴比倫文明是距今6000年到公元前500年兩河流域一系列城市文明的總稱

Continue reading “兩河文明資料整理1- 背景概述”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只是愛情嗎?——評純真博物館BYOrhan Pamuk

愛情不是文學作品唯一的話題,但是卻是永恒的話題。帕慕克說:“這是我最柔情的小說,是對眾生顯示出最大耐心與敬意的一部。”他描繪了一個閃著幸福淚光的愛情故事,一種平凡的、執著的愛情。

如果只看內容簡介的話,長期奮戰於各種言情小說的我甚至於產生了一種錯覺,這是一部披著西曼外衣的蹩腳的瓊瑤式狗血作品。講的就是一個快要結婚的富家子,愛上了一個美麗的灰姑娘的故事。這不就是典型的小三上位嗎,也許它唯一高明的地方在於最後灰姑娘死了。而且,還很俗套的加入了一些色欲的情節,這倒是與那些賣肉的言情小說有一曲同工之妙。

Continue reading “只是愛情嗎?——評純真博物館BYOrhan Pamuk”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祇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心靈,愛你變化的容顏蘊藏的憂傷——小議言情小說中的“移情”

移情是一個含義頗多的概念,無論是審美心理學概念還是在古詩詞中的表現手法。但是忽然想其這個論題,是因為前幾日和幾個朋友針對管理學中的“移情效應”的一場討論。我們的論題是這樣的:移情效應是一種心理定勢,所以不能從道德上來評價它的是與非,但是,移情效應有時候確實涉及了道德領域;和一切心理定勢一樣,它也會產生道德問題。

當然,作為一篇對小說的探討貼,這個討論的過程和結果並無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是由於這場討論,讓我想到了在小說中主人公的人際關系中經常出現的一種狀況,移情。這裏的移情並不是美學、心理學或者情緒管理中個概念,或者說沒有上升的理論的高度,而是僅僅是其字面意思——確切的說就是主人公把對一個人的特殊情感轉移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這裏面所有的一個人都是不定向代詞,可以指向包括自己在內的任意一個人或者一類人。

Continue reading “祇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心靈,愛你變化的容顏蘊藏的憂傷——小議言情小說中的“移情””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