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愛情嗎?——評純真博物館BYOrhan Pamuk

愛情不是文學作品唯一的話題,但是卻是永恒的話題。帕慕克說:“這是我最柔情的小說,是對眾生顯示出最大耐心與敬意的一部。”他描繪了一個閃著幸福淚光的愛情故事,一種平凡的、執著的愛情。

如果只看內容簡介的話,長期奮戰於各種言情小說的我甚至於產生了一種錯覺,這是一部披著西曼外衣的蹩腳的瓊瑤式狗血作品。講的就是一個快要結婚的富家子,愛上了一個美麗的灰姑娘的故事。這不就是典型的小三上位嗎,也許它唯一高明的地方在於最後灰姑娘死了。而且,還很俗套的加入了一些色欲的情節,這倒是與那些賣肉的言情小說有一曲同工之妙。

Continue reading “只是愛情嗎?——評純真博物館BYOrhan Pamuk”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祇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心靈,愛你變化的容顏蘊藏的憂傷——小議言情小說中的“移情”

移情是一個含義頗多的概念,無論是審美心理學概念還是在古詩詞中的表現手法。但是忽然想其這個論題,是因為前幾日和幾個朋友針對管理學中的“移情效應”的一場討論。我們的論題是這樣的:移情效應是一種心理定勢,所以不能從道德上來評價它的是與非,但是,移情效應有時候確實涉及了道德領域;和一切心理定勢一樣,它也會產生道德問題。

當然,作為一篇對小說的探討貼,這個討論的過程和結果並無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是由於這場討論,讓我想到了在小說中主人公的人際關系中經常出現的一種狀況,移情。這裏的移情並不是美學、心理學或者情緒管理中個概念,或者說沒有上升的理論的高度,而是僅僅是其字面意思——確切的說就是主人公把對一個人的特殊情感轉移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這裏面所有的一個人都是不定向代詞,可以指向包括自己在內的任意一個人或者一類人。

Continue reading “祇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心靈,愛你變化的容顏蘊藏的憂傷——小議言情小說中的“移情””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公主不相信童話-評The Princess Who Believed in Fairy Tales BY Marcia Grad

每個女孩兒都是自己的公主,所以請不要相信童話。不要相信國王總是和藹的,王後總是溫柔的,王子總是英俊的,公主總是幸福的,愛情總是甜蜜的,生活總是美好的。公主之所以能夠成為公主,不是因為她生來就是一個公主,而是因為她相信她能夠成為公主。

《公主向前走》是一部童話,勵誌的童話。就像看灰姑娘看小美人魚一樣,我們已經忽視了童話的語言本身了。但是公主向前走是一部成人童話,是給那些長大了的女孩子們看的。所以這個故事通過心理醫生貓頭鷹先生告訴了我們很多的道理,字字珠璣。

Continue reading “公主不相信童話-評The Princess Who Believed in Fairy Tales BY Marcia Grad”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亞平寧的美麗傳說——評 Cieli Di Toscana 托斯卡納的天空 By Andrea Bocelli

最初接觸這張專輯是因為《L’Incontro》這首歌,因為U2的主音歌手Bono在歌曲中深情的朗誦了Andrea Bocelli自己寫的一首詩。出於對U2的喜愛,我去找了這張專輯,至此一發不可收拾, 

 Andrea Bocelli是一個極具號召力的名字,跨越古典與現代兩個領域,將美聲變得流行,他失去了眼睛,但是用心在聆聽。他永遠緊閉著雙眸,卻永遠是光的焦點,用母音變圓變暗的唱法,穿越厚重的雲層與圍牆。他用他無語倫比的嗓音和對這個世界深沉的愛實踐了幾十年前他父親的叮嚀:雖然,你看不見你眼前的世界,但是,你至少可以做一件事,那就是,讓這個世界看見你! 

也許,在這個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有著優美嗓音的人。而那些有著坎坷經歷卻執著的一往無前的人,往往更容易大懂人心。Andrea Bocelli如此,保羅•珀特斯如此,蘇珊大媽同樣如此。沒有人是生而完美的,也沒有人是一帆風順的,當在不經意間失去那些曾經堅持過的東西之後,能夠走到底的人就是最值得尊敬的。 

Continue reading “亞平寧的美麗傳說——評 Cieli Di Toscana 托斯卡納的天空 By Andrea Bocelli”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